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解密 > 勿越雷池一步的由来

勿越雷池一步的由来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8-04-04 01:09:14

王敦之乱是在324年夏季。战乱平歇后,人们盼望着比较果敢明智的晋明帝能有所作为,不料第二年闰八月,他才二十七岁,就得了不治之症去世,在位不到三年。太子司马衍是明帝长子,继位后改元咸和,他就是晋成帝。

晋成帝只有五岁,由他二十九岁的亲娘,皇太后庾文君临朝称制(行使皇帝权力)。皇太后的哥哥庾亮(289-340)是中书令,总管朝政。录尚书事王导和尚书令卞壶虽然参与辅政,但大权却在庾亮手中。庾亮三十七岁,资望不深,威信不高。过去王导执政,以宽宏大量赢得人心,庾亮却处处以权压人,办事又极为苛刻,所以朝臣们的心里都结下一些疙瘩。

早在王敦之乱开始时,广州刺史陶侃发兵北上,给王敦的压力很大,王敦死后,他被任命为征西大将军,都督荆、雍、益、梁四州军事,任荆州刺史,坐镇江陵。庾亮执政,十分妒忌陶侃,处心积虑压制他。豫州刺史祖约自以为名望和资历都很高,但不能到朝廷做辅政大臣,他推荐人才或兴办事业的奏疏又大都被退了回去,因此积恨日深。特别是晋明帝的遗诏,连一句话也没提及陶侃和祖约,他俩猜测是庾亮在捣鬼。还有一个历阳内史苏峻,手握重兵,驻扎大江北岸,不断招收亡命之徒,队伍日益扩大,朝廷虽源源不断地为他供应军需军粮,但稍不如意,就被苏峻粗野地骂爹骂娘。

庾亮想到苏峻、陶侃和祖约,就好似三把刀子架在颈上。他积极整修加固石头城,防备他们会乘虚而入。他又调任尚书仆射王舒为会稽内史,巩固后方;调任自己的好友温峤为都督江州诸军事、江州刺史,坐镇武昌。这些措施都是对付心头隐患的。

温峤是一个不拘小节的风流人物,他的妻子李氏早死。他有一个远房姑妈,因遇兵乱,家人离散,只有一个女儿在身边,委托温峤给找个婆家。温峤看到这个姑娘姿容窈窕,就想自己娶了,但又不好意思说出口,便转弯抹角地说:“要乘龙佳婿不容易,如果找一个像小甥这样的,可以不可以?”他姑妈不懂他的意思,就说:“如今兵荒马乱,只要有一口饭吃吃就行!怎么还敢高攀像你这样的人?”过了几天,温峤来说:“给你找到女婿了,门户还好,身名官位都不比我差。”并且叫随从送上一个玉制的镜台,他姑妈见了那么贵重的聘礼,满心喜欢,别的什么也不问。举行婚礼那天,新娘到了婆家,行过交拜礼,用扇子把面纱拨开一点,偷偷地望望新郎,拍手大笑道:“我原来就怀疑你是为自己牵线搭桥,果如所料!”温峤当时不过三十多岁,虽然其貌不扬,但官运亨通,前程似锦,新娘认为千里姻缘一线牵,也极为乐意。定亲的玉镜台,是温峤早年跟随刘琨深入刘渊所占地区作战时,在并州缴获的一件宝物。元代著名剧作家关汉卿和明代朱鼎曾将这趣闻加以渲染夸张,写成《玉镜台》的杂剧和传奇。

温峤未做大官前,很喜欢赌博,常和扬州客商在船舱里呼卢喝雉(指赌博)。但他老是赌输,愈输愈不甘心。输多了,没法偿还赌债,被人扣留不放。这时,温峤总是托人找好友庾亮送钱来赎他。因此庾亮执政,温峤当然愿意为他效力。

南顿王司马宗(西晋汝南王司马亮的孙子),是和晋元帝先后渡江南下的“五马”之一,现担任左卫将军,统辖禁卫军。庾亮生怕这个喜欢结交江湖侠士的皇室,对司马衍这个娃娃皇帝下毒手,就把他调任骠骑将军,解除他禁卫的兵权。司马宗心中怨恨,不久又被人告发谋反,庾亮派人去抓他。司马宗带领亲兵抵抗而被杀,他的三个儿子也都被废为平民。这满头白发的司马宗原是晋成帝的近亲,过去常常见面。晋成帝不知道他的死,有一次问庾亮道:“怎么很久没有看到白头公?他到哪儿去了?”庾亮告诉他,“白头公”要谋反,已被杀头。晋成帝掉下眼泪说:“舅舅,你说别人谋反就杀人的头,要是有人说你谋反,怎么办呢?”庚亮想不到这六岁的晋成帝说出这样的话,当时吓得目瞪口呆,脸色发白。

