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 新婚夜新娘被杀案

新婚夜新娘被杀案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7-11-09 16:28:31

山西自古人杰地灵,多生才子。古时候这有一个姓卫的青年,他生长在书香门第,小的时候就异常聪颖,且相貌俊秀,深得邻里喜爱。十三岁应考童子试,得了第一名。考官当时就对县里的学官说:“这个童生是个‘小卫玠’(卫玠是晋时才子,以文才敏捷,相貌秀美著称,这里是考官称赞卫姓少年),以后定会飞黄腾达,应该另眼相看,不可小觑哇!”因此“小卫玠”一时名声大噪,传遍县城。不少人对他十分羡慕,尽管他家境贫寒,也有很多人愿意把自家的女儿许配给他为妻。但“小卫玠”做事一向谨慎,在婚姻问题上更是不肯草率行事,所以一直没有定亲。

珊珂是城中一户姓郦的巨富人家的女儿,已经成年,美丽聪明。不但精于针线,而且还酷爱诗画,才学也很不一般。父亲对她极为钟爱,家里人也很看重她,一心想给她选一个匹配的夫婿,由于要求过高,因此也一直没有婚配。

有一天,珊珂与嫂嫂到五台山去拜佛烧香,在回来的路上恰巧与“小卫玠”相遇。珊珂见卫生潇洒风流,举止不凡,顿时心生爱慕,不停地看他。嫂嫂是过来人,一眼便看出了妹妹的心思,于是便凑到姗珂的耳边,低声对她说道:“小姑你认识这个人吗?他就是那个闻名乡里的‘小卫玠’,由于他与你哥哥是朋友,与咱们家经常有往来,关系亲密,所以我认得他。你年纪也不小了,如果你中意于他,我就让你哥哥去给你说媒。”珊珂羞红了脸,低头不语,以示默许。

珊珂回到家后对“小卫玠”念念不忘,时时想起,整日茶不思,饭不想,人也消瘦了不少。一日,嫂嫂来看珊珂,见她如此模样,便非常心疼地对她说道:“小姑是不是为了‘小卫玠’才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啊?如果是这样,那么请小姑暂且宽心,我必定全力帮忙,若真能成就良缘,倒也是功德一件啊!可是,小姑你要知道,他虽然才高八斗,但家境很苦,一贫如洗,不知你会不会嫌他穷呢?”珊珂此时叹了一口气道:“贫穷富贵本来就没有什么定数,只要他肯于图强,我不相信他会一直这么潦倒下去,贫穷又有什么可怕!”嫂嫂笑道:“这就好办了!你自己多加保重,三天之内听我的回音吧。”珊珂听了嫂嫂的话,很高兴,顿时疾病全消,精神起来。

但不巧的是,珊珂的哥哥因事出门几天,所以珊珂的事情也便耽搁了下来。一天郦家来了一个年轻的公子,后来才得知,这位公子是前来提亲的,公子的父亲在作粤东(广东)太守(知府)时,因病死在任所。由于当官多年,积蓄很多,家境富饶。此次公子就是为护送父亲灵柩才回到乡里,时年十八。刚巧原聘的妻子病故,再加上他爱慕珊珂已非一日,于是今天就同媒人一同上门说亲。这个公子倒也是长得一表人才,风度翩翩。珊珂的父亲看公子门第显赫,家境阔绰,和自己也算是门当户对,于是便立即欣然应允了。

珊珂的嫂嫂听此消息,知道事情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尽管于心不忍,也只好把事情全部告诉了珊珂,并好言相劝道:“不是嫂嫂我没有尽力,只是父亲已经答应了这门亲事,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看到这位公子也正当少年,仪表堂堂,才貌并不比‘小卫玠’差,而且门第家世不知要比卫家强多少倍,这也是天赐姻缘了。没准这公子才是你的缘分,是你的福气呢!你又何必一定重彼轻此、舍近求远,死心眼地钻牛角呢?”珊珂听后无话可说,只得认命,听从了父亲的安排。

到了成亲那一天,炮竹震天、彩灯高挂,宾客满座,好不热闹。夜深了,客人渐渐散去,新郎步入洞房,见珊珂低头含羞坐于帐中,情态娇美,于是便脱去喜服,出外小解。就在这时,他突然觉得有人从后面将自己抱住,紧接着就看到那人将持有钢刀的手高高举起,那钢刀还不时的泛着寒光,公子想大声呼喊,无奈嘴巴早已被那人捂住,之后他亲眼看着那把闪着刺眼寒光的匕首插入了自己的胸膛……

