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 县令分水的故事

县令分水的故事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7-12-23 13:51:46

古老的弱水就是我们的山丹河水,《清史稿·地理志》记载:“山丹河即禹贡弱水,出县南祁连山麓,四源并导,汇于城南,东入张掖。”那时的古山丹河源头支流众多,各县所属水流,都是源头支流汇合而成,很难分清具体界限。下游居民用水,经常发生纠结。因水生怨甚至流血的事件很是严重。虽多有调解,但还是纠纷不断。“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可是在攸关生存的问题上,亲情也显得苍白无力。

相传很早以前,古弱水河畔有一员外家,生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忠厚老实,却没主见,二儿子机灵能干,却贪玩粗心。两个儿子都长大成人娶了媳妇,大媳妇是平常人家的姑娘,二媳妇却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员外爷治家有方,一家人勤俭持家,幸福和美,无忧无虑。

可是渐渐的员外爷老了,开始发愁由谁来主持家业。一天,老两口商议后就招来两个儿子、媳妇说,现在把家里的土地分为两处,由你二人各自耕种,谁的庄稼来年收成好谁就接替我当家。为了避免分配不公,就用抓阄分配。老大抓阄分到的土地贫瘠,但旁边有河水经过,浇水方便。老二抓阄分到的是黑土地,但大多时候是靠天吃饭,河水绕着走,没办法引水来浇灌。因是抓阄所得,两家也无话可说,大媳妇为人老实贤惠,想着凭借两口子辛勤劳作会终得丰收。二媳妇却爱贪占小便宜,想自家虽得到好的土地,因缺水浇地,收成能好过老大家嘛,就有点不满意不高兴了,因此天天埋怨老二手气不好。

分到了土地,两家人就各自忙活起来,春天犁地播种,哥哥看到弟弟缺耕牛,就送来了自己的耕牛让弟弟先耕地,自己和媳妇也来帮忙,作为回报,弟弟给哥哥家送来了耕地的新犁铧。两家人在春天和和气气播了种,就等秋天的好收成。

可是,怪事发生了,老二家的麦苗长得青油油的,都齐腿高了,老大地里的麦子还不见发芽,地里光秃秃的,就几根燕麦孤零零立在地里。按说两家的种子都是家里上好的种子,老大的地还浇水了呢。好在今年雨水充足,老二的地里也没有吃亏。可是,老大地里现在却啥动静也没有,员外爷老两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更急坏了老大两口子,想不明白为啥种子不发芽。

大媳妇让男人从地里刨出种子拿回家给自己的爹看,大媳妇爹爹是种庄稼的行家里手,一看刨出来的种子说,这是煮熟的种子,猴年马月都不发芽,再会种庄稼的人也种不出来。谁都百思不得其解,都是一样的种子,老二的怎么能出苗?员外奶突然想起,种子年年都是从二媳妇娘家得来的,难道亲家做了手脚,又想起装种子的口袋是用一模一样的黑牛毛织成的,谁能看透口袋,分辨出来种子的好坏。没有证据也不好说什么,只有心里犯疑惑。

只有老二媳妇心里暗暗欢喜。原来,这二媳妇一听老员外说谁的庄稼种得好,就让谁当家业,心想,老二能干,这家本就老二当才对,可员外偏心,知道老大两口子勤劳,明摆着变着法子让老大当家嘛。心里又急又恨,就跑到娘家去讨主意,父亲不在,母亲一听,就娇惯女儿,说:“你家年年的种子是我们供给,今年你专挑白牦牛绳子扎的口袋,定会让你当家。”取种子时,二媳妇还假心假意让老大媳妇先挑,可婆婆却让她先拿,正中下怀,自己早让长工李五把扎着白牦牛绳的口袋放在了最上边,所以就不漏痕迹地拿走了没有煮熟的种子。看着老大家的地里光秃秃的,她心里暗暗得意,表面上却假意安慰。

老大两口子虽然心里明白,因是善良老实之人,也不去追究弟媳的不是,想想让聪明能干的弟弟当家,自己还落得轻松。错了季节只能种豆,就重新犁地种了豌豆,豆子产量是比不过麦子的。

不想苗刚抽穗,天公却不作美,旱得要命。老大还有河水可解燃眉之急,老二绿油油的麦田眼看着要枯死,麦子要绝收,老二直埋怨是媳妇心肠不好遭老天爷惩罚,甚至要休了媳妇,二媳妇哭哭啼啼向员外爷承认了错误,求大哥大嫂原谅自己贪心。老大两口子本就心善,见弟媳已有悔改,就说情不让老二休了弟媳,媳妇爹妈也下话求情,老二才罢休。

天旱成这样,老二两口子整天为水的事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情急之下,两人又跑到媳妇娘家讨主意,可被爹妈骂了回来,说他们自作自受。两人灰溜溜地返回家来,走到自家山地那里一个山洞旁边,看见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晕倒在洞口,不知是渴了还是饿了。老二赶紧给老人喝了自己壶里的水,老人慢慢苏醒过来,只喊肚子饿。可是这里离家老远,身上又没带吃的,怎么办呢?老二打算背着老人回家,叫媳妇做些吃的,让老人充饥。二媳妇见老二多事,只是埋怨,生气地一甩袖子要走,说自家地里都要绝收,来年要挨饿,哪有吃的救济别人。不想一甩却甩出一个烧山药来,原来二媳妇娘家妈虽然和员外一起嘴上骂着女儿,却很是心疼女儿,临走偷偷塞了几个烧熟的山药给女儿,二媳妇舍不得吃,藏在袖筒里想带回去给自家小儿吃,不想一甩袖子甩了出来。老二当即捡起烧熟的山药给老人吃了,老人立马精神了,说家就在不远处,起身就走了。二媳妇虽不愿意,但想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也就不再埋怨,两人因耽误了时间天黑黑的才回到家。

