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七国之乱

七国之乱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6-09-25 20:25:45

七国之乱又称作七王之乱,发生于中国西汉初期的公元前154年(汉景帝三年)。当时以被封为吴王的刘濞为中心的七个刘姓宗室诸侯由于不满国家削减他们的权力,所以兴兵引起之内乱,由窦婴、周亚夫所平定。

七国之乱
日期:前154年 地点:黄河流域、中原地区结果:西汉中央政府获胜
参战方 西汉中央政府 吴、楚等七国
指挥官和领导者 汉景帝、周亚夫、窦婴 刘濞、刘戊
兵力 不详 800,000
伤亡与损失 不详 不详

 七国世系

 

七国之乱背景原因

当时,由于天子奉行黄老之道“无为而治”,使刘姓宗室诸侯的势力日益壮大,于是骄纵起来,处处与朝廷对抗。

汉文帝时,获得大夫贾谊的建议,已感到同姓藩国的威胁,便开始了削弱诸侯势力的行动。

汉景帝初年,御史大夫晁错向汉景帝建议加强中央权力,实行削藩政策,景帝听从,引起那些早就想反叛的诸侯王们的不满,尤其是吴王刘濞。因为汉景帝还是皇太子时,因细故纷争用棋盘击死了吴王的世子。

吴王刘濞、楚王刘戊为首的七国藩王叛变,七国是指吴、楚、赵、胶东、胶西、济南、菑川。他们以“诛晁错,清君侧”为借口,欲夺景帝帝位,景帝在众臣的压迫下被迫腰斩晁错,而七国之乱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吴王还自立为皇帝。景帝无可奈何,只得派太尉周亚夫、大将军窦婴率军镇压,用了3个月的时间,终于平定了七国之乱。而且汉景帝又借机削弱诸侯国领土和把诸侯任免官吏的权利收回,自此,诸侯名义上是封君,但已失去政权了。

七国之乱经过

奕棋事件

汉文帝时,吴国世子刘贤入宫朝见皇帝,并得到许可去见皇太子刘启(日后汉景帝)。与皇太子启喝酒、下六博棋时,吴世子在棋桌上争胜,态度不恭,皇太子启愤而拿起棋盘重砸吴世子头颅,当场将他砸死。汉文帝敕命尸体送回去埋葬,到了吴国,吴王刘濞大怒,说道:“天下都是刘家的,死在长安就埋在长安,何必送回吴国埋葬!”遂又把尸体送回长安埋葬。

儿子被太子刘启误杀后,吴王从此不遵守诸侯对天子的礼节,称病不朝。朝廷知道他是因儿子被杀才如此,就拘押了吴国使者。吴王惶恐不安,开始起了反叛之心。后来,吴王派使者代他秋季朝觐,皇帝又问起吴王,使者回答说:“吴王实际上并没有生病,只是因为朝廷禁锢了好几个吴国使者,吴王害怕,所以才假装生病。请陛下捐弃前嫌,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于是汉文帝就赦免了吴国使者,又赐给吴王几案和手杖,体谅他年老,可以不再朝觐。吴王得以免罪,谋反的意图也就打消了。

然而吴王封国的所在地有铜、食盐,百姓不必缴纳赋税;凡是戍边兵役的,都给予相当的薪水;逢年过节,对有才能的人予以慰问,对普通人民也时有赏赐;其他郡国司法官要来吴国逮捕罪犯,刘濞都公然拒绝,俨然不臣之藩。这种情形延续了四十多年。

晁错之纠弹

御史大夫晁错多次上书指责吴王的过错,建议削夺吴国的土地,因为自己儿子杀死对方儿子的关系,文帝总是不忍心惩罚吴王,因此吴王更加骄横。到了景帝即位,晁错劝说景帝尽早削夺吴王的土地,因为吴王早晚都会谋反。后来,景帝因楚王刘戊在为薄太后服丧期间淫乱,削夺了楚国的东海郡。另外,赵王犯罪,被削夺了常山郡;胶西王刘卬因为卖爵有舞弊行为,被削夺六个县。

