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故事 > 铁公鸡和蜈蚣王

铁公鸡和蜈蚣王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6-09-19 15:59:22

涂州府的西南有个石砬子山,山上盛产半尺长的大蜈蚣。这种大蜈蚣身具奇毒,却是杀疥癣的妙药。涂州知府名叫铁尤基,因为为人刻薄,刮地三尺,所以当地的老百姓恨他,背地里都管他叫铁公鸡。

这个铁公鸡娶的老婆是当朝奸相侯成的女儿,闺房名儿叫侯秀红。她自小身上就长满了鱼鳞般的恶癣,铁公鸡听说石砬子山上的蜈蚣可疗老婆身上的疥癣,就走老丈人的门路,官放涂州,在这里当上了土皇帝。

铁公鸡来到涂州,还没等屁股把椅子捂热,就迫不及待地把崔铁崖请到了府衙。这个崔铁崖号称崔神医,他一查侯秀红的癣情,面露惊诧地叫道:“夫人,您患的这叫鸡爪癣啊!”

都说牛皮癣难治,这鸡爪癣竟比牛皮癣还要难治三分啊。崔铁崖想了半天,提笔开了一个药方子——每天要捉来一雄一雌两只半尺长的红头蜈蚣,把那蜈蚣头放在烧红的瓦片上焙成粉末内服,蜈蚣身子熬汤做药浴用。如果能坚持,三年之后,她身上的鸡爪癣才有痊愈的希望。

别看石砬子山上蜈蚣成千上万,可那大多是半尺以下,两个铜钱一条的草蜈蚣,治癣病的半尺长的红头大蜈蚣,却要一两银子一条。一个月后,这银子花了好几百两,可是侯秀红身上的鸡爪癣却没有明显的好转。

手工蜈蚣

侯秀红可就泥瓦匠收拾家什——不干了。那药浴还好说,又腥又臭的蜈蚣脑袋,真是要多难吃有多难吃。侯秀红吃一口吐一回,这简直就是活遭罪啊。

铁公鸡只好把崔神医又请到府衙。崔铁崖看着面黄肌瘦的侯秀红。他故作神秘地说道:“这办法还真有一个,只不过您得请来一个人,专门能抓大蜈蚣的老药工——蜈蚣爷!”

原来在石砬子山深处的黑风谷中,有一雌一雄两条蜈蚣王,只要能抓到它们其中任何一条,制成药服用三天之后,就可以保侯秀红身上的鸡爪癣全部脱掉。

铁公鸡一听大喜,急忙派人去请。可是蜈蚣爷抓了一辈子蜈蚣,儿子和儿媳最后都死在蜈蚣的口下,孙子小石头一天天地长大,蜈蚣爷金盆洗手,发誓再也不抓蜈蚣了。铁公鸡一听鼻子几乎气歪,命公差上门,把蜈蚣爷和他的孙子小石头用铁链子锁到府衙中。

铁公鸡把惊堂木拍得“啪啪”作响,叫道:“大胆刁民,本大人命你去抓蜈蚣王,这是看得起你,给你三天的时间,要是抓不来蜈蚣王,你就替自己孙子收尸吧!”

看着小石头被如狼似虎的公差关到黑狱中,蜈蚣爷急得老泪纵横,叫道:“大人,想要抓那蜈蚣王我一个人可不成啊!”原来蜈蚣爷是想要个助手。这个最合适的助手就是崔神医啊。崔神医一听要他到黑风谷去抓蜈蚣王,吓得几乎背过气去。还没等推托,铁公鸡一甩袖子退堂了。

崔神医吓得三魂七魄都快飘天上去了。没办法,只得跟屁虫似地和蜈蚣爷来到市场上,先买来了三只成年的乌骨鸡,蜈蚣爷指挥崔神医杀鸡,先把杀出的鸡血装到猪膀胱中,然后去肉留骨,再把鸡骨头用石碾子压成碎沫,制成了三只粗粗的乌骨香后,这才带着一身鸡毛、一手鸡血的崔神医来到了石砬子山的黑风谷。黑风谷中就是蜈蚣王盘踞的老巢。这里毒雾弥漫,暗无天日,可不是一般人敢来的地方。

黑风谷中到处都是湿漉漉的黑石头,石头缝隙里爬满了半尺长的成年蜈蚣。蜈蚣们一见这两个不速之客,一个个张着口边那蟹钳似的红色大毒牙,就要扑过来咬人。蜈蚣爷一掌把胆怯的崔神医推到了前面,崔神医急忙把手中早已点燃的乌骨鸡香乱晃,随着呛人的烟气弥漫,拦路的蜈蚣都被熏得让开了道路。

