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 万事不求人

万事不求人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7-11-11 11:19:12

有老两口子,养下了三个娃子。大娃子、二娃子都娶上了媳妇,唯有三娃子傻得很,没娶上媳妇。

过了些日子,大媳妇、二媳妇打算去站娘家,公公不同意。两个媳妇号得硬要去呢,公公说:“既然你们硬要去,那就给我办些事情。”媳妇们问:“办啥事情?”公公说:“大媳妇去站上三五天,二媳妇去站上半个月,一搭呢去一搭呢来。大媳妇去拿上一尺布,做上一双大鞋,再做上一双靸鞋,回来时没骨头的羊肉拿上些;二媳妇去拿上六尺布,缝上个袍子,再缝上个衫子,还要缝上一个擦脸布,来时,拿上个黄芯萝卜子。”两个媳妇一听,就跑到大路边上号去了,这些事情她们怎么能办到呢?两个媳妇正号着,村里张员外的丫头看见了,她走过去说:“两个嫂子啥事这个号法子?给我说说,我给你们解个缘。”两个媳妇说:“我们说给你个黄毛丫头能顶啥用?”“说吧,说不定我给你们帮上了呢。”

大媳妇就说:“我们要站娘家去,公公说是我站上三五天,她站上半个月,一搭呢去一搭呢来,这我们两个怎么能办到呢?”张员外的丫头说:“那么个事情有啥办不到的?你站上三五天就是三五十五天,她站上半个月,你们正好一搭呢去一搭呢来了嘛。还有些啥难做的呢?”大媳妇说:“公公叫我拿上一尺布,做上一双大鞋,一双靸鞋。一尺布只能做一双大鞋,哪能再做上一双靸鞋呢?”“那你拿上一尺布,给他做一双大鞋。白天穿上是大鞋,晚上尿尿靸上不就是靸鞋了吗?”大媳妇又说:“他还要叫我拿上没骨头的羊肉呢!”“羊肝花没骨头,那也是羊身上的肉嘛,你拿上就行了。”张员外的丫头又问二媳妇:“你有啥难事?”二媳妇说:“公公叫我拿上六尺布,做上件袍子,再做上件衫子,还要缝上个擦脸的手巾。六尺布只能做个袍子,还哪能做上个衫子和手巾呢?”“你只给他缝个袍子就行了。白日穿上是袍子,晚上盖上是衫子,洗脸时大襟子撩起来就是擦脸的手巾。”二媳妇又说:“他还要个黄芯子萝卜,世界上哪里有呢?”张员外的丫头说:“鸡蛋拿上嘛,那就是黄芯萝卜。”两个媳妇听了,就回来收拾东西站娘家去了。

:谁也没教。”“说不说?不说就用鞭整你们呢!”大媳妇急了,求饶道:“我给你说,我给你说,我们在大路上号着呢,张员外的丫头过来了,那给我们教的。”公公心想,这丫头还这么能干呢,我的三娃子傻,就说这个丫头给他做媳妇。第二天,公公搬了个人去问这个丫头,一问就问成了,很快就娶上结了婚。

过了好些日子,老爹对三娃子说:“你这家伙傻兮兮的,这个媳妇你也配不住。我思想,你把屋里头那匹骡子牵到市上卖去,也好闯个世面。”三娃子就把骡子拉到大街市上一天嗟溜呢。拉到东门头上,过来一个人说:“哎,后生,你站下,你是干啥的?”“我是来卖这个骡子的。”这个人把骡子拉过来,也不言喘直往前走。三娃子撵上去问,“哎,你把我的骡子拉去,钱怎么给呢?”这个人拉着骡子站下了,朝天一望,朝地一望说:“你等着马蹄子圆了再取来。”“你的屋在哪里呢了?”“我的屋嘛,一出东门走五里,走了五里又五里,到跟前是前遮挡、后柱阙,左青龙、右白虎,中间还有一棵大榆树。那个地方就是我的家。”又问:“你姓啥?”“雪花落在冰台上。”三娃子把话记下,就回到屋里去了。

老爹见他回来,问:“呔,骡子呢?”“骡子叫人牵上走了。”“卖骡子的钱呢?”“他没有给钱。”老爹一听着气地说:“哎,你咋这个傻法?叫你出去闯一下呢,你一去就把骡子白白丧掉了!你问下那人住的地方了吗?”三娃子像没听见,自顾自说,“那人说叫我马蹄儿圆了再去取钱呢,我们的骡子那个老法子了,蹄子还扁得很,几时才能长圆呢?”爹说:“这回就霉气死了。”三儿媳妇进来说:“你们爷俩嚷啥呢?”老爹气呼呼地说:“这个背时鬼,把骡子牵出去白白地送给人了,还找不着个下家。”三媳妇问:“那个人叫你啥时候取钱呢?”“说等到马蹄儿圆了去取呢。”三媳妇子说:“到十五的月儿圆了就是马蹄子圆了,你就去取。他的屋在哪里?”那个人说:

“一出东门走五里走过五里又五里。”三媳妇说:“你出了东门走三五十五里路。屋是哪个?”“屋是前遮挡、后柱阙,左青龙、右白虎,中间有棵大榆树。”三媳妇说:“那前遮挡是庄子门前的照壁,后柱阙是屋后的坟园,左青龙是一沟水,右白虎是个磨坊,大榆树是有一口井呢。他姓啥?”“雪花落在冰台上。”三媳妇说:“这个人是韩姓人氏。”三娃子记住了媳妇教的话。

