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岳飞传 > 第十一章 岳云投军

第十一章 岳云投军

书籍:岳飞传作者:谢凤岗 昭富 时间:2016-10-30 11:37:21

军师道:“臣今打听得岳飞侍母最孝。他的母亲姚氏并家小,现今住在汤阴。目前我们在此相持,他绝不提防。我今出其不意,悄悄地引兵去,将他家属拿来,到时候便由不得他了。

再说岳飞府中大公子岳云已十二岁,出落得一表人才,威风凛凛。岳老太太先前也曾请了几个先生教他读书,无奈这岳云天资聪敏,先生提了一句,他倒晓得十句,那些师傅几次都被岳云难倒,故纷纷引咎辞馆。因无先生可教,他便每日里翻阅兵书战策。他原是将门之子,体力过人,终日使枪弄棍。叫家将置了一副盔甲,家中自有弓箭枪马,常常带了家将,到郊外打猎取乐。有时同家将到教场中,看刘都院操兵。岳老太太爱如珍宝,李夫人也禁他不得。

一日,岳云命家将打造两柄银锤。家将领命,叫匠人打了一对三十斤重的。岳云嫌轻,重新打造,直换到八十二斤方才称手。天天私自习练。

光阴易过,不觉岳云已是十三岁。那日,在后堂参见老太太请安,老太太教导岳云要像父亲一样,有所事业,又要他去拜会刘都爷。于是岳云带了四个家将,出门上马前行,心下暗想:“我正要去问刘都爷,我父亲在哪里,我好去帮他。”

主仆五人进了城,到得辕门,与旗牌说知。旗牌进去禀知,刘光世吩咐请进相见。公子直进后堂参拜,刘光世双手扶起命坐。岳云告了坐。用茶已毕,公子道:“奉祖母之命,特来请老大人的安。”刘光世道:“多谢老太太。公子回府与我多拜上老太太,说我另日再来问候。”公子道:“不敢!

晚侄请问老大人,家父近日在何处?”刘光世想道:“岳太太曾嘱咐不要对他说知,不知何故?”就随口答道:“自从进京,并无信来,不知差往哪里出征,又不知随驾在京。且待得了实信,再来报知。”公子遂谢了都爷,告辞出来。出了后堂,一直来到门口,听得家将对刘府家丁说:“这面鼓破了,也该换一面。你家老爷怎这样做人!”门上人道:“你不晓得,这是你家老爷在牛头山保驾,差牛将军来催粮,牛将军是急性人,恐误了限期将鞭击鼓,被他打破的。我家大老爷不肯换,要留此故迹,使人晓得你家老爷赤心为国的意思。”两个正说之间,岳云听得明白,只做不知。出了门,上马出城,一路回府。

到了门首,下马进来,见太太复命。太太便问:“都爷没什么话说吗?”

岳云道:“不要说起,倒被他埋怨了一场,说:‘你爹爹在牛头山上保驾,与兀术交兵,你为何不去帮助,反在家中快乐?’”太太道:“胡说,快到书房中去!”太太喝退了岳云,便对李夫人道:“刘都爷不该对孙儿说知便好。

他今得知此信,须要防他私自逃去。”夫人道:“媳妇领命,提防他便是。”

次日,忽见家将慌慌张张来报金兵距家已经不远了,岳云便要杀出去。

对太太道:“若孙儿杀不过,再同太太走不迟。”说罢带一百多名家将,上马迎敌。

不到二三里路,正遇金兵到来。此带头儿的是兀术手下薛礼花豹,不成想一锤便被岳云打下马来。刘都使此时闻讯赶来,两人把那些金兵杀得尽绝,不曾走了一个。刘都使与岳云同到岳府来向老太太问安,那地方官属晓得了,都来问候,岳云一一谢了,众官各辞去。

岳云便向太太说:“孙儿要往牛头山去帮助爹爹,求太太放孙儿前去。”

太太道:“且再停几日,等我整备行装,叫家将同你去吧。”岳云辞了太太,回到书房想道:“‘急惊风偏撞着慢郎中!’既知牛头山围困甚急,星夜赶去才是,怎说迟几日。恐怕是骗我,我不如单身匹马赶去,岂不更好?”主意定了,写了一封信,到了黄昏以后,悄悄地叫随身小厮将信呈与太太看。