乌骨鸡就是毒蜈蚣最大的克星啊。把乌骨香点燃自然有驱除蜈蚣的效果。两个人走了两百多步,终于来到黑风谷的谷底。在嶙峋的乱石后面,有一座六尺高的山洞,这里就是蜈蚣王的巢穴。

蜈蚣辫

蜈蚣爷抓了一辈子蜈蚣,深知蜈蚣王的厉害。他从身后取过一只破扇子,命崔神医不停地往洞里面扇烟,崔神医被呛得连连咳嗽,心里也不知道把蜈蚣爷骂了多少遍。蜈蚣爷一见洞里香烟弥漫,赶忙一手拿着竹夹子,一手拿那半根点燃的乌骨香冲进了石洞中。

四五丈深的石洞中都是腥臭的味道。果然在洞底的石头上,爬着一长一短两只巨大的蜈蚣。那只雄蜈蚣王长近两尺,一见蜈蚣爷冲进来,毒牙一张,先对着蜈蚣爷手中的乌骨香就喷出一口毒气,随着蜈蚣爷手中的香火一暗,巨大的蜈蚣王猛地蹿过来,蜈蚣爷一见这只蜈蚣王竟然不怕乌骨香,心中大惊,急忙把鸡骨香一抡,“砰”的一声,正砸在蜈蚣王的头上,蜈蚣王随即被打落在地,蜈蚣爷眼疾手快,手中的长竹夹子一探,正好把那只雌蜈蚣王的脖子夹住。蜈蚣爷一转身,逃出了山洞。

崔神医撅着个屁股,正挥着扇子往洞里扇鸡骨香的毒烟呢。一见蜈蚣爷用竹夹子把雌蜈蚣王夹了出来,刚要直腰,就见那只凶恶的雄蜈蚣王追了出来,蜈蚣王见崔神医傻愣愣地站在洞口,张着毒牙,正要咬他的大腿,蜈蚣爷大喝一声,把那只装满鸡血的猪膀胱丢到了地上。

血呼呼的猪膀胱腥臊刺鼻,雄蜈蚣王果然被吸引过来,它张开毒牙,一口咬到了猪膀胱上。崔神医从鬼门关上转了一圈,吓得怪叫一声后,跑得比兔子都快,一口气跑出了黑风谷。之后他浑身冷汗,就像一瘫泥似的倒在地上。

蜈蚣爷把装在木盒子里的雌蜈蚣王交给铁公鸡,铁公鸡把嘴都笑歪了。果然没用三天的时间,侯秀红身上的鸡爪癣就全部脱掉了。这蜈蚣王果真是药到病除。

蜈蚣爷一见治好了知府夫人的癣病,急忙央求铁公鸡放了小石头,没想到铁公鸡嘿嘿一笑,说道:“只要把另一只蜈蚣王抓来,本大人不仅放了小石头,还要重重地赏你咧!”

再去抓那可怕的蜈蚣王?蜈蚣爷把双手乱摇,说啥也不去了。铁公鸡要的这只蜈蚣王可是给奸相侯成抓的,侯成身上的鸡爪癣可比侯秀红严重得多啊。铁公鸡连哄带吓,最后又要拿小石头开刀,蜈蚣爷被逼到了绝路,没有办法,只得说道:“那你再给我找个助手吧!”这次抓蜈蚣王可不比上一次,要的助手不仅要手脚麻利,而且名字和命相最好能克制蜈蚣王才好。

蜈蚣王找了十几天,找到的人蜈蚣爷一个都不满意。侯秀红一个劲地催促,急得铁公鸡一嘴的火疱。最后,铁公鸡对蜈蚣叫道:“你到底要叫谁去?”

蜈蚣爷一指铁公鸡说道:“最合适的人就是您啊!”

