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解密 > 庄子论伯乐

庄子论伯乐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6-12-08 14:57:44

庄子是怎么论伯乐的呢?其中有这么一个故事。

伯乐相马

春秋时期,在初冬的一天,中原大地突降大雪,宋国的山野都披上了银装。在宋国都城附近的一个小村落里,雪后的景色更是令人心旷神怡。

庄子这天也早早起了床,打扫完了门前的积雪,就远眺起山野的迷人风光。正当庄子沉醉于风光雪色之中时,一辆马车停到了庄子家院的门口,打断了庄子的欣赏。庄子把目光拉回来,朝车上一看,来者原来是一位老友。

庄子大喜,开口问道:“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老友笑道:“还不是这雪色!”

双方一番客套以后,老友邀上庄子一同乘马车到国都一游。

马车在落满积雪的路上走着,庄子和老友则在车上一边观看着初冬的第一场雪景,一边高谈阔论。

庄子扶着马车边,看着马不停地跑着,随之发表了一通感慨。

庄子说:“马,蹄可以践霜雪,毛可以御风寒,吃草饮水,翘足跳跃,这都是马的真实本性。纵使有高台大殿,对它毫无用处。及至出了伯乐,说什么‘我善于管理马’,于是给马烙上印记,修剪鬃毛,修削蹄子,戴上笼头,用缰绳把马拴住,按编次顺序送进槽头。经过这一番折腾,马便死去十分之二三了。随后又使马经受饥渴折磨,驱赶马快速奔跑,对马作步调整齐的训练,使马前有嚼勒拘系之忧,后有马鞭抽打之惧,这样一来,马将死掉大半了。”

庄子看了一眼老友又接着说:“陶工说:‘我擅长陶制黏土,能使圆的合于规,方的合于矩。’木工说:‘我会削木头,使曲的合于钩,使直的合于绳墨。’陶土和树木的本性,难道就是要合于人为的规矩绳墨吗?然而人们世世代代都在称道伯乐善于管理马,陶工、木工善于治理黏土和木料,这也是治理天下的人所犯的过失啊!”

马车进入了城区,于是走得慢了下来,庄子仍继续谈论着:“我认为真正善于治理天下的人不应如此。老百姓有他们恒常的天性,也就是纺织而得到衣服,耕种而得到粮食,这是他们的共同本能。浑同自然万物而无偏私,这就是按天性放任自乐。所以真正的盛世,人们的行为天真笨拙,纯朴无心机。在那个时候,山中没有路径相通,水中没有舟船桥梁;万物众生,比邻而居;禽兽成群,草木滋长。在那里,人与禽兽住在一起,人群与万物浑然不分,哪里知道什么是君子和小人的区别呢?人与无知之物一样,他的本性就不会消失;人同无欲之物一样,即为他的自然素质;自然素质不变即保持了人的本性。等到出现了圣人,用尽心力去推行仁,卖力去达到义,而天下从此开始产生种种猜疑迷惑;放纵无节制地作乐,选取分析出繁琐的礼仪条文,而天下由此开始产生尊卑贵贱种种区分。这都是圣人的罪过呀!”庄子越说越兴奋,不知不觉把话题又拉回到了马身上。

“马生活在陆地上,吃草饮水,高兴时交颈相摩,发怒则背对相踢。马所晓得的仅止如此。等到加上了车衡颈轭,装上了额前佩饰,从此马就知道了折毁车辊、弯曲脖子挣脱轭头、抗击车盖、吐出口勒、咬断笼头,使马变得狡智而差不多跟盗贼一般,这是伯乐的罪过啊!”

老友听完了庄子的这段议论后说:“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伯乐治马还有罪过啊!”

马车在落满积雪的城区路上继续走着。

标签:庄子
故事:庄子的野史揭秘
声明:庄子论伯乐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