却自开了大门,提锤上马,一溜烟去了。

岳云走了四日四夜,到了牛头山。但见一片荒山,四面平阳,都是青草,并不见有半个兵马,忽听得山上叮叮当当樵夫伐木之声。岳云跑马上前叫一声:“樵哥,这里可是牛头山么?”樵夫回答道:“此间正是牛头山,小将军要往何处去?”岳云道:“既是牛头山,那些金兵往何处去了?”那樵夫笑道:“小将走错了路了!这里乃是山东牛头山,那有金兵的是湖广牛头山,错得多了!”岳云道:“我要往湖广去,请问从哪一条路去近些?”樵夫道:“你转往相州,到湖广这条大路去极好走;若要贪近,打从这里抄小路去近好几天,只是山径丛杂难走些。”岳云谢了樵夫,拍马竟往小路走去。

走不上十来里路,那马打了一个前失,岳云把丝缰一提,往后一看道:

“我的马落了膘了!要到湖广去不知有多少路,这便怎么办?”正想之间,听得马嘶声响,回头一看,只见树林中拴着一匹马,浑身火炭一般,鞍辔俱全。岳云失声道:“好一匹良马!”又看看四下无人:“不如换了吧?”

正想要上前去换,忽听得冈上喝道:“孽畜还不走!”岳云抬头看时,见一个小厮年纪十二三岁,在那冈上拖一只老虎的尾巴,喝那虎走。岳云想道:“这个人大起来,定然是个好汉。这匹马想必是他的了,待我来耍他一耍。”便望着冈子上高声说这虎是他家养的,叫小孩子送还,那孩子提起虎来便向冈下扔来,谁知小孩子用力过猛,将虎摔死了。岳云道:“你把这匹马赔了我吧。”那孩子听了,微微笑道:“呆子!古人说的‘关门养虎,虎大伤人。’这个东西如何养得熟的?你原是想要我这匹马,来哄我的!”

便在青草内拿出一口青龙偃月刀来,跳上马,叫声:“你且来与我比比看,若胜得我这把刀,我就把这马送你,若胜不得我,你直走你的路,休要妄想。”岳云道:“既如此,好汉说话不耍赖。”孩子说:“不赖,不赖。”

岳云听了,提锤上马。两人直在山坡之下,各显手段,战了四五十回合,未分胜负,于是定下次日再战。

岳云见天色已晚,无处投宿,只得就在林中过夜。到了更深,身上觉得有些寒冷,岳云就把死虎扯过来,抱在怀中朦胧地睡去。

再说这前头庄上,有一位员外,带了庄丁,挑了一担东西,掌着灯火正往前行。一个庄丁说:“不好了!有个老虎在林子内吃人哩!”员外拿灯近前一看,原来这个人是抱着虎睡的。员外叫声:“小客官醒来!”岳云被员外叫醒,睁眼坐起来问道:“老丈何来?”几经问答,得知员外的外甥便是那个男童。员外又知他是岳飞的儿子,便邀至庄上,立即吩咐备酒款待。

叫庄丁:“请大爷出来,与公子相见。”岳云道:“这位小哥果然好刀法,必然是老丈传授的了。”员外道:“此子名唤关铃。他的父亲原是梁山泊上好汉,叫做大刀关胜。这刀法是家姐丈传我,我又传他的。”正说之间,关铃走出来,见了便道:“舅舅不要睬他,他是骗子,想要骗我的马。”员外道:

“胡说!我与你说了这位少爷就是常日间和你说的汤阴县岳元帅的大公子岳云。还不快来见礼!”关铃道:“你果然是岳公子,何不早说!我就把这匹马送你了,何苦战这一日?”岳云道:“若不是小弟赖兄这个死虎,怎能领教得小哥这等好刀法!”两人不觉大笑起来。见过了礼,重新入席饮酒。

二人越谈越投机,遂结为异姓兄弟,关铃年十二为弟。再坐下饮酒,当夜尽欢而散。员外叫庄丁收拾房间,关铃遂陪岳云同宿。次日,员外细细写了牛头山的路程图,又取出金银赠与岳云做盘费,对岳云道:“待等舍甥再长两年,就到令尊帐下效力,望乞提携。”岳云称谢不尽,关铃将赤兔马牵出来赠与岳云,岳云拜辞了员外。关铃不舍,又相送了一程,方才分手回庄。

岳云拍马加鞭上路而行。时近下午,来到一个山冈。正在难走之间,那马踏着陷坑,“轰”地一声,连人带马跌在坑内。两边铜铃一响,树林内伸出几把挠钩,来搭岳云。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