凶手见公子已然断气,就直奔洞房内,吹灭灯烛,窜入床帏,猛地搂住珊珂,意图行奸。珊珂以为是公子,十分惊诧,慌忙问:“你怎么这么粗野?”只听那人低声磕磕巴巴地答道:“我,我不是公子,我,我是小、小卫玠呵!知道你对我的情、情意,今天特意来相、相谢!”

珊珂听后大惊,急忙说道:“公子刚刚出去,马上就会回来,我现在已经认命了,你赶紧走,以免闹得大家不好看!”那人说道:“公、公子已被我杀、杀了!你、你尽管放心。”一听此话,珊珂突然失声大哭起来,并大叫道:“你可坑害我了!天呵,这可怎么办才好呵!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那人见此情景,不敢久留,抢下珊珂头上簪饰,从窗子翻出,逃走了。

家人们听到珊珂的哭声,打着灯烛进来,询问刚才出了什么事。珊珂把事情详细叙说了一番,众人听后都大吃一惊,急忙外出寻视,果然在暗处找到公子。只见公子满身血污,瘫倒在地,仆人们赶紧上前,但公子早已没了气息。家人们在哀痛之余急忙写出诉状,告到县衙。

县令见凶杀重案,急急升堂,将珊珂和“小卫玠”拘传到案,分别加以审讯。

珊珂害怕惹祸上身,于是哭诉道她与“小卫玠”素不相识,实在不知道他为什么狠心杀害公子。

轮到审讯“小卫玠”了。卫生被抓时正在家中读书,忽然见几名衙差破门而入,未说明情由,就将自己绑走了,可怜他还未反应过来时,便已经被压入县衙了。卫生从来未登过公堂,更别说是上堂受训了,忽然受到追问,还被诬陷说成是杀人凶手,难免慌忙不知所措,结结巴巴不知如何应对,十分恐惧。县令看他如此,认为这是理亏的表现,便认定他就是凶犯,于是立即革去他的生员(凡经过省内各级考试录取入府、州、县学的,通称生员,也叫秀才。)资格,并且棍棒交加,严刑逼供。

“小卫玠”本是文弱书生,因为家境贫寒,身体更是虚弱非常,他哪里禁得住这等酷刑?他深知自己此次是凶多吉少,雪冤无望,一时间万念俱灰,含冤认罪了。县令把”小卫玠”关入监牢。案子还没有最后敲定,珊珂虽不知情,但毕竟不能洗脱干系,因而也被收押,不能出狱。

案件上报审核,因为卫生身份特殊,按察使(主管全省司法的长官)也对他略有耳闻,不相信他能干出如此泯灭天良的事情,于是对他和姗珂进行逐一审讯。按察使审问过”小卫玠”后,心中更是疑惑不已,觉得证据不足,恐怕案子另有内情,匆忙定案难以服众。于是,他秘密命令狱吏打扫出一间房屋,准备好床铺被褥,把珊珂与“小卫玠”关在里面,使他们共处一室,察看情形,然后将他们的一举一动如实上报。

狱吏照办,还预备了酒、菜,然后将他二人叫来,并说道:“我看你们俩确实是天生一对,可是很快就要生离死别了,看了真是让人心酸。所以我特地准备了点吃的,虽然不像样子,但勉强供你们话别吧。你们千万不要推辞,辜负了我的好意!”珊珂和“小卫玠”都极力谢绝。狱吏说:“这不过是我的一点怜悯之心,我对你们很同情罢了,你们就不要多心了。”说罢,把门由外边锁上走开了。

“小卫玠”因公子被害而身陷囹圄之后,自以为与珊珂无仇无怨却横遭她的诬陷,对她极度痛恨;至于珊珂,最初虽然对”小卫玠”一见钟情,但自公子遭难之后,认为他凶暴残忍,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爱慕之情也自然烟消云散了。但今天被锁在同一个房间中,彼此相对,又想起最初的爱慕,都难免有些动心。

“小卫玠”强打起精神,拖着满是伤痕的身体走上前去,向珊珂深深一揖说道:“我与你平日无仇无怨,忽然飞来横祸,诬我杀人,请问究竟是何原因?我自认是没有得罪过姑娘,何必这般害我。”珊珂冷笑道:“杀人偿命,有国法明文,你自作自受,又何必怨我,早知有今日又何必当日做下孽事呢?”

