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汉宫雨血

汉宫雨血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7-09-21 15:32:27

西晋愍帝建兴三年(公元315年)三月的一天,汉朝都城平阳忽然下了一场红色的雨。阵雨过后,东宫庭院中到处是残存的雨迹,看上去犹如斑斑的血痕。皇太弟刘义见了,心里不免一惊。

这时太傅崔玮和太保许遐悄悄来到他的身边。崔玮小声地说:“天降血雨,必是凶兆。这凶兆恐怕要应在殿下身上。”刘义又是一惊,转身看着他们。

许遐说:“当初,殿下以社稷为重,把皇位让给兄长。现在皇子刘粲已经长大,又担任相国,皇上早有改立东宫之念。殿下要是不先下手,难免杀身之祸。请殿下速派刺客杀死刘粲,以绝后患。”

刘义大惊失色,连连摆手说:“不行,不行。”

东宫舍人荀裕躲在一根廊柱后,听到他们的话,急忙跑去禀告汉帝刘聪。刘聪下令逮捕崔玮和许遐,并派冠威将军卜抽率兵监视东宫,禁止刘义参加朝会。

刘义惶惶不可终日,连夜起草了一份奏章,极力赞美刘粲,并请求把自己贬为庶人,立刘粲为太子。抽压下奏章没有奏报。几天以后,崔玮和许遐被处死。

西晋愍帝建兴四年(公元316年)正月,刘聪让刘粲暂时代理朝政,他自己则经常在后宫饮酒作乐。中宫仆射郭猗和中护军靳犟都同刘义有宿怨,二人乘机对刘粲说:“相国是皇上的嫡长子。皇太弟时刻担心相国有朝一日会取代他的位置。听说他策划在三月上旬发动政变。如果他的阴谋得逞,相国将无立足之地。这件事,大将军从事中郎王皮、卫军司马刘悖也知道。”

刘粲便派人去叫王皮和刘悖。郭猗连忙出宫,在路上截住王皮和刘悖,像煞有介事地问他们:“皇太弟谋反,你们参与了吗?”

二人一听,吓了一跳,连忙说:“没有哇。”

郭猗装出一副很同情的样子,说:“你们如果被牵连进这件事,要遭灭门之祸的。”他说着,还挤出几滴眼泪。

王皮和刘悖连忙跪下,请求郭猗救救他们。

郭猗说:“我替你们着想,你们可要听我的。相国如果问你们,皇太弟是否有谋反的事,你们就说有。如果相国斥责你们为什么不主动禀告,你们就说这是皇上父子兄弟之间的事,我们害怕蒙受挑拨离间的罪名,所以不敢说。这样相国就不会怪罪你们了。”

刘粲把王皮和刘悖分别召进宫内讯问,两人都说刘义谋反。刘粲于是对郭猗的话深信不疑。靳犟唯恐没有直接证据,不能把刘义置于死地,便对刘粲说:“去年三月雨血之后,皇上虽然软禁皇太弟,却没有治他的罪,可见皇上并不相信皇太弟谋反,所以,我们一定要拿出真凭实据。请相国先把监视东宫的军队撤掉,让皇太弟的宾客自由出入。这些人会替他出谋划策的。我们把他们抓住严刑拷问,拿着供词去呈报皇上,不怕皇上不斩断手足之情。”

刘粲马上下令解除东宫的戒严,派人暗中刺探刘义的言行,可是直到三月上旬过去很久,也没有发现刘义谋反的迹象。九月的一天,刘聪在光极殿宴请群臣,忽然想起很久没有见到刘义,便派人把他叫来。刘义须发皆白,形容憔悴。见到刘聪,便伏地痛哭。刘聪让他入席饮酒,没有提及改立东宫的事。

转眼到了第二年的三月,刘粲还是没有抓住刘义谋反的把柄。于是他让亲信王平去对刘义说:“皇上有密诏,京城将要发生变乱,各宫属官都要内穿甲衣以备不测。”刘义照办。

刘粲连忙让靳犟禀报刘聪,说:“皇太弟马上就要发动政变,他手下的人都已经内着甲衣了。”

刘聪大惊,说:“怎么会有这种事呢?”

靳犟说:“我以前多次提醒过陛下,皇太弟早晚要谋反,陛下不相信我的话。”

刘聪立刻派人去东宫察看,果然像靳犟说的一样。他立即让刘粲率兵包围东宫,捉拿刘义的同党。刘义曾受封大单于,统管氐人和羌人的各部落,这些部落的酋长多在东宫听命。刘粲让靳犟抓来十几个氐人和羌人的酋长,说他们是刘义的同伙。靳犟让狱吏用木枷夹他们的头,用烧红的烙铁烫他们的眼睛。这些人实在受不了酷刑的折磨,只得承认自己和刘义共同谋反。

靳犟又乘机把那些平时和他有嫌隙的几十位大臣诬为刘义的同党。刘聪下令把这些人连同东宫的所有属官全部杀死。

四月,刘聪下诏废黜皇太弟刘义,改封他为北部王。不久,刘义被刘粲的刺客杀死。七月,刘聪下诏立刘粲为太子。

上一篇:陶侃赴任

下一篇:偏爱致乱

标签:西晋
故事:西晋的故事
声明:汉宫雨血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知识链接

晋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