庾亮认为苏峻兵力雄厚,又最靠近京城,对他极不放心,想下诏调他入朝,解除兵权。庾亮首先和王导商量,王导担心这么一做,会立即逼反苏峻。庾亮说:“苏峻狼子野心,最后总要作乱。眼下如不肯服从调遣,危害尚浅。再拖几年,更是难以控制了!”朝臣不敢反对,独有卞壶力争说:“苏峻兵强马壮,离建康还不到一天的路程。一旦被迫叛乱,京城不堪设想,要慎而又慎,三思而行!”庾亮还是不听。温峤在江州听到这事,也写了几封信劝阻。整个朝廷都认为这样做不妥,但庾亮还是独断专行,下了征调苏峻入朝的诏书。

苏峻当然不愿解除兵权,派人对庾亮说:“我在外担负了抵御敌人侵略的重任,随便怎么调动我都愿意,但是,朝官我做不了!”庾亮还是不同意,要苏峻入朝任大司农,加散骑常侍,并要他的弟弟苏逸代领部属。苏峻上奏疏说:“当年先帝(指晋明帝)亲自拉住小臣的手,要我北讨敌寇,现在中原还没有收复,我怎么能安心呢?我要求调到青州任何一个荒僻的郡国去,使我能够为恢复中原效鹰犬之力。”庾亮还是不肯。苏峻的参军任让对苏峻说:“你要求去一个荒郡,还不被批准,入朝后肯定没有活路,不如在这儿据兵自守吧!”苏峻就这样把诏令丢在一边,积极准备起兵。

温峤在武昌听到这个消息,准备立即率领水陆大军,顺长江而下,保卫建康。但庾亮火速派人送了一封信给他说:“苏峻虽已叛乱!但我更担心的,是你的西边(指荆州刺史陶侃),请足下勿越雷池一步。”雷池,在今江西九江市北,古时的雷水从黄梅县东流到望江县,积水成池,称为雷池。由于庾亮的紧急命令,温峤只得在这儿整军待命,两眼死盯住陶侃的动静。

坐镇江陵的陶侃手握重兵,威信很高,他精力充沛,对于职权以内的大小事务,无不亲自过问。远近给他的书信,他都亲自答复,决不积压,因而没有一点闲功夫。他常对人说:“古代的大禹是圣人,他尚且爱惜每一寸光阴,至于常人,就应当爱惜每一分光阴。”当陶侃发现僚属中有人酗酒、赌博,就没收他们的酒具和赌具,丢在江里,若有明知故犯的人,还要军法从事。他又说:“如果整天披头散发,衣冠不整,以为自己超脱人世,或是整日聊天游玩和酗酒,活着无益于人世,死后又默默无闻,这不是太自暴自弃吗?”陶侃的亲友送东西给他,他一定要先问明白是怎么得来的?如果是辛勤合法而得,他就高兴地收下,而且回赠价值数倍的礼品;如果是不合法得来的,他不仅不收,还要怒颜斥责。

有一次陶侃外出,看到有人拿着一把没有成熟的稻禾,陶侃问他:“你拿这个干什么?”他答:“走过稻田,顺手摘来玩玩!”陶侃大怒说:“你自己不种田,怎么还要随便糟蹋庄稼?”立即将这人捆绑起来,用鞭子狠狠抽打一顿。因而在他管辖的地方,虽然常常风云变幻,但百姓却勤于耕作,还能维持生计。

陶侃的水军建造战船,他叫人将竹头木屑都收藏起来,众人不知道干什么用。等到雪花纷飞,道路泥泞,或大地冰封,人畜都不能行走时,将那些木屑铺在路上,就可以通行无阻了。他所贮存的竹头堆积如山,是留着日后造船做竹钉的。还有一次,陶侃在武昌,走过都尉夏施的家,看到几棵柳树,他问夏施:“这几棵柳树,不是西门外驿道上的吗?你为什么假公济私,移到自己家门口?”夏施只得下跪认罪。

陶侃在荆州的种种举动,使他得到了好名声。庾亮担忧陶侃有朝一日会入朝赶跑自己,坐上执政高位,因此要温峤加紧提防。至于苏峻,他却并没有怎么放在眼里。苏峻不肯入朝,他又派人去劝说。苏峻答复道:“朝廷讲我要造反,我还能平安地活下去吗?我宁可站在山头望监牢,不愿蹲在监牢里望山头。过去王敦作乱,朝廷危如累卵,就需要我了。现在王敦这些狡兔既死,我这猎狗也该烹了!我就拼一死来回答你庾亮的好主意吧!”

苏峻知道祖约对朝廷也有一肚子怨气,就去联络他一起造反。祖约派侄子祖涣和女婿许柳带兵,参加苏峻向建康的进军。

标签:东晋
故事:东晋的野史揭秘
声明:勿越雷池一步的由来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知识链接

晋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