“小卫玠”有气无力地说道:“你至今还以为我是杀人凶手?你看我这样一个人,体弱无力,连杀只鸡都得费些力气,怎么可能杀了一个大活人呢?你既然咬定是我,凭我怎么解释也是分辩不清的,只是平白担下了这强奸杀人的罪名,实在是不甘心。如果你还有一丝善良的心肠,真的让我亲近一次,那么我被处死也可瞑目了。”

珊珂听他说得可怜,心中也觉凄惨,不忍拒绝。但等到“小卫玠”走近身边时,珊珂突然开口问道:“奇怪!以前你说话结巴,又有狐臭,今天怎么一点毛病也没有了呢?”

“小卫玠”听后不免笑道:“我从来也没有这样的毛病,你这话是从何说起呀?”珊珂于是把公子被杀当夜凶手的形迹叙述了一遍,并奇怪地说:“那凶手真的不是你吗?”

“小卫玠”感慨万端,强忍住泪说道:“如今事情已经这样了,看来铁案难翻,想来这件事以后也要石沉大海了,这恐怕是前生注定的吧!今天得你当面辨明,知道我是被冤枉的,还我清白,我也就没什么可怨恨了!”珊珂听此,心中更是万分愧疚,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并说道:“现在我知道你是无辜的,是我冤枉了你,害了你,无奈已经定案,想要平反尤如登天。你如今将受屈而死,我必定相随九泉之下,决不一人苟活于世上!”

狱吏在门外把“小卫玠”、珊珂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并把事情原原本本的禀报给按察使。按察使听后立即传讯了珊珂的父亲,问道:“在你家经常来往的人中,有没有一个身带狐臭、说话口吃的人?”郦翁沉思半天,突然大叫道:“有!有!有!作衣服的金二朋就是这样!”按察使用手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说:“这就对了!”并立即下令捉拿金二朋到案。

金二朋被押上公堂,按察使骂道:“你这个杀人凶犯,作了案还嫁祸于人,还不赶快把实情招来!”此时的金二朋还佯装镇静,说道:“小民不知大人口中所指。小民可是一直很守法啊!”

按察使听后大怒:“你这刁民还敢嘴硬。我今日就让你心服口服。”说罢让衙役细搜其身,不出预料,果然搜到一张当票,按票到当铺将当物取来一看,就是珊珂结婚当夜被凶手抢去的头饰。按察使厉声问道:“赃证俱在,你还有什么话讲?”金二朋见大局已定,也不再狡辩,低头供认了所有罪行。

原来,金二朋经常到郦家作缝工,郦家的衣服全都出自他手。珊珂长大以后,更是非金二朋作的衣裙不穿。金二朋因此误以为姑娘对他有情有意,不免想入非非,一直想把姗珂占为己有。在郦家有一个当仆工的妇人,一直与金二朋相好。在珊珂与嫂嫂议论“小卫玠”的时候,不小心被她听到,之后便被她当作笑话说给金二朋听。金二朋早就垂涎珊珂,正愁没有机会,听说了这件事,便心生恶念,计从中来。在迎亲那日,他悄悄潜入公子宅院,杀害了公子,冒充“小卫玠”,做下案,他想,就算事情暴露,也有卫生做替死鬼。现在案件查清,金二朋无从抵赖,终于伏法,被依法处决了。

按察使见“小卫玠”本就无罪,几乎被打的遍体鳞伤还差点送了命,很是生气,责骂了县令和承办的官吏,并让他们出面作媒,成全珊珂和“小卫玠”的这件婚事,还罚他们拿钱供“小卫玠”生活,使他能够有机会读书上进。以后“小卫玠”发愤努力,果然不负众望,中了进士,名传一时。而这一段离奇的因缘也不时的被人们提起,成为一时的佳话。

上一篇:衣物抓奸案

下一篇:盗尸诈控案

标签:侦探故事
故事:
声明:新婚夜新娘被杀案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