因天旱,眼看着老二的麦子要绝收,员外奶急得天天上香念佛,求老天爷发慈悲,降一场大雨救急。老大两口子也急得心里上火,嘴上起泡。晚上老大媳妇还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一个黑狐狸嘴里衔着一个桃子,硬塞在了她怀里,自己一推辞就吓醒了。员外奶一听就问:“你是不是有喜了啊?”原来老大媳妇结婚以来一直不开怀,这也是员外奶的心病,为了得到孙子也天天烧香拜佛。

老大媳妇羞答答地说,就是有喜了。员外老两口一听,真是又喜又愁,喜的是老大媳妇终于怀上孩子了,愁的老二的麦地要绝收。

一天,放羊的二牛对老大说,他天天看见一只黑狐狸在山里出没。老大听了想起媳妇做的梦,心里一动,就去山里找那只黑狐狸,果真就见了,于是就追啊追啊,一直追到山洼里黑狐狸突然不见了,到跟前一看,这里原来是自家的山地,叫生地洼山,山里藏着一个山洞,黑狐狸就钻进了这个洞,两人就扒了沟里的水往里灌,想把黑狐狸灌出来,可一直没有灌出来。老大就在洞口点了香,摆了祭品,嘴里念叨:“狐仙爷爷你显显灵降点雨水,救救庄稼吧!”

这时候,老二的麦子都快要被晒焦了。有一天,老大引来河水浇豆子地,水却流进黑狐狸钻过的洞,一直在洞口打转转,速度越来越慢。过了好久,一股水突然从山那边的一个洞口冒了出来,流进了老二的土地,那个洞口正好是老二两口子救了老人的地方。

老二地里流进了清冽冽的水,晒蔫的麦苗有了水,喝得足足的,长得壮壮的,都活了过来,不愁秋天不丰收,老二两口子高兴极了。

出水后,这只黑狐狸再没出现过。但这股水怎么突然流出的,谁也说不清楚。腊月里,老大媳妇也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员外爷一家认为这都是黑狐狸所为,便每逢初一、十五摆上供品祭祀。老二知道黑狐狸引来的是老大的水,既惭愧又感激。两家人为了世代和睦,更不要忘记黑狐引水之功,便在深地洼山顶上建造一座庙祭祀,叫黑狐灵官庙,山两边老大老二的后代都来朝拜,祈求年年风调雨顺,心想事成。

此后,这股水沿西山而下,流经石头沟,一股至位奇新开灌溉田畴,一股过生地洼山流向民乐暖家岸,为当地农家之命脉。老大、老二就在各自的土地上生儿育女,两家人世代和和睦睦,子孙也愈来愈多。老大的地方就是霍城河西村,老二的这个地方就是民乐暖家岸,子孙也依此水屯田耕作,繁衍生息。

过了不久,后来的子孙忘了先祖和睦相处的荫德,一水分两坝,谁多谁少,常引起两地争端,时有人命事件发生。有一年,纠纷闹大了,两地人举报县衙断案。县令正巧是霍城人,可县令夫人娘家在暖家岸。一听这事难断,就愁得睡不着觉转磨磨,夫人看到了,一问得知县令为此事烦恼,便在枕边献策说,明天你断案时带上我,你看我一顿脚,就按当时情形断案就是,保你英名留世。县令一听大喜,第二天,一早便命差役备轿子,携夫人直奔霍城分水口而来。县令到此一看,这水一股向北,一股向西,向北分多了民乐人不依,向西分多了山丹人不依。两方人只等县令一句话,县令不言不语,在分水口上转磨磨,转了好久,并在黑狐灵官庙焚香祭祀,说是让先祖显灵,公断此事。说起先祖,两地人想起先祖的传说,本是一脉相承,何必这样计较,大多数人不再吵闹。

话说县令夫人不常出远门,更难得游山玩水,这次有幸随夫来到野外,满沟满岸的山花野草,惹得夫人一下轿就不顾一切地采玩起来。这时候,夫人拣好看的野花采摘了一大把,欲跳过沟再采,说也巧,夫人刚一跳沟,手中的三枝马莲花正好落入水中,一枝向西,二枝向北,漂流而下。夫人跺脚大喊:“我的花掉沟里了。”

此刻,站在河水下游的县令大人忽然眼前一亮,大喝一声:“有了!

大家听着,此水乃山丹二、民乐一,照此办理!”民乐人不服,挡住县令问由来,县令指着水沟里飘荡的马蓬花说:“这三枝花为何一枝朝西、两枝朝北?此乃先祖旨意也!”说毕便唤来夫人打轿回衙。

轿子在路上晃悠悠。县令笑对夫人说:“今日你帮吾之大忙也……”

此后,霍城西坝水分山丹二、民乐一,即成定论,一直沿用至今。

标签:山丹故事
故事:
声明:县令分水的故事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