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驻春园 > 第十九回 深心怜燕侣密赠盘缠 援手仗兰交託驰缄札

第十九回 深心怜燕侣密赠盘缠 援手仗兰交託驰缄札

书籍:驻春园作者:吴航野客 时间:2016-10-27 00:18:13

词曰:

夜奔偏遇盗行兇,阻归帆,计成空。褴褛累囚,谁诉难穷途。默念长流人去远,千里外,橐愁空。地分霄壤不相同,面稀逢,梦常通。记得先时,磋切雪窗中。极目关山思救援,劳侠客,一缄封。

右调《江城子》

却说绿筠知云娥出首,幸得风流太守代为减罪,祇配北军,遂修一缄,并具白金二百两,共封一包,祇叫家婢俟生起身之时,密贻于生。恰好云娥归家,强颜见了曾夫人,被曾夫人痛骂一场,祇得吞声忍泪。见了绿筠,不胜懊悔,绿筠为慰藉,仍将自己要致书赠行之情详说一遍。正拟议间,忽为夫人传唤而陈晚饭。云娥、爱月无心喫饭,绿筠祇得自去喫了。

大家正喫饭时,有二家婢进来道:“黄公子在外,要来拜别曾夫人,要求曾夫人一见。”曾夫人道:“我亦何颜相见?请公子退步。”吴夫人道:“年伯母差矣。事已至此,便是曾门佳婿,正宜一见,勉之矢志前驱,无忘旧好。难道周家到此尚有言说!且全未受聘,彼亦无词生波,何故却之?”曾夫人听了吴夫人之言,亦觉有理,遂起身带家婢出到厅前见生。对生道:“年少书生,浪蕩不轨,殊可羞人。但事已至此,公子正宜矢志前驱,恢宏大业,老身仍留东床,待君坦腹。”生云:“晚生癡情狂妄,开罪高明。得蒙老夫人容恕前愆,仍念旧好,晚生铭入五内,终久不谖。”曾夫人又道:“虽是如此说,但公子今日罹难,难道令尊翁老大人都无门人故友,可以代为解围者乎?何不修书达之?”生闻言,便对曾夫人道:“懵懂思未及此,倘非夫人指示,晚生几至忘怀。早岁有友人,复姓欧阳者,名颖,与婿颇称莫逆,现在京中,官居内翰。莫若具书道达苦情,谅渠必能排难。”曾夫人答道:“好极。”遂命家婢取出文房四宝,付生修书。

适绿筠亦在厅喫饭,闻曾夫人外堂见生,早已同吴夫人站在屏风后详闻其事。遂跑到红螭阁,将生与曾夫人问答之言详述了一遍。且道:“公子尚在修书,姐姐莫若遣月妹将小妹所封书及白金一缄,乘间贻之,岂不是好?”云娥遂将包封银子付与爱月,仍一面同绿筠步出外厅,站在屏风之后偷觑。

须臾,生写书毕,复对曾夫人道:“书已封毕,无人可往,奈何?”夫人未及答,恰好爱月在旁,乃说道:“可惜昨日紫墨屿舟人不在此间,彼甚负侠,有託断然无疑。”生听了,不胜欢喜。乃道:“必须此人前去方好,刚纔已同我来门首。”生遂出去招入。半欲寄书缘由对慕荆说了。慕荆道:“今日恨不得插翅代公子效劳,何况北行一事。小弟去也。”曾夫人见慕荆如此说,即命爱月取白金十数两,付与慕荆为盘缠。慕荆乃别曾夫人、黄生而去。

是夜,曾夫人知生明日起解,不忍相离,直挨一夜无眠。次早差押登程,夫人出来相别。生不得已,同押差而去不题。

却说司墨自堂供救生之后,不敢回家,恐尚书重处,遂奔广教寺投宿。见一僧僮在门下,方在扫地。见司墨来得慌忙,便问道:“兄长仙乡何处,高姓大名,甚事着忙到此?”司墨道:“小弟城中人,姓周。”说犹未毕,那僧僮便接口道:“兄长既係城中,曾识我嘉兴黄公子否?”司墨见问,益加仓皇,忙答道:“小弟略识此人,不知师兄问彼何事?”僧僮道:“实不相瞒,黄公子原是敝主公。小弟在家,原名墨奴,祇为跟公子来此拜访友人,不知何意,将小弟寄在本寺。弟亦尝到城探问,竟无人有识者,所以一遇城中人,每每问及。不知足下何以相识?”司墨道:“小弟倘非为黄公子,今日何为到此?”僧僮道:“却是为何?”司墨遂将生前情及私奔受屈,幸得改配北军之事一一说了,且说:“弟恐归家被责,无路可逃,奈何,奈何?”墨奴听了,大哭起来,向司墨深深一揖道:“今日若非足下救我公子,我主僕断无相见之期矣。今足下拟欲奔逃,弟有一处可投。家公子在家时有一位知己,复姓欧阳,同窗读书,皆是小弟服待。前进城探公子消息,闻欧阳相公已中了进士,现为翰林。莫若同小弟往京,投其门下,谅彼决然收留。且公子现今发配北军,途中或得相遇,亦未可知。至于一路盘缠,前日公子付有十余金在弟身边,可无虞也。”司墨道:“这等更妙。”说毕,墨奴遂邀司墨入见长老,祇以生来招为词,即在寺中宿歇。次早,二人遂辞了寺中众人,向北而去不题。正是﹔

閑忙不问荣枯事,万里前程且共行。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