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岳飞传 > 第十五章 乘胜追击

第十五章 乘胜追击

书籍:岳飞传作者:谢凤岗 昭富 时间:2016-10-30 11:45:24

元帅抬眼望下一看,原来不是兀术。元帅大喝道:“你是何人?假冒兀术来诳我!”那将道:“我乃金国大元帅黄柄奴是也。军师防你诡计,故命我假装太子模样,果不出所料。今既被擒,要砍就砍,不必多言。”元帅几声叹息。

元帅因错抓了兀术,退回后营,闷闷不乐。梁夫人道:“兀术既败,粮草无多。必然急速要回,乘我小胜无意提防,今夜必来厮杀。金人多诈,恐怕他一面来与我攻战,一面过江,使我两面受敌。如今我二人分开军政,将军可同孩儿等专领游兵,分调各营,四面截杀,妾身带中军水营安排守御。”

夫妇二人商议停当,各自准备。夫人即便布置守中军的兵将,把号旗用大铁环系住。四面游船八队,再分为八八六十四队,队有队长。但看中军旗号,看金兵哪里渡江,就将号旗往哪里扯起。那些游兵、摇橹的、荡桨的,便飞也似去了。布置停当,然后在中军大桅顶上,扯起一小鼓楼,遮了箭眼。到定更时分,梁夫人令一名家将,管着扯号旗。自己踏着云梯到桅杆顶,离水面有二十多丈。看着金营人马,如蝼蚁相似,那营里动静,一目了然。江南数十里地面,被梁夫人看做掌中地图一般。

那日,兀术回营,喘息不定。坐了半日,对军师道:“南军虚实不曾探得,反折了黄柄奴,如今怎得渡江回去?”军师道:“我军粮少,难以持久。

今晚可出其不意,连夜过江。若待我军粮尽,如何抵敌?”兀术听得,就令大元帅粘没赫领兵三万,战船五百号,先挡住他焦山大营。却调小船由南岸一带过去,争这龙潭、仪征的旱路。约定三更造饭,四更拔营,五更过江,使他首尾不能相顾。众金兵将哪个不想过江,得了此令,一个个磨刀拈箭,勇气倍增。那兀术到了三更,吃了烧羊烧酒,众军饱餐了,也不鸣金吹角,只以胡哨为号。三万金兵驾着五百号战船,往焦山大营进发。正值南风,开帆如箭。

这里金山下宋兵哨船探知,报入中军。梁夫人早已准备炮弓,远者炮打,近的箭射,全要哑战,不许呐喊。那粘没赫率战船驶近焦山,遂一齐呐喊。宋营中全无动静。兀术在后边船上正惊疑,忽听一声炮响,箭如雨下,又有轰天大炮打来,把兀术的兵船打得七零八落,慌忙下令转船,从斜刺里往北而来。这一阵杀得兀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只得败回去了。

那梁夫人在桅顶上看见兀术败进黄天荡,把那战鼓敲得不绝声响。

原来这黄天荡是江里的一条水港。兀术不知水路,一时杀败了,遂将船收入港中,实指望可以拢岸,哪里晓得是一条死水,无路可通。韩元帅见兀术败进黄天荡去,不胜之喜,命二公子同众将守住黄天荡口。

韩元帅回寨,梁夫人接着,诸将都来献功。苏德生擒了兀术女婿龙虎大王,霍武斩得金将何黑闼首级。其余有夺得船只军器者,擒得金兵金卒者,不计其数。元帅命军政司一一记录功劳。命后营取出黄柄奴,将龙虎大王一同斩首,和何黑闼的首级,一齐号令在桅杆上。是时正值八月中旬,月明如昼。元帅见那些大小战船,排作长蛇阵形,有十里远,灯球火光,照耀如同白日,军中欢声如雷。

韩元帅因得了大胜,心内十分欢喜。又感梁夫人登桅击鼓一段义气,忽然要与梁夫人夜游金山看月,梁夫人陪韩元帅趁着水光月色来到金山。

二人徐徐步上山来,早有山僧迎接。韩元帅吩咐将酒席摆在妙高台上,同夫人上台赏月。二人对坐饮酒,韩元帅在月下一望,金营灯火全无,宋营船上灯球密布,甚是欢喜,不觉有曹公赤壁横槊赋诗的光景。故二人举起大杯,连饮数杯。

兀术大败之后,剩下二万人马,四百来号战船。败入黄天荡,差人探听路途。拿得两只渔船到来,兀术好言对渔户道:“我乃金邦四太子,因兵败至此,不知出路,烦你指引,重重谢你!”那渔翁道:“我们世居在这里,这里叫做黄天荡。河面虽大,却是一条死港。只有一条进路,并无第二条出路。”兀术闻言,方知错走了死路,心中惊慌。经与众王子、元帅、平章等商议,遂写书一封,命一小卒送往韩元帅帐中请和。

有旗牌官报知元帅,元帅传令唤进来。小卒进帐,呈上书札。左右接来,送到元帅案前。元帅拆书观看,上边写道:

情愿求和,永不侵犯。进贡名马三百匹,买条路回去。

元帅看罢,哈哈大笑道:“兀术把本帅当作何等人也!”写了回书,命将小卒割去耳鼻放回。小卒负痛回船,报知兀术。兀术与军师商议,无计可施,只得下令拼死杀出,以图侥幸。次日,众金兵呐喊摇旗,驾船杀奔江口而来。

那韩元帅将小卒割去耳鼻放回,料得兀术必来夺路,早已下令,命诸将用心把守。那兀术带领众将杀奔出来,只见守得铁桶一般,火炮弩箭齐来,料不能冲出。

兀术欲与韩元帅讲和,韩元帅不肯讲和,又不能冲出江口,只得退回黄天荡,心中忧闷,对军师道:“我军屡败,人人恐惧。今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岂不死于此地!”军师道:“事已急矣!不如张挂榜文,若能解得此危者,赏以千金。或有能人,亦未可定。”兀术依言,命写榜文召募。不一日,有小卒来报有一秀才求见,说是有计出得此围。兀术忙叫请进来相见。

那秀才进帐来,兀术出座迎接,让他上坐,便道:“我被南蛮困住在此,无路可出,又无粮草。望先生教我!”那秀才道:“行兵打仗,小生不能。若要出此黄天荡,有何难处!”兀术大喜道:“我若能脱身归国,不独千金之赠,富贵当与先生共之!”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