铁公鸡一听刚要骂人,侯秀红从屏风后冲了出来,一把抓住铁公鸡的耳朵叫道:“相公,这可是给你老岳父治病啊,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铁公鸡就跟上刑场一样,跟着蜈蚣爷磨磨蹭蹭地来到黑风谷。蜈蚣爷知道铁公鸡是怕死,一路走,一路给他打气。等来到石洞的洞口,铁公鸡点燃了两只鸡骨香,然后挥动着扇子往洞里扇烟,刚扇了一会,铁公鸡就被呛得涕泪交流,还没等抹一把眼泪,那只巨大的蜈蚣王竟被熏得从洞里自己爬出来。看着蜈蚣王那恐怖的模样,铁公鸡一屁股坐到地上,裤子立刻就尿湿了。蜈蚣爷也没料到蜈蚣王竟会自己出来。他手持长竹夹子,一边晃动吸引蜈蚣王的注意力,一边等着下手的机会。也许是蜈蚣王的王后被抓走的缘故,蜈蚣王的身体干干巴巴的,一点神采也没有,它呆望着蜈蚣爷抬了抬头,脑袋有气无力地垂下了。

蜈蚣爷猛地探出了竹夹子,几乎毫不费力地把蜈蚣王捉住了。铁公鸡欢天喜地地回到府衙。一个劲地向侯秀红吹嘘自己如何勇敢。头顶泛着红光的蜈蚣王被铁公鸡装到特制的盒子里,派快马送到了京城。铁公鸡正美滋滋地等着升官的好消息呢,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前来问罪的刑部御史刘大人。

原来铁公鸡把蜈蚣王派人送到京城,侯成一见沉疴有治,心中大喜,急忙服下焙成了粉末的蜈蚣头,可刚服下就觉得头晕眼花,当时就瘫倒再地,半个时辰后,他就浑身冒黄水,一命呜呼了。

候成可是一国的相宰啊,身中蜈蚣毒毙命,这还了得?一时朝野震动。侯秀红哭得满脸都是鼻涕,接着大发雌威,用指甲把铁公鸡挠了个满脸花。

铁公鸡、蜈蚣爷和那个被吓病的崔神医都被抓了起来。经刘御史一审,蜈蚣爷他们三个人都是连声喊冤。崔神医连声叫道:“御史大人,我的药方绝对没有问题,侯夫人就是一个治好病的先例啊!一定是蜈蚣爷抓来的蜈蚣王有问题!”

蜈蚣爷高叫道:“他胡说,是铁大人亲眼看着我抓的!”

铁公鸡更是难受得顿足捶胸,他的前程都掌握在侯成的手里,他怎么能害自己的岳父老泰山呢!

刑部的刘御史可是个好官,他点了点头说道:“你们三个就不要互相推诿责任了!”他转头命刑部捕快押着蜈蚣王三个人带路,先到黑风谷调查一下,看看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蜈蚣爷、铁公鸡和崔神医一人手里点上了一只乌骨香,领着五名刑部的差役来到阴暗的黑风谷。几名差役把蜈蚣洞里洞外都查了一个遍,什么异常情况都没有发现,正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差役忽然“咦”了一声,他发现洞口旁边的石头缝里有异常情况,那里竟长了一只快要干瘪的菌蘑梗,可是菌蘑的蘑菇盖已经不见了,深绿色的蘑菇梗显然有毒。

蜈蚣爷一见,惊得大叫了一声,这可是山里最毒的毒蘑菇——阎王脸啊。仔细看蘑菇梗,那梗上还有被蜈蚣王的毒牙咬过的痕迹!

别看蜈蚣王是剧毒之物,可是它吃了阎王脸也是要被毒死啊。想起那天蜈蚣王奄奄一息的样子,蜈蚣爷把脚一跺,终于明白过来,蜈蚣王后被抓,蜈蚣王一定是伤心到了极点,在铁公鸡往洞里扇乌骨香烟的时候,它也知道自己的末日就要到了,这只蜈蚣王竟把剧毒的阎王脸蘑菇一口口吃下去了。

报仇的手段有很多种,没想到这蜈蚣王用的办法是先毒死自己,然后再用自己的身体毒死拿它当药的人。这报仇的办法真的太可怕了。

蜈蚣爷突然大叫一声,他从兜子里掏出暗藏的匕首,猛地顶在了铁公鸡的脖子上。蜈蚣爷牙齿咬得吱吱响,不管侯成是怎么死的,首先,他这个抓蜈蚣的药工铁定是要给那个老奸相抵命了,蜈蚣爷叫道:“铁公鸡,你这个坏官,你害我祖孙分离,我要杀了你……”

差役们抬着蜈蚣爷和铁公鸡的尸体回到了府衙,把那阎王脸的毒蘑菇梗往桌子上一放,刘大人也愣住了。蜈蚣王自己服毒毒死了侯成,世界上还有比这更诡异的事吗?

刘大人望着铁公鸡和蜈蚣爷的尸体,只觉得心中一阵阵的绞痛——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逼急了的老百姓也是会造反的啊!

标签:妖精
故事:妖精的故事
声明:铁公鸡和蜈蚣王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