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 七寸三和九寸三

七寸三和九寸三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7-11-02 14:54:51

有位王员外,家财万贯。他年年在六月六的庙会上给穷人散银两,是位行善人。后来,他年老多病,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便给老婆子留下话,他死后让娃子七寸三继续行善事。这年的六月六眼看就要到了,王员外死了。穷人们都说:“王员外一走,再没有人周济我们了。”

六月六那天,七寸三按老爹的遗言,带了银两到庙会上散给了穷人们。快散完的时候,遇到一个叫九寸三的娃子,长得前庭饱满,两耳垂腮,清清俊俊。七寸三心里喜欢,就问他:“你咋讨要着吃呢?”

他说:“我没爹没妈,啥都没有,该就要上吃呢。我和你结拜兄弟行不行?”七寸三很高兴,他说:“我行呢,不知我妈行不行?咱们去问她。”七寸三领着九寸三到了家门口,自己先进去禀告母亲:“妈,门上有个讨吃,长得很机灵,要和我结拜兄弟呢,您同意不?”她母亲说:“领进来让妈看。”七寸三跑到门外对九寸三说:“快,我妈见你呢。”边说边拉着九寸三的手跑进屋子,两人一起跪倒,同声说道:“谢过母亲!”“我儿快起来。”母亲看见这两个娃子,年龄相仿,个头齐刷刷的一般高,真像天生的兄弟,心里充满慈爱之心。她把九寸三拉到身边问道:“我儿叫啥名,今年多大了?”“妈,我叫九寸三,今年一十六岁。”“噢,你比七寸三大一岁。好吧,你为哥,他为弟,你俩互相做伴互相扶持,过这一摊子家吧。”九寸三换上新衣新裤,和七寸三一起当开了掌柜子。

七寸三领着九寸三去见做活的庄头们,那些庄头们都为此事眼红得很,正挤在一堆抱怨。一个说:“哎呀,说你和当家奶过去你不去,叫那要吃鬼当了我们的掌柜子。”另一个说:“唉,我们快给人家受苦吧。”七寸三过来说道:“你们听着,这是我哥,以后他吩咐你们做什么,都要听话,谁不听话谁当心。”吓得庄头们都不敢言喘了。转眼又到了六月六。七寸三对九寸三说:“哥哥,给庄头说说,把牲口喂上,车备好,明儿咱哥俩给穷人散银两走。谁知,九寸三变了脸骂他:“寡娘养下个愣青子,十冬腊月要的吃杏子。这家财叫你几天扫穷呢吗?”七寸三说:“哥哥别骂了,这是爹临终托咐下的,你不去了我去。”第二天,七寸三招呼庄头套上马车装上银子上庙会去了,九寸三也跟了去,庙会上穷人们挤成堆堆等着呢。

他们一到,不一会儿就散完了银两。九寸三说:“兄弟,叫庄头先使上车回去,我们玩一玩。”七寸三很高兴便答应了。玩到后晌,天突然阴了,下起雷阵雨,弟兄两个站在一座庙门口的廊檐下避雨。雨越下越大,洪水漫了过来,水面上飘荡着泡沫子,泡沫中卷着许多蚂蚁、老鼠,还有蜜蜂啊啥的。七寸三把裤子一卷,跳到水里,把那些蚂蚁、蜜蜂、老鼠都捞出来,捧到干台上晾干,它们活了过来,飞的飞了,跑的跑了。洪水还冲下来一盘蛇,九寸三站在高台上喊,“呔,你胆子大了把蛇也捞上来。”七寸三趟过去把蛇捞起抱到干台上,控了一会水,蛇活过来溜了。九寸三看着说不出来的一股气。正在这时,七寸三又捞起个红匣匣,九寸三顾不得脱鞋卷裤腿,一下子蹦跳到水里头,要过红匣匣,抽开盖子一看,里头有两颗珠子,不知做什么用的,两人便带回家让母亲看。母亲见到两个娃娃说:“七寸三,你咋干着呢,你哥湿着呢?”七寸三说:“我脱了鞋卷了裤腿在水里玩着呢,哥在干台上站着呢,我从水里捞出个红匣匣,哥连鞋带裤腿跳进水里看匣匣给弄湿了。妈,你快看,这匣匣里是啥东西?我和哥都认不出。”母亲一看,原来是避水珠和避火珠,十分高兴。她领上哥俩,将宝珠供到堂屋里,祭奠了先人,告诉哥儿俩要好好读书,今后皇王爷开了科考,带上此宝进献皇王爷就能得个进宝状元。

从此以后,九寸三嘴上不说,心里谋开了事。他偷偷积攒了碎银两,暗暗选好马匹,过了些日子,他就从七寸三家里失踪了。那天吃饭呢,左等右等不见九寸三来,母亲打发七寸三去叫,各处找遍不见人影子。母亲起了疑心,到堂屋打开红匣子一看,二珠不见了。母亲忧虑地说:“儿,九寸三进京献宝去了,将来升上一官半职,不说他做上官了,我们的性命可就难保啊!”“妈,我怎么引来一个不义之贼啊!”七寸三后悔得跌脚,母子相抱痛哭起来。

不久,皇王爷开了科选,九寸三献“二珠”有功,被封为进宝状元,在京城夸官三天。消息传开,七寸三的母亲病倒了。就在这节儿,老天突然发了神火,把他家的房屋、牲口等全部家财都烧光了,母亲也被烧死在楼下。七寸三号了一天:“老天爷呀,爹和我都行善,罪恶怎么到了我和妈身上?”地方上的众人都来看他,大家凑了些银两,做了个老房,帮着把他母亲的尸骨埋了。大家劝他到京城找九寸三去,找着了,做不做官,白菜帮子总能啃上,生活能维持下去吧。七寸三发愁没盘缠,众人们又为他凑了银两,备了马匹和干粮,送他上了路。