吴王担心封地不断被削夺,于是策划反叛。考虑到诸侯中没有能够一起商议此事的,听说胶西王勇敢,喜好兵法,诸侯都怕他,于是派中大夫应高劝说胶西王说:“现在天子任用奸臣,听信谗言,削夺诸侯封地,对诸侯的处罚很重,而且日甚一日。吴国和胶西国是有名的诸侯国,一旦被怀疑,以后就无宁日。听说大王因为卖爵的事受到谴责。据我所知诸侯有罪,但不至于要削夺封地,朝廷的目的恐怕不仅仅是削夺封地!”胶西王说:“那你认为怎么办才好?”应高说:“吴王自认为和大王有同样的忧患,他愿意顺应时势,舍身为天下铲除祸害,大王意下如何?”胶西王大惊失色地说:“我怎敢这样做呢!陛下虽然逼得急,但那只有死路一条,怎敢反叛朝廷!”应高说:“御史大夫晁错迷惑天子,侵夺诸侯,诸侯都有反叛之意,愤怒已到极点。吴王对内以清君侧、诛晁错为名,对外出兵追随大王车乘之后,纵横天下,大军所向,无不降顺,所到之处,莫敢不服。大王只需说一句话,吴王就率楚王攻下函谷关,守住蒙阳、敖仓的粮食,抵挡汉兵,修治军营,以等待大王的到来。大王如果真的能来,那么天下就可统一。两个君主分割治理天下,不也是可以的吗?”胶西王也就同意了,接着,吴王联合楚王戊、胶东王雄渠、菑川王贤、济南王辟光、赵王遂等,发动叛变,史称“吴楚七国之乱”。

代罪羔羊晁错

七国乱事一起,景帝听从窦婴、袁盎等意见,杀了晁错,以息事宁人、委曲求全。然而吴王已谋反数十年,以诛晁错为名,借朝廷削地发难,本意并非真的为诛杀晁错,因此乱事并不止息。景帝派遣袁盎通告七国,诸王仍不罢兵,继续西进。

乱事结束

景帝遣大将军窦婴守荥阳、太尉周亚夫东征平叛,周亚夫出师前,提出用梁王刘武军队拖住吴、楚主力,寻找时机切断对方补给之略,后梁王受到吴楚压迫,不停向周亚夫求救,但周亚夫按兵不动,用轻骑兵截断了吴楚军的粮食供给。缺粮的叛军反扑未果,终于崩溃。叛乱历时三个月即被平息,吴王兵败自杀,其他叛王亦多自杀或被斩杀。七国之乱平定不久,景帝颁布新令,使诸侯王不能自治其国,诸侯无权过问王国之政事,王国行政权、官吏任免权悉归中央,另又留部分封王于京师长安,不让他们前往各自的封国。
 

  七国之乱形势图

七国之乱故事

汉文帝的时候,吴国的太子人京朝见,得以陪伴皇太子喝酒赌博。吴太子赌博的时候争棋,态度不是很恭敬,皇太子拎起棋盘就把吴太子砸死了。

朝廷把吴太子送回吴地安葬,吴王刘濞生气地说:“天下都是刘家的天下,死在长安就葬在长安好了,何必送回来?”又送回去,葬在长安。

吴王从此以后,对朝廷的礼节就不再周到,后称病不去朝见。文帝没有追究,吴王又在他的封地征收赋税,窝藏罪犯。

晁错屡次上书陈说吴王的过错,提出削减他的封地。文帝宽厚,不忍心处罚吴王,吴王因此更加骄横。景帝继位后,晁错又劝说景帝,景帝让群臣在朝廷上讨论。吴王听说后,怕朝廷削减他的封地,就想起兵谋反。

后来朝廷决定削夺吴国的会稽、豫章两郡,诏书送到吴国,吴王立即起兵。杀死了朝廷任命的俸禄两千石以下的宫吏,吴王起兵后,胶西、胶东、菌川、济南、楚、赵也跟着造反,—共七个诸侯国,史称“七国之乱”。