到十五那天,三娃子跑去取钱,出东门走了十五里,到了一个庄子跟前,很像媳妇说的样儿,就进了里头。看见那人和一个人说话呢,三娃子又说:“韩先生,我取骡子钱来了!”韩先生不言喘。三娃子又说:“韩先生,我取骡子钱来了!”韩先生还是不言喘。三娃子问到第三声上,韩先生转过头来说:“你看你把我的话把儿都打掉了,你的骡子钱还不够赔我的话把儿,你还要的啥骡子钱?”钱没要成,三娃子就丧气地回来了。到屋里给媳妇一说,媳妇又教他:“你把洋镐拿上刨他的照壁去,啥人喊你也不要言喘,只有韩先生来了,你再说。”三娃子去了,拿了把洋镐照着韩家墙上就刨。

过来了一个人说:“哎哎,你刨人家的照壁做啥呢?”三娃子不言喘。“哎,你不要刨照壁了!”三娃子还是不言喘。那个人一下急了,就去喊韩先生,韩先生跑出来喊道:“哎,你刨我的照壁干啥呢!”三娃子回答说:“我找一下这个照壁的‘灯’啊。”韩先生又问:“呔,照壁上哪来的灯啊?”三娃子反问:“呔,话哪来的把儿呢?”韩先生便说:“好,跟我去取骡子钱。”进了韩家屋,韩先生包了两个包,一个包里包的骡子钱,一个包里包的是驴粪蛋插花。他说:“这个包悄悄给你的爹,这个包悄悄给你的婆姨。”三娃子就一手拿一个包回来了。他把包给了爹和婆姨。婆姨把包一撕开,当时就变了脸走了娘家。老爹问三娃子,“呔,你的媳妇咋和你不对了?”三娃子说是韩先生的包给了她就不对了。爹说:“还是那个韩先生日鬼了,你原找韩先生去。”三娃子跑到韩先生家里说:“我的婆姨叫你弄跑了,我找你呢。”“呔,你的婆姨走掉了与我有啥相干?”“把你的包拿给我的婆姨后,她就走掉了。”韩先生笑着说:“你拉上一匹马,备上两副鞍子,驮你的婆姨去。”三娃子听了就回到家拉了一匹马,备了两副鞍子,驮媳妇去了。

三媳妇正在娘家窗前坐着呢,三娃子把马拉在院子里转,一副鞍子跌下来,三娃子拾起来搭上去,另一副鞍子又跌下来了。这媳妇灵通得很,一看到马背上双鞍的那个情景就明白了,好马不备双鞍,好女不嫁二男,就跟着三娃子回来了。

三媳妇觉得啥事也不用求人,就做了一幅匾,上面写着“万事不求人”。然后,挂在了庄门上。正巧,皇上催粮路过看见了,说:

“哎呀,小小百姓,还有这大的牛皮吹呢,我一个皇上都不敢挂这样的匾。”就命人把三媳妇的公公传出来说,“三天之内你们办几件事情,如果办成了我就叫你们挂这个匾,办不成,立马割下你们全家人的头”。皇上说完那几件事情就走了。

这可把老汉吓坏了,他吩咐三媳妇赶快把匾取了下来。两天过去了,老汉一口饭没吃,一口水没沾,愁得没办法。大媳妇进来问:“爹,这两天咋了?”老爹拿起鞭来说:“滚出去吧!你能问个啥名堂呢!”二媳妇刚要进门,老爹也骂道:“你滚过去吧!哪有你的资格进门呢!”大媳妇和二媳妇给撵远了。后来,三媳妇进来问爹,“哎呀,愁啥呢?有啥事情就办嘛。”爹说:“唉,你弄下的这个事情,我们全家不死才怪呢,由也由不得了。”三媳妇说:“爹,啥事你就说嘛,说不定我能办到呢。”老爹说:“皇上催粮路过,看到咱庄门上‘万事不求人’的匾,让我们三天之内办几件事情,办不到就要割我们全家人的头呢。”三媳妇又问:“啥事情?”老爹说:“皇上说山有多大,我们就称出多少金子来,路有多长,拿出多少布匹来,海水有多深,拿出多少粮食来,还要把比蜂蜜甜的东西拿出来。”

三媳妇说:“这么点小事把你愁眉不展的,爹放心,到时候我给他办。”老爹说:“哎呀,要是这么个,那我就高兴了。”

到了第三天,皇上打发轿子抬老汉来了,老汉把三媳妇一同带到皇宫里。皇上问老汉:“事情办到了没有?”老汉说:“有我的三媳妇子给办着呢。”皇上让人把三媳妇传进来问:“交给的事情办到没有?”三媳妇反问:“皇上有啥事情?”皇上说:“山有多大,就给我拿出多少金子来。”三媳妇回答说:“行,你称一称山有多重,我好给你称金子。”皇上说:“呔,山那么大怎么能用秤称呢?”三媳妇说:“你的山没办法称,我的金子也没办法称。”皇上说,“好。路有多长,你给我拿出多少布匹来。”三媳妇说:“你把路量过去,路有多长,我再给你量布。”皇上说:“路那个长法子,我怎么能量完呢?”三媳妇说:“那么我的布也量不过去。”皇上又说:“海里的水有多深,你给我拿出多少粮食来。”三媳妇说:“你一斗一斗把水排过去,我再给你排粮食。”皇上说:“海里的水那么深,怎么能排得完呢?”三媳妇说:“那么我的粮食也排不过去。”皇上又说:“那你把比蜂蜜甜的东西给我拿出来。”三媳妇回答说:“两口子结婚的那天晚上,比蜂蜜还甜,皇上就拿了去。”皇上说:“这个媳妇子真了不起,‘万事不求人’的匾,你们就挂上吧。”三媳妇和老爹就高高兴兴地回去,原把匾挂上了。

上一篇:贤媳妇

下一篇:五湖四海的传说

标签:山丹故事
故事:
声明:万事不求人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