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百科 > 专诸

专诸

拼音:zhuān zhū
最后更新时间:2016-05-14 16:54:53

专诸简介

专诸

专诸

专诸(?-前515年),又作鱄诸,春秋时代吴国棠邑人,为当时著名的刺客。

生平事迹

出身

专诸是屠户出身,对母亲非常孝顺。《越绝书》称:“专诸与人斗,有万夫莫当之气,闻妻一呼,即还,岂非惧内之滥觞乎?”。其实是专诸妻子手里拿着他母亲的拐杖,专诸十分孝顺,见拐杖如见母亲,才跟着妻子回家。当时楚国大将伍子胥从楚国逃到吴国,遇见专诸,奇怪他为什么怕女人,专诸告诉他:能屈服在一个女人手下的,必能伸展在万夫之上。伍子胥视其奇才。

行刺起因

伍子胥因父兄被楚王枉杀,逃到吴国朝见吴王僚,游说他伐楚的好处,被吴王僚的侄子公子光(阖闾)以其报私仇阻拦。伍子胥知道公子光是想杀吴王僚,心想:“彼光将有内志,未可说以外事。”于是推荐专诸给公子光。

公子光的父亲是吴王夷眛。吴王寿梦有四个嫡子,传位给嫡长子诸樊。诸樊有三个弟弟:依次为余祭、夷眛、季札子。诸樊知道季札子贤明,就不立太子,想依照兄弟的次序把王位最后传给季札子。结果夷眛死后,季札子却逃避不肯做国君,吴国人就拥立寿梦的庶长子僚为国君。公子光认为,如果不传给季札,他应该是继承人,因此暗中伺机夺位。

行刺准备

公子光得到专诸后,把他待为上客,并敬其母。专诸问吴王僚的嗜好,知道他爱“鱼炙”,就到太湖边学习烧烤鱼的技术,烧出的鱼独具风味。

前516年楚平王逝世,第二年春天,吴王僚见楚初丧国君,派其弟弟公子盖余及烛庸率兵围楚国的六、灊二邑;另派延陵季子到晋国观察其他诸侯的动向。楚国发兵断了盖余、属庸的退路,使吴兵无法回师。于是公子光对专诸说:“此时机不可失也,若不去做怎能得到?且我是王位的真正继承人,本当掌国,季子虽回来,也不会废掉我的。”专诸说:“王僚可杀。现如今他母老子弱,且两弟帅兵伐楚,被楚断了后路。当下吴国外被楚困,而内无栋梁之臣,他们又有能拿我们怎样?”公子光忙起身叩头说:“我的命运,就系在您身上啊!”

母死助专诸

专诸感于公子厚待而决心以死相报,却牵挂母亲。临行前回家探母,母亲告诉专诸,大丈夫立于天地之间,当做名垂青史之事,不要因为顾念家庭小事而遗憾终生。 她对专诸说自己口渴,要专诸去取清水来喝。专诸去取清水,回来后发现母亲已经吊死在后堂了。他的母亲以死免除了专诸后顾之忧,也促使专诸一定成事。

行刺吴王僚

前515年4月丙子日,公子光准备了酒席宴请吴王僚,在地下室埋伏甲士。吴王僚想吃烤鱼,同时也严加戒备。派军队由王宫一直到公子光的家,门户、台阶两旁都是吴王僚的亲信,左右立着,手持长铍。酒过数旬后,公子光伪称脚有毛病,到地下室休息。专诸依计将匕首放进烤好的鱼的腹中并送上去。将鱼送到吴王僚前,专诸突然撕开鱼肚,拿出匕首刺向吴王僚,穿透三层铁甲,吴王僚当场死亡,他的侍卫也同时杀死了专诸。趁吴王僚的人混乱,公子光立刻派甲士杀尽吴王僚的人,自立为王,就是吴王阖闾。

身后荣耀

阖闾既立,封专诸的儿子专毅为上卿。并根据专诸希望葬在泰伯皇坟旁的遗愿,从优安葬专诸。据王鏊《姑苏志》载,专诸墓在盘门内伍大夫(子胥)庙之侧,今已无迹可寻。

评价

司马迁评论专诸:“世言荆轲,其称太子丹之命,“天雨粟,马生角”也,太过。又言荆轲伤秦王,皆非也。始公孙季功、董生与夏无且游,具知其事,为余道之如是。自曹沫荆轲五人,此其义或成或不成,然其立意较然,不欺其志,名垂后世,岂妄也哉!”

史记索隐》述赞:“曹沫盟柯,返鲁侵地。专诸进炙,定吴篡位。彰弟哭市,报主涂厕。刎颈申冤,操袖行事。暴秦夺魄,懦夫增气。”

鱼肠剑由来

鱼肠剑,一名鱼藏剑。为专诸刺吴王僚所用的匕首。传说刀身上有如鱼鳞般的纹路,是打造时程序繁多所致,目的是为了能一举刺破吴王外衣内所穿的护甲。又因其最终藏于鱼肚中,所以被称为“鱼肠剑”。

据《越绝书》记载,铸剑大师欧冶子曾为越王勾践铸了五柄宝剑。他使用了赤堇山之锡;若耶溪之铜,经雨洒雷击,得天地精华,制成了五口剑,分别是湛卢、纯钧、胜邪、鱼肠和巨阙。鱼肠剑既成,相剑本领尤如通灵的薛烛被请来相剑。他说鱼肠剑“逆理不顺,不可服也,臣以杀君,子以杀父。”后来越国将其作为宝物进献给吴国。

《史记·刺客列传》中并未直言这把宝剑之名,仅以“匕”称之;而成书年代略晚的方志史书《越绝书》(东汉·袁康、吴平编撰),已明确指称此剑名曰“鱼肠剑”。

遗迹

如今鸿山东岭仍有“专诸墓”存。

相传无锡市大娄巷的“专诸塔”,是阖闾替他葬的优礼墓,但“文革”时被拆除。

苏州城西部有专诸巷,是一条紧挨内城河和城墙的巷子,南通金门,北达阊门。相传因为专诸墓在此,故得名。其后专诸巷一带逐渐发展成玉雕行业集中之地,故专诸巷的名字也被讹传为“穿珠巷”。

专诸的故事

    专诸刺王僚

    专诸刺王僚

    专诸,是春秋时期吴国人。他年轻的时候依赖杀猪卖肉生活,他性格粗犷豪爽,喜欢和别人争斗,但是又粗中有细,知道敬畏。 [阅读]

专诸的野史解密

    杀手专诸的经济问题

    杀手专诸的经济问题

    如果把战争和谋杀活动当成一种投资活动,那么专诸的这次谋杀无疑称得上史上回报率最高的一次谋杀。根据血酬定律理论,我们不妨把专诸刺杀吴王僚的行动看作一次为了获得……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