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解密 > 李汝珍评传

李汝珍评传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8-11-23 02:10:01

长篇小说《镜花缘》作者李汝珍是清朝河北大兴人。生卒年不详,据胡适、孙佳讯等考证,约生于乾隆二十八年癸未(1763),约卒于道光十年庚寅(1830),享年约为68岁。主要生活在乾隆中期经嘉庆到道光初年、鸦片战争的前夜,那时,西洋文明的炮弹还未轰开“老大帝国”的大门。

他主要的活动地区为海州板浦(今属江苏省连云港市),与兄李汝璜(板浦盐课司大使)一齐生活,其间曾两度去河南任小官。

对李汝珍成长影响比较大的一是李汝璜。李汝璜,字佛云,监生,乾隆四十七年壬寅(1782)从大兴移家到板浦,次年任板浦场盐课司大使,嘉庆四年(1799)卸任,嘉庆六年(1801)调任淮南草堰场(离施耐庵故里、张士诚起义的白驹场仅三十六华里)大使,前后住板浦计20年,汝珍绝大多数时间在兄长身边。李汝璜不仅对弟弟们负担生活费用,还以自己清廉自守,齐家修身等正统儒家思想影响教育弟弟,更为弟弟选择当时住在海州的著名学者凌廷堪为老师。

凌廷堪是第二个对李汝珍影响很大的人。凌字次仲,清歙县(今属安徽)人,生于1755年,卒于1809年,曾任宁国府学教授,是一位声誉卓著的方正学者,撰有《燕乐考原》、《礼堂文集》等。其祖母是板浦许氏,祖父死后,父亲依许氏谋生,延堪生于板浦。后凌虽在外为官,常回板浦省亲。可能在李汝璜任板浦大使后即时有交往,汝珍等向凌请教自在意中。但这时并未受业。直到乾隆五十三年冬凌氏罢京官由京返板,才应李汝璜之聘教他家子弟。这种师生关系维持了好几年,凌氏即使又到外地为官,回乡时李汝珍仍执弟子礼。凌氏对李汝珍的风仪、学养(尤其是音韵学)起了很大作用,“论文之暇,旁及音韵”,以一个纯学者的作风影响着李汝珍。李氏学问淹博实受益于凌氏。

影响李汝珍的还有二乔及一批棋友。大多为凌门同学。二乔兄弟(绍侨、绍傅)一为举人,一为廪生,当时品级均高于李,但与“少而颖异”的李汝珍多所切蹉。棋友们亦多为以儒为主,业余好棋者,故皆志趣相投。李又善奕,曾与一批棋友举行“公奕”,参加者有沈桔夫、吴云门等十人,一时誉为盛举。李并著有《受子谱》阐述学奕心得。

对李汝珍创作影响最大的当推二许——许乔林、许桂林。许氏兄弟是板浦世家,也多年在京任官。嘉庆六年,二许“家君得旨回籍,己未秋举家回海州”。己未为嘉庆四年(1799),这时许乔林年十五,桂林年二十一,李汝珍则已三十五岁上下了。二许与李相处甚欢,多所过从。李汝珍前妻死后,续弦即桂林、乔林之姊,学问知己,亲戚情谊,更是亲密。而汝珍与桂林更胜一筹。李汝珍在《李氏音鉴》中说:“月南(桂林字)为珍内弟,撰《说音》一篇,珍于南音之辨,得月南之益多矣”。桂林在给《李氏音鉴》写的《后序》中说:“松石姊夫,博学多能,方在朐(板浦)时,与余契好尤笃,尝纵谈音理,上下其说,座众目瞪舌挢,而两人相视而笑、莫逆于心”,可以想见他俩相处的密切。《镜花缘》中的“吴郡大老,倚闻满盈”(反切为:“问道于盲”)的嘲弄外行的影子于此可见。二许在李的《镜花缘》创作中也提供了不少素材和切实帮助,以至后人有说《镜花缘》为李与二许等凑出来的,甚至说二许实为《镜花缘》作者。现在看来实属想当然耳。新近许氏后裔亦著文否定“二许”曾作《镜花缘》,此“案”可以了结。

