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驻春园 > 第二十回 侠客阻行旌蹇遭伏莽 流徒除解镣亨通班荆

第二十回 侠客阻行旌蹇遭伏莽 流徒除解镣亨通班荆

书籍:驻春园作者:吴航野客 时间:2016-10-27 00:18:15

词曰:

奔波不惮将书带,释纷始表男儿概。那知偏遇黑旋风,腰缠解,孤身在,穷途撞入强梁界。非与潢池同一派,独泊祇欣无阻碍。流人闻报此经过,兵一队,马一队,劈开手镣驮归寨。

右调《天仙子

却说王慕荆领了生书,即日启程,向长安而去。一日,行到山东地方,歇了客店,不期狂雨大作。那一夜适有窃盗,将慕荆行囊负去。次早慕荆起来,见了行李不在,遂慌忙遍寻,不知去向。乃跌足道:“我受知己之託,一旦至此,连身上盘缠皆空。但到得京师,亦愿相与,曾荣我友人封书亦被窃去,如何是好?”须臾想道:“近闻此大义山有一伙哨聚,日夜在山下劫人财物。此山乃北京通衢,凡发配罪人,皆从此经过。莫若投入伙中,或得遇着公子经过山下,别生区处,岂不是妙?”主意已定,遂向大义山而来。

果见一伙巡哨,慕荆遂将投充情由对诸众伙说了。那一伙见慕荆状貌非常,山中正少元帅,遂奉慕荆为主帅。慕荆命众人日夜巡缉,凡有罪发配的,俱要通报,切不可妄伤一人。众人领命在山下巡缉,不敢虏掠平人,远近皆服。日挨一日,祇等黄生到来。

却说黄生自同押差起解,是夜歇在店中。将绿筠所赠,不识何物,取出来拆开一看,但见一缄书信,祇见上面写云:

妾吴绿筠裣衽百拜,谨致书于大三元夫婿玉史黄公子文几:

昔者先严在日,与尊翁大人朝夕以诗酒相过,亲连姻娅之情。继之而尊翁退居捐馆。斯时也,公方七岁,妾甫六龄。先君在日,每有道及此事,未尝不感慨欷歔:也。乃不数年,亦以在官淹滞。临别切切遗言,妾心佩之不忘。尔时挚眷归里,虽荷尊堂致书寻约,奈家慈以子母孤孀,不甘远别,此事竟以中阻。嗣后,君居浙右,妾处江南,天涯隔阻,消息茫茫。妾以闺壶少娃,欲言无自,此待字深心,埋藏十载,君皆不得而知也。因是顿忘旧好,爰缔新交,停琴拾帕于故园,访迹卖身于异地,意中所属,全非十年待字者矣。孰意天缘巧合,君之意中人,少时与妾缔交,客岁以家中值难,寄迹敝庐。花晨月夕,不肯说出此段机缘。佳人举止,未易窥测。已不谓名流作事动关耳目,花朝月下错认投书,遂使经年所讳,一旦皆知。于是两人一心,共倾衷愫。既沥肺腑之私,爰订终身之好。从今以始,以为可以聚首一生,百年成对矣。讵料意外风波,周家作难。此时公子意中岂计及偕奔之事?乃昔以礼自持,偏会教人权遁。风流有债,致使翩翩公子前则辱身,后则贾罪。妾以少不更事,祇知设策机宜,乃致累君及云姐。事已至此,悔亦何言!公子正宜努力前驱,便途燕邸,顺纳北雍。倘得上苑观花,前既有言,复当如约,与妾矢守贞,以待东床坦腹。外奉白金二百两,少佐行装。君倘不忘旧好,仍念新交,暂且敛翼就途,终能飞鸣天外。临歧唯以小心行李,珍重加餐为嘱。

生看毕,不胜欢喜。把另一封包展开一看,乃是许多银子,于是乃寄怀二姣,口佔有二律云:

孤舟紫墨屿,银烛影依依。

寂念今宵冷,愁从昔日归。

漂零还有债,遇合愿何违。

不语思乡处,峰前月色微。

右句客中怀云娥

不有抛书误,安知旧爱心。

闺中人比玉,灯下字如金。

客逐千山远,愁成一水深。

青衫双泪湿,道路渺难寻。

右句客中怀绿筠

吟毕,次早仍同押差起解。

一日,行到山东地方,遂于大义山经过。忽见树后走出一伙,中有一大汉,忙将生直扶而去。那押差惊得面黑,俯仗伏于地。须臾人散,不知生去向。祇得稟了地方官,报个被盗杀了,领文準了而去。

那一伙扶生到了山中,惊得黄生魂不附体。大汉对生道:“公子切勿惊惶,小弟王慕荆,在此相救。”生停了良久,始醒。慕荆遂将被盗投伙之事说了一遍。生道:“今日救我固妙,若后日事党觉,宁不重弟之罪耶?”慕荆道:“公子勿虑,弟已筹之熟矣。事已至此,须改名换姓,往他乡住了数时。待试期将近,那时弟与兄同到京师,访欧阳内翰。既係友人,或相通声气,求取功名,亦不可知。若获衣锦还乡,重续旧好,岂不妙甚!”生听了,不胜欣幸,遂改姓李,名之华不题。正是:

心已明知难驻足,不妨事急且相依。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