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解密 > 清朝十大奇案:窦光鼐誓死除贪

清朝十大奇案:窦光鼐誓死除贪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7-11-09 16:43:41

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四月十二日,乾隆帝弘历下了一道长达1200字的谕旨,公开褒奖浙江学政窦光鼐据实陈奏浙江省仓库亏缺太多,并训诫前往彻底盘查仓库的三位钦差大臣不要再”回护瞻徇”,”将就了事”,责令他们认真清查,”据实严参办理”。

由这道谕旨可以看出,乾隆是十分支持窦光鼐的如实反映问题的。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道谕旨给窦光鼐带来了多么大的危险,也没有料到专办查库的三位钦差大臣竟会违抗圣旨,勾结起来一同陷害直言不讳的学政。更加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窦光鼐竟是一位不怕权臣、”不要性命、不欲做官”、坚决把追查贪案进行到底的铁汉子。

查亏空与反查亏空斗争的帷幕

谕旨中讲到的浙江省亏空案,是乾隆于四十七年查办闽浙总督陈辉祖侵吞入官金子时,估计到浙省钱粮可能有积压亏缺之弊而下谕清查的。当年查出各府州县仓库钱粮亏空130余万两。经乾隆帝多次催促,到五十一年二月,巡抚福崧奏称,已经将亏空补上了96万余两,还亏33万余两,请求延期上交。乾隆十分生气,撤换巡抚、布政使,派曹文埴等三位钦差大臣前往浙江,彻底盘查各府州县仓库。四月初,曹文埴等钦差大臣奏称,经过盘查,浙省仓库尚亏缺30余万两,乾隆批驳了他们的结论,令其认真盘查。而窦光鼐认为,仅嘉兴、海盐、平阳三县亏缺皆逾10万两,全省的亏缺肯定会更多。这样一来,窦光鼐既得罪了浙江省大多数官员,又惹怒了钦差大臣,怎能不招来横祸?

五月初,曹文埴奏,浙省仓库共亏缺银27万余两,实即坚持过去自己的立场,并无徇情袒护之弊,而窦光鼐则奏,仅仙居等7县,每县亏缺之数便”多至累万”,全省更多。双方意见相反,拉开了查亏空与反查亏空斗争的正式帷幕。

学政不畏权势冒死上疏

乾隆看过奏折后下谕,派大学士、一等北京贡院公阿桂为钦差大臣,会同曹文埴等彻底查办。窦光鼐身为学政,现科试未完,又是乡试之年,著窦不必参加仓库盘查,自行去办学政考试未考之府的生员。

阿桂到达浙江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上了一道偏袒曹文埴、指责窦光鼐的奏折。乾隆听信了阿桂的奏述,于六月十三日下谕,对浙省亏空一案作了结论说,浙省只是过去亏空27万余两,并无新的亏空,实际是采纳了曹文埴等人的结论。

过了十几天,阿桂、曹文埴等人专门批驳窦光鼐的奏折送到京师。奏折上说窦光鼐所参奏永嘉、平阳等县挪用库银勒索民财等款,都已经仔细访察过了,并无其事。窦光鼐劾奏平阳知县黄梅”丁忧演戏”一事,也不属实,据查本年的正月,是黄梅老母九十大寿,在生日宴会上演戏,黄母一时痰塞,于演戏当晚猝然死去。于是,乾隆皇帝听信了阿桂等人的话,下谕严厉斥责窦光鼐诬告黄梅”丁忧演戏”是”污人名节”、”实属荒唐”还告诉他,以后要查清楚了事实后再陈奏。

这道谕旨已经给案子和窦光鼐定了性,就是对窦严厉斥责,就是要窦按照谕旨的定调承认自己犯了严重错误,认错认罪,请求皇上宽恕,今后再也不敢做这样诬陷贤员、污人名节的荒唐事了。在当时的条件下,绝大多数官员为了不再惹怒皇上,一般都是这样做的,哪怕自己再有理,皇上的定调和斥责再不对,都只能哑吧吃黄连,自认倒霉,做这种违心的罪己之事。

可是,窦光鼐不是这样为保官职而一味顺从的软弱之辈,他立即上疏,据理力争,并指责钦差大臣办事不公。此疏讲了6个问题:一是参劾仙居县知县徐延翰借故监禁生员马寘,因而将其弄死;二是平阳知县黄梅”母丧演戏”,系全县生童所言;三是平阳县的亏空,是因为黄梅亏空太多,挟制上司,久据美缺,纵令其子派索,滥用民财,抗不补填亏空,此乃合省共知;四是指责阿桂等钦差大臣议处亏空官员时,未将黄梅从重处理;五是钦差大臣派人前往平阳重审时,被地方官吏蒙蔽;六是自己现在”亲赴平阳,查核确实,再行回奏”。尽管圣旨是要窦去复行学政考试生员的职责,不再参与盘查仓库。