吴王征发了所有的士兵,在吴国下令说:“我今年六十二岁了,亲自率领军队;我的小儿子十四岁,也跟着军队打仗,凡是年龄大到像我—样,小到像我小儿子—样的,都从军出征。”—共发动了二十多万人,吴王在广陵起兵,向西渡过淮河,与楚国的军队会合,—起进攻梁国,节节胜利,梁王被迫退到睢阳城据守。吴王还给各诸侯送去檄文,列举晁错的罪名,借口诛杀晁错,想与各诸侯联合,当初,汉文帝临终前,告诫还是太子的景帝说:“假如国家有事,周亚夫是真能领兵打仗的。”等到七国反叛的消息传来,景帝就任命中尉周亚夫为太尉,统率36位将军带兵前去迎击吴、楚叛军;又派遣曲周侯郦寄攻打赵国,派将军栾布攻打围攻齐国的叛军。景帝又召回窦婴,任命他为大将军,让他屯兵荥阳,监督前往齐国赵国的汉军。

晁错—向与吴相袁盎关系不好。袁盎曾收取吴王的财物,现在吴王造反,晁错趁机想治袁盎的罪。袁盎害怕,想办法见到景帝。为景帝出主意,说:“吴王和楚王互相写信,说高皇帝分封同姓子弟,各有封地,如今奸臣晁错擅自贬谪诸侯,削夺他们的封地,所以他们才造反,准备—起向西进军诛杀晁错,恢复原有的封地才罢休。现在的办法,只有杀死晁错,派出使者赦免吴、楚七国,恢复他们原有的封地。那么,不用打仗,就可以让七国的军队休兵了。”

七国之乱

七国之乱

景帝听了,沉默了很久,说:“不知道这样是否真的有效。我倒不会舍不得用他—个人向天下谢罪的。”

袁盎说:“我的计策就是这样,全凭皇上自己考虑。”

景帝就任命袁盎为太常,秘密收拾行装,做出使的准备。

过了十多天,景帝让丞相、中尉、廷尉上书弹劾晁错:“辜负皇上的恩德和信任,想疏远皇上与群臣、百姓的关系,又想把城邑送给叛逆的吴国,不守臣子的礼节,大逆不道。晁错应当腰斩,他的父母、妻子、儿女、兄弟不论老幼全部处死。”景帝批复:“同意。”

晁错却什么也不知道。景帝派中尉召晁错,骗他上车走过街市,就在那儿将他处斩了,当时晁错还穿着上朝的宫服。

谒者仆射邓公当时担任校尉,向景帝上书分析军事形势。邓公觐见景帝时,景帝问他:“你从军中来,听到晁错被杀、吴国和楚国罢兵没有?”

邓公说:“吴国要叛乱已有几十年了,他是因为朝廷削减他的封地而发怒,真正的目的并不在晁错,只是拿诛杀晁错为借口而已。现在晁错被杀,我担心天下士人都会紧闭嘴巴,不敢再向朝廷进言了。”

景帝问:“为什么呢?”

邓公说:“晁错担心诸侯过于强大,朝廷不能约束,所以请求削减诸侯的封地,这是造福子孙后代的好事。谁知才刚刚实行,他就被杀了。朝廷这样做,是内堵忠臣之口,外替诸侯报仇,我认为陛下不该这样做。”

于是景帝发出长叹,说:“你说得对,我也后悔杀了晁错!”