李汝珍的宦绩一般,两次“之官河南”,位不过具丞,主要是协助治河。虽自负“熟读河渠书”,深知河害之源和治理之法,但在“金光盖地,铜臭薰天”、“花面逢迎,世情如鬼”的治河官场,一粒“松石”并不能激起千层浪,只得无功而返,著他的“少子”了。汝珍在创作小说的同时还不断进行学术研究,著有《音鉴》、《传声正宗》等音韵学专著,还有关于奕类的《受子谱》等问世,在学术方面也是引人注目的。其他行藏不详。从友朋的评论、著作的流露,可知李汝珍思想进步,学识渊博,精于音韵学、民俗学,多才多艺,医卜星相、莫不披览。主要是儒家经世致用之学,思报国安民,同情穷苦百姓,鄙视官场腐朽,愤恨恶吏脏官。在《镜花缘》中更显示出他是一位忧国忧民的学者,又是一位勇于创新的艺术大师。

《镜花缘》为李汝珍小说代表作。一百回。李约在三十五岁(嘉庆二年,1797)左右动手写,连续写了十几年,嘉庆二十年(1815),一稿、二稿于板浦完成,送请许乔林“斧政”。嘉庆二十年(1817)冬定稿成书。作者时在板浦,年在五十五岁左右。次年赴苏州刊《镜花缘》。道光元年(1821)修改原刻词句重版。道光八年(1828)又修改,改由广州芥子园新雕,作者时年在六十五岁左右。现存的较早版本只有北京图书馆、苏州图书馆有“芥子园藏版”书,但亦非道光八年版,而只是芥子园重刻本的翻印本。连云港市博物馆1986年1月新发现“芥子园藏版绣像《镜花缘》”十三册,为据道光十二年芥子园重刻本的翻印本,封面上镌有书坊牌记,署明“道光廿一年”(1841)等,该本附有一些“小识”,载有借阅情况,据考证,曾有胡适、郑振铎等名家借阅过,弥足珍贵。

《镜花缘》可分两大部分,一是写唐朝武则天时唐敖、多九公、林之洋三人的海外见闻。一是写唐敖女儿唐闺臣等一百才女寻父访友,适逢武则天开女科,百人应试均登科等活动。借武则天朝兴衰为框架,写海内外种种奇闻逸事,反映当时社会(清中期)的众生相,寓作者的学问和感慨。

鲁迅先生归此书入“以小说见才学者”,“学术之汇流、文艺之列肆”。胡适以为“是一部讨论妇女问题的小说”,说它主张“男女应该受平等的待遇,平等的教育,平等的选举制度”。近年来海外学者夏志清则认为:纯粹是部写给朋友消愁解闷、炫耀才学的作品,以娱悦和自己性情相通的学士,儒家思想是全书主题,一百个才女人人裹小脚,根本没有男女平等的意思。

1986年8月,江苏省连云港市《镜花缘》研究会召开了全国首届《镜花缘》学术讨论会,对《镜花缘》作了全面深入的讨论,取得了比较一致的客观的看法:认为《镜花缘》属杂家小说,别具一格。不应以习见的小说理论——要塑造典型,要有典型人物等模式来限量它,在一千多部明清小说中,至少可列为前十名。

从内容来看,《镜花缘》所写奇邦异国之多,反映人生哲理之极,揭露社会不平之广,讽刺当时统治集团的腐败之深,比英国名著《格列佛游记》要略胜一筹,其民主进步的光芒,决不亚于同时代的其他作品,也可称得上是当时社会的一面“镜子”。至于其描写唐敖在异国的“外交活动”,自觉地克服种族偏见,主动发现、吸收海外民族的优点和长处,充满民族自信,积极从事对外经济文化交流,为全人类造福,显示民族自信,以专利换专利,也显示互惠互利,追求先进,这在小说史上堪称创举,以艺术形象,提出了面向海外去发现新世界,无疑是有极大的历史价值的。作者这种勇气和胆识,正是中华民族决不是天生闭关自守的民族的证明,也证明了只是西方列强鸦片战争的大炮才轰醒了中国人的迷梦的说法未必正确。《镜花缘》的思想无疑属于先进之列。