七寸三到了京城四处打听,最后找到九寸三门上。他问守门人:“老爷,这里可是进宝状元九寸三的府上?若是了,请禀告一声,说他兄弟七寸三看他来了。”守门人进去一说,九寸三翻了脸,“我上无父母,下无兄弟,他竟敢冲到我的头上,活腻了,快将他押掉!”七寸三被押进牢里,交给把监的老周看管。老周问起他的身世,他从头到尾诉说了一遍。老周很同情,对他说:“学生,白天你在监牢里,晚上到我家睡去,这里臭虫多。”老周还常常端来自家的饭让他吃,七寸三很是感激。有一次,老周一天没到牢里来。七寸三独自流泪:“老天爷,我们行善行善,咋落得这么大的难场啊?”这时,从门里进来一条蛇叫道:“哥哥,你流泪干什么?”七寸三很吃惊,问道:“你为什么叫我哥哥呢?”“我是你从水里救出的那条蛇。”“唉,把人救了都无恩无义,救了你又能干啥呢?”“哥哥不要发愁,皇王爷的姑娘害了牙儿疾病,许许多多的医生都治不好她,被杀了头。明个你放风时溜出去揭掉皇榜。”“蛇弟弟,我不会治病啊。”那蛇如此这般地教给了他。

第二天,七寸三按照蛇教下的揭了皇榜,守榜人把他带到皇王爷前,皇王爷说:“你若瞧好我姑娘的病,我把姑娘许配给你,封你为当朝驸马。”七寸三跪拜:“谢皇王爷!”七寸三被带到姑娘的楼前,他不能上楼,就在楼下瞧呢。来观看的人很多,叽叽喳喳地议论:“这位又卖脑袋来了,反正他没名气,死了就死了。”“人不可貌相,金银不可斗量。快悄悄,不要惹得杀头。”七寸三不管人咋说,只当没听见。他要来一根红线,一根新针,自己抓住线的一头,另一头穿在针眼上让侍女拿到楼上,插进姑娘的胳膊。侍女不信他,使了个坏,把针插在炕沿上了。蛇的声音在七寸三耳边响:“入木三分。”七寸三说:“入木三分,针不在姑娘的胳膊上。”侍女一听,这先生不得了!赶紧把针插进姑娘的胳膊。蛇的声音又在他耳边响:“入骨三分。”七寸三说:“好了。入骨三分,病已回转,取药来。”

侍女下楼来,七寸三给她两颗研细了的蛇胆,让姑娘服下。果然,七寸三治好了姑娘的病。皇王爷命人敲响金钟,召来文武大臣,面封七寸三为当朝驸马,即日成亲。

可是得了宠的进宝状元九寸三为皇王爷献上一计,皇王爷听后宣布:“七寸三,你今晚上将东仓的麦子转到西仓,西仓的青稞转到东仓,一夜转完,即日成亲,转不完杀头。”七寸三由老周领到仓房,老周担忧,七寸三流泪。跑来了一只老鼠王说:“哥哥,你流泪干什么?”七寸三很吃惊地问:“你为什么叫我哥哥?”“我是你从洪水里捞出的老鼠。你不要发愁,我们给你转粮。”鼠王下了一令:“东仓麦子拉到西仓,西仓青稞挪到东仓,一粒不剩,一粒不混。”老鼠多得数不清,你来我去像流水,一夜之间转完了。第二天一早,皇王爷看见,心里满意。可得宠的进宝状元九寸三又献一计:三斗三升糜子,三斗三升谷子,三斗三升胡麻籽,倒在一起搅匀,搁在三间房里,不给蜡烛不给点灯,今晚夕择出来,明日成亲,择不出来,杀他的脑袋!七寸三来到三间黑房里,愁得流开了眼泪。爬来了一只蚂蚁说:“哥哥,你流泪干什么?”七寸三说:“你是谁呀?”“我是你救出洪水的蚂蚁王。你不要发愁,蹲到墙旮旯里缓着,把地方腾开。”蚂蚁王领着蚂蚁群,各衔各的,一粒儿不差,一粒儿不混,一夜之间分得清清楚楚。可是,得宠的进宝状元又献一计:从大街上找来十二个与姑娘相貌一样的女子,都穿上一样的衣服,与姑娘站在一起。七寸三若拉着姑娘了,当日成亲,拉不着了,当日杀头。一只蜜蜂飞来对七寸三说:“我是你救下的蜜蜂。我藏在姑娘头上戴的花中,她们都站好以后,我在姑娘的头上绕三圈,你看清了就拉住她。”第二天,照蜜蜂的办法,七寸三拉着了姑娘。皇王爷一试再试,七寸三都能做得到,心里很满意,再没说的,当下花烛洞房,七寸三与皇王爷的姑娘成了亲。

七寸三虽然进了洞房,心中还是悲伤。姑娘不看他时,他眼泪直滴,看他时,他又赶紧背身擦过。姑娘问:“丈夫,你今日封为当朝驸马,又与我成亲,两件大喜事临门。为何流泪啊?”七寸三对姑娘从头到尾哭诉了一遍。姑娘说:“好吧,上我父皇的门,有冤申冤,有仇报仇。”姑娘立马领了驸马去见父皇,向父皇奏了一本。皇王大怒,连寝命人敲响金钟,文武大臣急急忙忙奔上殿堂,有的衣裳反穿,有的刀剑斜挂。皇王下令:“刀斧手,绑了进宝状元九寸三,押上刑车绞掉。”

害人终害自己,计谋算尽一场空。

上一篇:害人终害己

下一篇:三十年河西

标签:山丹故事
故事:
声明:七寸三和九寸三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