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奇故事 > 地狱变

地狱变(7)

来源:百科故事网作者:〔日本〕芥川龙之介时间:2018-04-13 08:48:37

原来还是那只猴子,它像人一样跪倒在我的脚边,脖子上金铃叮铃作声,正朝我连连叩头。

十四

那晚的事约莫过了半月。有一天,良秀突然到府里来,请求会见大公。他虽地位低微,但一向受特别知遇,任何人都不能轻易拜见的大公,这天很快就召见了。良秀还是穿那件丁香色猎衣,戴那顶皱瘪的乌软帽,脸色比平时显得更阴,恭恭敬敬跪伏在大公座前,然后嘎声地说:

“自奉大公严命,制作《地狱变》屏风,一直在无日无夜专心执笔,已有一点成绩,大体可以告成了。”

“这很好,我高兴。”

不知为什么,在大公俨然的口气中,有一种随声附和没有劲儿的样子。

“不过,还不成。”良秀不快地低下了眼睑,“大体虽已完成,但有一处还画不出来。”

“什么地方画不出来?”

“是的,我一向绘画,遇到没亲眼见过的事物便画不出来,即使画出来了,也总是不满意,跟不画一样。”

大公带讽刺地说:

“那你画《地狱变》,也得落到地狱里去瞧瞧么?”

“是,前年遭大火那回,我便亲眼瞧见火焰地狱猛火中火花飞溅的景色。后来我画不动天尊的火焰,正因为见过这场火灾,这画您是知道的。”

“那里画的地狱的罪魂、鬼卒,难道你也见过么?”大公不听良秀的话,又继续问了。

“我瞧见过铁索捆着的人,也写生过被怪鸟追袭的人,这不能说我没见过罪魂,还有那些鬼卒……”良秀现出难看的苦笑,又说:“那些鬼卒嘛,我常常在梦中瞧见的。牛头马面、三头六臂的鬼王,不出声的拍手、不出声的张天的大口,几乎每天都在梦里折磨我……我想画而画不出的,倒不是这个。”

大公听了惊异起来,狠狠地注视着良秀有好一会,然后蹙紧眉头叱问道:

“那你究竟要画什么啊?”

十五

“我准备在屏风正当中,画一辆槟榔毛车(一种以蒲席作篷的牛车,为贵族专用。)正从空中掉下来。”

良秀说着,抬头注视大公的脸色。平常他一谈到作画总像发疯一般,这回他的眼光更显得怕人。

“在车里乘一位华贵的殡妃,正在烈火中披散着乱发,显出万分痛苦的神情,脸上薰着蒙蒙的黑烟,紧蹙着眉头,望着头顶上的车篷,一手抓住车帘,好像在抵御暴雨一般落下来的火星。车边有一二十只猛禽,张大尖喙,围着车子……可是,我画不出这车子里的嫔妃。”

“那……你准备怎么样?”

大公好像听得有点兴趣了,催问了良秀。良秀也像上了火似的,抖索着红红的嘴唇,又像说梦话似的重复了一遍。

“我画不出这个场面。”然后,又咬一咬牙:“我请求一辆槟榔毛车,在我眼前用火来烧,要是可以的话……”

大公脸色一沉,突然哈哈大笑,然后一边忍住笑,一边说:

“啊,就照你的办,没有什么可以不可以。”

那时我正在大公身边伺候,觉得大公的话里带一股杀气,口里吐着白沫,太阳穴隐隐跳动,似乎传染了良秀的疯狂,不像平时的样子。他说完话,马上又像爆炸似的,嗓门里发出格格的声音,笑起来了。

“一辆槟榔毛车,被火烧着,车上一位华贵的女人,穿着殡妃的服装,四周包围着火焰和黑烟,快将烧死这车中的女子……你想象出这样一个场面,真不愧是本朝第一大画师,了不起啊,真了不起!”

良秀听着大公的话,忽然脸色苍白,像喘息似的抖索着嘴唇,身体一软,忙把双手撑在地上。

“感谢大人的鸿恩。”他用仅能听见的低声说着,深深地行了个礼。可能因为自己设想出来的场面,由大公一说,便出现在他眼前来。站在一旁的我,一辈子第一次觉得良秀是一个可怜的人。

十六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大公依照诺言,把良秀召来,让他观看火烧槟榔毛车的场面。可不是在掘川府,地点是挑了一个叫化雪庄的地方,那里是一座在京师郊外的山庄,从前是大公妹子住的。就在这山庄里,布置了火烧的场面。

这化雪山庄已不能住人,广大的庭园,显得一片荒凉,大概是特地选这种无人的场所的吧。关于已经去世的大公妹子,也有一些流言飞语,据说每当没有

上一篇:毛虫

下一篇:人椅

标签:悬疑故事
故事:
声明:地狱变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