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 管仲与路遥

管仲与路遥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6-12-27 13:48:30

路遥是谁?与管仲是何关系?民间流传着这么一个故事。

相传齐桓公的相国管仲从小是个苦孩子,家里穷得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经常拾人家的破衣服遮体。他十岁父母双亡,变成了孤儿。管仲的父母死后,路遥就让管仲住到了他的家中,吃、穿、住、用全由路遥管着。管仲从内心对路遥有报不完的恩,戴不尽的德。

管仲

管仲在路遥家中住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心事无有,一心读书,到了十八岁上已经成了齐国赫赫有名的才子。

路遥给管仲盖上了房子,为他订了婚,并且择就了吉日,准备完婚。管仲言谈之中再三表白对路遥的感激之情。路遥听后笑了笑说道:“贤弟既然如此感恩于我,你新婚之际我提一个要求,你能答应我吗?”“仁兄请讲,只要我能做到的就一百个答应。”路遥笑了笑说:“拜完天地后,新娘子能让我三夜吗?”

管仲思索了一会说:“别说三夜,让仁兄三年也应该,只是这事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此事不能向外人讲,只有我知,你知,她知。”

路遥满口答应。

转眼间到了管仲的新婚之日,管仲与新娘拜完天地后,到了晚上自己就悄悄地到街上的客店里安息去了。他嘴里虽不说,心里却觉得仁兄这个要求太过分了,可又不好推辞,只得忍了。

路遥本来与管仲闹着玩的,见管仲真心让他,夜深人静后,就拿了本书来到了管仲的新房中。他三更入室,四更出房,只在房中待了一个时辰。

三夜过后,管仲才与新娘子合房,心里很不是滋味。前三夜的事真不知如何向娘子解说清楚,夜深人静后,只是坐在椅子上唉声叹气。

三更后,管仲还没有解带脱衣的意思,端坐在床上的新娘子再也等不下去了:“官人心里有什么事只管说就是,嫁出的女人泼出的水,如今俺已经是你的人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管仲头没抬,眼没看,仍在继续唉声叹气。

新娘子见管仲仍没有反应,不由冤怨满腹地说:“新婚之日本是大喜之时,你前三夜鞋不脱,衣不去,埋头书卷,彻夜不眠,天下哪有你这样的男人!今天是第四晚上了,俺明天就要回门去了,你把话说明白,俺或去或留,请你说一句话就行!”

管仲本是犯愁没法向爱妻交待,听完爱妻的这席话,心中才大梦初醒,自此,对路遥越发敬重了。

齐桓公继位后,管仲当上了齐国的相国。

他天天忙得饭也顾不上吃,很少有空去看望路遥。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管仲当上相国的第二年,从小把他养大成人的路遥家中,遭了一场大火,原来万贯家产烧了个精光,全家老小连饭都吃不上了。路遥没有办法,只得带了些盘缠,找管仲求助。

路遥见到管仲后,却左思右想怎么也不好意思提出向管仲求助的事,只是把家中失火的事说了。

管仲知道路遥死爱面子,更明白路遥是来求助于他,但路遥不开口,他也闭口不问,只是天天好酒好菜伺候路遥。

不知不觉就过了一个月。管仲白日去朝中谋事,晚上很晚才回来,只有吃饭的时候两人才得以相聚。路遥再也住不下去了,自己在这倒是舒适,家中老小还不知道如何呢,只好将家中的情况向管仲说了一遍,并把自己前来借钱的事也说了出来。

听了路遥借钱的事,管仲却无动于衷,既没说借,也没有说不借,只是用些国家大事和儿时的回忆搪塞,弄得路遥再也不好开口了。又过了几天,路遥仍不见管仲提及借钱的事,于是一天吃过早饭后,就提出了要回家。

路遥一说要回家,管仲很痛快地答应了,并派人给路遥准备了些盘缠。

路遥本想自己一说回家,管仲肯定挽留一番,并解囊相助。谁知管仲不但没有挽留,连借钱的事也只字没提。路遥心中那个委屈,简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夜里一宿也没有合眼,从管仲父母双亡,到供养管仲长大成人,一节节一段段的往事在心里翻搅,鸡叫头遍他就偷偷地起床上路了。

第二天管仲听家人说路遥夜间偷偷地走了,也没有派人去追赶。妻子也埋怨管仲不近人情,管仲一点也不解释,照常到朝中谋事。

路遥在管仲家中生了一肚子的闷气,一路上长吁短叹,觉得没有脸面回家见自己的妻子老小。第四天的中午,他到了家。一进村子,人们就一哄而散。路遥觉得很奇怪,可他也没怎么在意,人穷了就是被人看不起。等来到自己的大门前,路遥一下子惊呆了,原来的废墟地上,坐落着一套古香古色的新住宅!更让他吃惊的是黑漆大门上贴着封门纸,门旁边还有用火纸扎制的招魂伞,家中鬼哭狼嚎地正在出殡。

路遥不知家中何人故去,急步走进门去。

路遥一进家,哭天嚎地的家人却不哭了,送殡的姑娘媳妇缩成一团,帮忙的人也往两边闪,只有几位上了年岁的家人和哭得死去活来的妻子迎了上来。

路遥外出一个多月,不幸家中遭丧,见家伯家叔们迎了上来,赶紧双膝跪在了地上:“不孝之子外出多日,不知家中何人归天?”

一位上年岁的家伯指着路遥的鼻子问:“侄儿,你有何冤何屈,快与家人回明,免得全家人受惊!”

“家伯家叔,我刚从管仲处来,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幸,请您老人家告知孩儿。”

“你,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这话从哪里讲起?”

“难道你真的没有死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妻子已经扑到了路遥的怀里。

“你胡说些什么,我健健康康,怎能就死呢?”路遥脱掉上衣,让家人观看他胸前下生时带来的红痣,家人这才将有人冒路遥之名运料盖房和运棺木回家之事向路遥说了一遍。

路遥急匆匆奔进灵棚,找来工具,打开运回来就钉死了的棺木,全家人大吃一惊,黄绸子下面盖着位白面书生,书生胸前放着一朵金花,路遥伸手取出金花,摸了一把书生的脸,书生原来是用白银做的,身子也全是用白银铸成。搬出白银,棺底乃一片珠宝。另有一张锦绢,上面用小字写着一首七言绝句,诗曰:

你让我妻守空房,我让你妻哭断肠。
<>自古有来必有往,人非草木岂能忘。

路遥看后已猜透八分,翻过黄绢看到右下角写有“小蛐”二字,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管仲小子和自己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路遥这才赶快将自己在管仲家的经过细说了一遍,全家人听后,真是啼笑皆非。

 

上一篇:金龟吸水

下一篇:朱元璋出世

标签:管仲
故事:管仲的故事
声明:管仲与路遥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