从艺术来看,《镜花缘》熔幻想小说、历史小说和游记小说于一炉,是游记体讽刺小说的杰作,艺术上很有特色。“花样全翻旧稗官”,就是作者勇攀艺术高峰的宣言,也是他艺术实践的总结。《镜花缘》的“构思翻得奇”,“境界翻得宽”,“结构翻得宏”,“手法翻得新”,“语言翻得趣”。作者“消磨了三十多年层层心血”,闯出了一条不同于大师施耐庵、罗贯中、吴承恩、吴敬梓、曹雪芹等人的新路,一百回结构宏伟。大开大阖,一线贯串,脉络分明,前呼后应,左穿右插,情节若断若续,主旨始终如一,从而形成一个境界壮阔、完整统一的整体。奇奇幻幻,各式各样人物、世态、百戏统统容纳在“传群芳”的总体结构中,形成“云水空蒙归组织,鱼龙变幻入包罗”的浩大格局。这正是作家企图以“更大的规模来进行艺术创新的气魄。”

作者瑰丽雄奇的想象,更使《山海经》等母本黯然失色。他写得扑朔迷离,引人入胜、奇巧多趣、淹有《西游》之长;喜笑怒骂的讽刺手法,也决不亚于《儒林外史》。酒保的满口之乎者也,女儿国的“家庭妇男”,既是入木三分又令人忍俊不止。“口吻生花”,妙语解颐的语言,更显示了一代语言大师的功力。

《镜花缘》一经问世,就由于独树一帜而使洛阳纸贵,令人解颐、喷饭,“宿疾顿愈”,因而风靡世界,有英、德、俄、日诸文译本,英译本就有十种以上。

附:李汝珍生平简表:

乾隆二十八年癸未(1763),约于是年,李汝珍生于河北大兴。

乾隆四十七年壬寅(1782)秋,李汝珍随其兄李汝璜移家到海州之板浦。

乾隆四十八年癸卯(1783)冬,李汝珍识凌廷堪。

乾隆五十三年戊申(1788)冬,李汝珍受业于凌廷堪,至次年三月,是年约二十五岁。

乾隆五十五年庚戌(1790)秋,李汝珍可能就学于凌廷堪。

乾隆六十年乙卯(1795),李汝珍举行公弈,参加者十人,有李汝璜、汝琮等。

嘉庆二年戊午(1797),李汝珍约三十五岁,《镜花缘》的写作可能于此时开始。

嘉庆四年己未(1799),李汝珍与许乔林、桂林从此交往频繁。

嘉庆六年辛酉(1801),李汝珍任河南县丞,参加治河,时年约四十。

嘉庆九年甲子(1804),李汝珍由河南回板浦,去草堰。

嘉庆十年乙丑(1805),《音鉴》基本成书。冬,李汝珍又来板浦,再度官于河南。

嘉庆十一年丙寅(1806),李汝珍从河南寄《音鉴》给许桂林,请作序。

嘉庆十四年己巳(1809),李汝珍约于是年回板浦。

嘉庆十五年庚午(1810),《音鉴》于板浦定稿,初刻本问世。

嘉庆十九年甲戌(1814)冬,李汝珍在板浦和许桂林、俞杏林合著《传声正宗》。

嘉庆二十年乙亥(1815),《镜花缘》一、二稿于板浦完成,送请许乔林“斧政”。

嘉庆二十一年丙子(1816),李汝珍刻俞杏林《音鉴题词》,附《音鉴》后,时不在板浦。

嘉庆二十二年丁丑(1817),李汝珍刊《受子谱》,孟秋作《凡例》。冬,《镜花缘》定稿成书,作者时在板浦,年在五十五岁上下。

嘉庆二十三年戊寅(1818),李汝珍赴苏州刊《镜花缘》。

道光元年辛巳(1821),《镜花缘》原刻中某些词句经作者修改后,重版。

道光八年戊子(1828),《镜花缘》道光元年刊本某些词句经作者修改后,由广州芥子园新雕,时年在六十五岁左右。

道光十年庚寅(1830),李汝珍或卒于是年,约六十八岁。

上一篇:黄耐庵评传

下一篇:陈森评传

标签:
故事:
声明:李汝珍评传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