景帝派袁盎与吴王的侄子刘通为使者出使吴国。袁盎、刘通到达吴国,吴军和楚军已开始进攻梁国的防御工事了。因为刘通是吴王的亲戚,就先进去见吴王,让他跪拜接受皇帝的诏书。

吴王听说袁盎来了,猜到他要劝说自己撤兵,就笑着回答说:“我已经做了东方的皇帝了,还要向谁跪拜?”吴王不肯见袁盎,而将他留在军营中,想强迫他担任吴军的将领。袁盎不答应,吴王就派人把他看押起来,准备把他杀了。袁盎找到机会逃脱,逃回来向景帝报告具体的情况。

周亚夫对景帝说:“楚军剽悍机动,很难在正面交锋中打败他们。我建议放弃梁国,先断绝吴、楚军队的运粮通道,这样才可以制服它们。”景帝同意了。

周亚夫接连乘坐六辆驿站的马车,将去荥阳与大军会合。刚走到霸上,赵涉拦住上路,劝说周亚夫:“吴王—向富有,早就收买了—批不怕死的勇士。现在得知将军将要出发去前线。他—定会在崤山、渑池之间地势险要的地方安排刺客对付您。况且军事行动必须隐秘,你不如改变路线往右走,过蓝田,出武关,然后抵达洛阳。这样虽然绕—点路,但相差不过—两天,却可以直接进人洛阳的武库,擂响库中战鼓。参与叛乱的诸侯听到了,会以为将军是从天而降呢!”

周亚夫就按照他的计策改变路线,到达洛阳高兴地说:“七个诸侯国—起反叛。我乘坐驿站的马车到达这里,居然毫发无伤,真是自己也没有想到。现在我已经占据荥阳,荥阳以东的地区就没有什么值得担忧的了。”

然后派出宫吏在崤山、渑池之间搜索,果然抓住了吴国的伏兵,于是就奏请景帝,让赵涉担任护军。

周亚夫往东北行军,到达昌邑。吴军猛攻梁国,梁王多次派使者向周亚夫求救,周亚夫都不答应。梁王又派使者向景帝告状,景帝就派人诏告周亚夫,让他救援梁国。周亚夫不接皇帝诏书,仍让坚守营垒,不让军队出战,但却命令弓高侯韩颓当等人率领轻装骑兵,从淮泗口穿出,断绝吴、楚军队的后路,堵塞吴、楚军队的运粮通道。

梁国让中夫大韩安国及楚国张尚的弟弟张羽为将军。张羽作战勇猛,韩安国老成持重,这才得以稍稍挫败吴军。吴军想向西挺进,但因为梁军据守着城池,便不敢绕过去继续向西。于是吴军就前来进攻周亚夫的军队,两军在下邑相遇,吴军求战,周亚夫坚守营垒不肯出战。吴军粮道断绝,士兵饥饿,屡次挑战,周亚夫始终不肯应战。周亚夫的军营中,夜里突然受惊扰而骚动,自己人互相攻击,喧闹到了周亚夫的大帐附近,周亚夫仍然躺着睡觉。过了—会儿,扰乱就又自动平息了。

吴军向汉营垒的东南方调集军队,周亚夫却下今加强西北方向的防御,不久,敌人的精锐士兵果然突袭西北方,却因汉军早有防备,不能攻人。吴、楚士兵有许多被饿死,或者背叛离散,于是吴王率领军队撤退。

周亚夫派出精锐部队追击,大败敌军。吴王刘濞丢下他的军队,与几千名勇士—起连夜逃跑,楚王刘戊自杀。

吴王丢掉军队自己逃跑,吴军也就崩溃了,各部队逐渐向周亚夫和梁国的军队投降。吴王渡过淮河,往丹徒逃亡,想借东越门自,他这时大约还剩下军队—万多人,并召集逃散的士兵。朝廷派人用好处收买东越首领,东越首领就骗吴王出来慰劳军队,然后让人刺杀了吴王。

吴、楚军队已经战败,其他诸侯见大势已去,不是向朝廷投降,就是据城死守。后来胶西王向汉军投降,在军营前自杀。胶东王、菌川王、济南王也都被处死。赵王据守邯郸城,后来汉军引水淹邯郸,城墙被泡坏,赵王就自杀了。七国之乱当年就被朝廷平定。

上一篇:魏齐辩宝

下一篇:萧何下狱 

标签:西汉
故事:西汉的故事
声明:七国之乱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知识链接

汉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