这简直是公然违抗圣旨,要与皇上打官司,一定要皇上认输服理了。乾隆览奏后,大发雷霆,于闰七月初一日下谕,严厉斥责窦光鼐狂妄固执,袒护劣衿,诬告黄梅丁忧演戏,是”污人名节,禽兽不如”,将其交部议处。堂堂天朝大皇帝,竟然在谕旨中骂出”禽兽不如”的粗鲁之话,可见其气愤到了何等程度,窦光鼐离鬼门关的距离只有几丈远了。

虽然窦光鼐被皇上贬称为”迂拙”、”拘钝无能”,即言其迟钝呆笨,但再呆再笨,他对自己处境的危险也不会不了解。身为首辅、国家大学士的阿桂,口衔圣命,全权主持浙省仓库亏空问题的查办,在曹文埴等钦差、巡抚的怂恿下,仍然坚持没有新的亏空,指责窦光鼐诬陷黄梅等州县官员,皇上听信其言,将窦百般贬驳,不许再涉此案。

如果再要坚持追查贪官,必然会惹怒了皇上,闹得革职抄家,身败名裂;而妥协屈服,窦光鼐又咽不下这口气。就在这危险万分几乎已经毫无生机的恶劣形势下,窦光鼐反复思考,抓住了能够扭转危局、突破重围、彻底打败敌人、说服皇上的惟一的关键法宝,即星夜飞赴远离省城一千余里的平阳县,发动全县童生、监生和平民百姓,狠追平阳知县黄梅的贪婪赃证,并宣称,为了追查贪官,可以”不欲做官,不要性命”。

乾隆知道后大怒,连下两道上谕,严厉斥责窦光鼐举动颠狂,决定革职严惩,将其交刑部治罪。窦光鼐便这样由从二品的吏部侍郎、学政的高官,一下子沦落为戴上脚镣手铐装上囚车押赴京师问罪的囚犯。

而令他可以安慰的是,在这次陷入重围孤军奋战之中,他显示了惊人的超群才干。这在三个方面表现得异常突出。一是放弃了全面开花普查全省80余府州县的做法,集中狠抓平阳知县黄梅的罪证。如果每个州县都查,没有钦差、巡抚的支持,查上5年,也查不出什么名堂,而单查平阳,就能查清问题,以此作为驳倒阿桂等人所说浙江无弊的结论。二是赶在被革职之前,急赴平阳县,苦口劝谕生员、童生、平民,计逼书役,搜集到2000多张田单、印票、借票、收帖等确凿无疑的物证。三是当伊龄阿等官员欢呼将窦革职拿问的谕旨下达的时候,窦光鼐早就把奏折以一日五百里加急的速度发出,附有各种物证,这会使皇上明瞭真情,改变方针,重审此案。事态果然按照窦的设计,发生了重大变化。

案情真相大白

在乾隆帝降旨拿解窦光鼐至京治罪的第三天,五十一年闰七月二十七日,窦光鼐的奏折送到了。乾隆反复思考后于当天连下两道谕旨。第一道谕旨说据窦光鼐奏:亲赴平阳,查出黄梅以弥补亏空为名,计亩派捐,每田一亩,捐大钱50文。又,每户给官印田单一张,与征收钱粮无异。又,采买仓谷,并不给价,勒捐钱文。莅任八年,侵吞部定谷价银与勒捐之钱,”计赃不下二十余万”。各生监缴出田单、印票、借票、收帖2000余张,”各检一纸呈览”。看来,黄梅之贪婪,确有实据,命阿桂等臣重新审查黄梅案件。第二道谕旨讲了6个问题:黄梅罪证确凿;钦差大臣是无意失误,可以原谅;必须彻底查清黄梅贪案;以黄梅八年任期之过为清查重点;窦光鼐难能可贵;开导首相,谕其秉公重审。

这两道谕旨,把重新审查平阳知县黄梅贪案的原因、方针及结论讲得十分清楚。钦差大臣阿桂等只得改变原意,遵旨重查,很快得出了结论,上奏朝廷。不久,上谕陆续下达,惩治了黄梅,阿桂、曹文埴、伊龄阿等交部议处,窦光鼐调回京师,署理光禄寺卿,不久迁任左都御史。

在审断此案中,乾隆起初偏信钦差阿桂等人之言,错误地斥责窦光鼐,将其革职解京拿问,但在看到票据等物证后,能立即了解真相,断定黄梅有罪,赞同窦光鼐的主张,改过重审,这样180度的大转变,作为君主来说,是太难得的了,确系罕见。

标签:侦探故事
故事:
声明:清朝十大奇案:窦光鼐誓死除贪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