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故事 > 党锢之祸

党锢之祸

来源:百科故事网时间:2016-11-08 11:44:54

汉桓帝元熹二年(公元159年),桓帝依靠宦官将政权从外戚梁冀手里夺过来以后,论功行赏,将单超、徐璜、具瑗、左、唐衡都封侯,称为“五侯”。从此政权又落在以五侯为首的宦官手里。

五侯跟外戚梁冀一样胡作非为,骄横跋扈。当时老百姓流传着一句刻画他们形象的歌谣说:“左 有回天之力,具瑗是唯我独尊,徐璜的威风如卧虎,唐衡的势力像大雨。”他们竞相修建宅第,追求豪华奢侈,任命亲信当官,搜刮百姓财富,暴虐无道,民不聊生。

当时朝廷的许多士族地主出身的官员,因不满宦官掌权,主张改革朝政,限制宦官专权。还有一批中小地主出身的太学生因政治腐败,找不到出路,也反对宦官专权。

太学学生共有3万多人,郭泰和贾彪是他们的首领。他俩和李膺、陈蕃、王畅等人经常聚集在一起评论朝政。当时流行这么一句赞美他们的话:“天下楷模是李膺,不怕强梁横暴是陈蕃,才智出众是王畅。”于是朝廷群臣都害怕受到他们的舆论谴责,争先恐后地登门与他们结交。

李膺性格耿直,为人严肃正直,尤其痛恨宦官。他当了司隶校尉以后,有人向他告发宦官张让的兄弟、野王县令张朔贪污残暴,品行恶劣。李膺立即查办张朔,张朔慌忙藏到哥哥张让的家里。李膺不畏强权,带着手下径直来到张让的家里搜查,结果在隐蔽的夹墙里搜出张朔,当即将他逮捕入狱,进行审问。李膺听完张朔的供词后,没有经过桓帝的批准立即将他处死。当时,朝廷政治腐败,许多大臣都畏惧宦官的权势不敢得罪他们,因而法纪废弛,只有李膺敢挺身而出维护朝纲,因此他的声望一天比一天高。许多读书人纷纷去拜见他,但因为李膺不喜欢招待宾客,要见他很难。

第二年,有个叫张成的方士(搞迷信活动的人)跟宦官来往密切,因而时常能够打探到一些朝廷机密,一次,他从宦官侯览那里得知朝廷即将宣布大赦天下,于是就怂恿自己的儿子去杀人。李鹰把张成父子抓起来了,准备法办。

可是第二天,皇帝大赦天下的诏令就下达了,张成得意洋洋地说:“皇帝的诏书都下来了,我就不相信李膺敢不把我们父子放出去。”

这话传到李膺耳朵里,李膺顿时怒火中烧,说:“张成因原先知道皇帝大赦的诏令今天会下达,故意纵容自己的儿子杀人,这大赦就不应该轮到他身上。”说完,李膺就下令将张成父子斩首。

张成一向用占卜术和宦官结交,连桓帝有时候也向张成询问占卜。张成父子死后,有宦官指使张成的徒弟牢修诬告李膺蛊惑从各地方来京城洛阳求学的学生结成朋党,诽谤朝廷,严重扰乱了社会秩序。汉桓帝果然大怒,当即下令逮捕党人。李膺的案件牵连涉及到的有太杜密、御史中丞陈翔,以及太学学生陈蹇、范滂等200余人。一时间朝廷派出去缉拿党人的使者遍布全国,随处可见。

缉拿党人的诏书下达各郡后,各郡的地方官员立即将那些跟党人有牵连的人上报,有的一个郡上报的人数竟多达好几百人。桓帝发现众多的奏报中只有青州平原相(相,相当于郡的太守)史弼一个党人也没有上报,于是下诏催逼他,催逼多次不成,就派了一个官员去督促他,叫他限期向朝廷汇报,他属下的官员甚至因为这件事情还受到了鞭刑的严厉处罚。尽管如此,他还是无动于衷。青州派来一个官员亲自来到平原查问。

那个官员把史弼找去,质问他为什么不报党人的名单。史弼反问道:“我们这里没有党人,叫我怎么报?”

那官员把脸一沉说:“青州6个郡,那5个郡都有党人,难道平原郡就会没有?”

史弼回答说:“划分州郡界限,水土不同,风俗也不一样。其他郡国都有,平原国恰好没有,怎么能够相比呢?如果硬要陷害无辜,那么我们平原国的人,家家户户都是党人。但是我就是死也不能干诬陷无辜的事情呀。”

那官员被他反驳得勃然大怒,立即将史弼和他的下属官吏送到监狱囚禁,然后弹劾史弼。

陈蹇是太学生里很有名望的一个人,他的名字也就理所当然地被划到党人的名单里去了。有人劝他赶快逃走,陈 并不害怕,说:“我不到监狱,大家都没有依靠。”于是,自己前往监狱请求囚禁。范滂也主动进了监狱。

与李膺齐名的杜密,当时被人们并称为“李杜”,也跟着被捕入狱。

陈蕃多次上书,极力规劝桓帝。桓帝不但不听,反而借口说陈蕃推荐的官员不称职,将他官职也一起罢免了。

陈蕃被免职以后,朝廷群臣都害怕,再也没有人敢替党人求情。只有颍川人贾彪亲自来到洛阳,说服皇后窦氏的父亲窦武出面营救党人。

桓帝的怒气也稍微消解,就派中常侍王甫去监狱里审问范滂等党人。范滂等人颈戴大枷,手腕戴着铁铐,脚挂铁镣。王甫审问他们互相保举推荐到底有什么企图。范滂回答说:“我只是希望通过表扬善良的人,使大家同样清廉;嫉恨恶人,使大家都明白他卑污的地方。本以为朝廷会鼓励我们这么做,从没有想到反而被扣上结党的罪名。”王甫也良心发现,对他们起了同情心,当即下令解除他们身上的刑具。

李膺等人在狱中采取以攻为守的办法,在口供中,又牵连出许多宦官子弟。宦官们也害怕事态继续扩大,用发生日食作为借口,请求桓帝将他们赦免。

汉桓帝永康元年(公元167年),桓帝下诏大赦天下,改年号。200余人虽然全部被释放,但都被打发回老家,将他们的姓名编写成册,分送太尉、司徒、司空三府,终身不许再出来做官。历史上把这次事件叫做“党锢之祸”。

上一篇:李固传

下一篇:黄巾起义

标签:东汉
故事:东汉的故事
声明:党锢之祸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知识链接

汉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