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一枕奇

《一枕奇》

作者:华阳散人   朝代:清代
最后更新时间:2017-04-10 10:50:48

《一枕奇》介绍

一枕奇

即《鸳鸯针》之第二卷单行本。第二卷记叙的是,明英宗天顺年间江西南昌府新建县秀才时升,表字大来,儒家出身,浑家万氏。两口儿靠处馆维生,适逢旱荒,无人请时大来训馆,家里一文难有,粒米也无,万氏只得催他去借米。不想走到街前碰翻了一个孩子的油碗,赔他不起,被众人围在街上奚落——正好碰见一个俨似关帝的人“风髯子”解了围,并请酒赠银五十两,飘然而去。

时大来夫妻有了吃喝穿戴,又经人介绍去给潮州知府当幕宾。不料这任知府是赃官污吏,携带着夫人和小姐赛儿,以及两大船家私古玩去上任,路经梅岭遭到风髯子为首的绿林豪杰抢劫,连同赛儿也抢了去,风髯子等尽欲大弄,见时大来在队伍中,风髯子大叫“原来时相公同来的,放了他吧!”任知府听得明白,到南雄州后,即将时大来按为强盗“作钩手”押在监牢。后风髯子将任赛儿小姐送回,却得知时大来被作“盗首”入狱受苦,与众弟兄劫狱救出,又赠银让大来回家。

大来回到南昌,又被人出卖入狱,将家里的一点银子诈得精光;风髯子又使重金二百两贿通按院,保释出大来,劝他往西北边上改名换姓图个上进。大来将风髯子赠的一百两银子安了家,又拿了些做盘费,告别万氏到南京报恩寺。不想又被绺盗盗走银两,只得卖字为业,多亏东昌府一个姓袁的挂冠太常寺卿聘他与其子袁杰伴读,后来又让他冒籍改称为袁时考取了案首。

不想提学官正好是任赛儿的父亲任知府,任提学将袁时监禁在耳房必欲处死。夜半,任赛儿为报答时大来和风髯子救命之恩,偷偷放走了时大来。袁太常反告任提学“杀门生于衽席”,“得银若干”,进某人入“学”,圣旨着削职为民。时大来自被任小姐放出后,来到北京城,得北京指挥应袭人高进之的帮助,冒了籍贯考取了第三名经元,会试中了会魁,殿试二甲进士,做了刑部主事,便接万氏到任上。

一日上司发来“黄侠”抢劫“运官钱粮,杀了几个旗甲”一案,原来“黄侠”正是恩人风髯子。时大来知恩报恩,审明抢粮杀人系飞天夜叉杜小二所为,保释了风髯子。时大来做官清正,誉满长安。后来俺答逼近北京,时大来与风髯子、高进之打败了俺答、官升庄浪兵备道,高、风都升为游击和参将。任提学不甘寂寞,又贿赂得庄浪兵备副使,成了时大来的部下,大来开脱了他的罪责,且将任赛儿说给风髯子为妻,完了赛儿被风髯子劫去放回,德行人疑,半生未字的冤枉,任副使大受感动,从此亦正派为官。

后来,时大来升了兵部尚书加太子少保赐尚方剑,总督三边;黄侠亦官居总兵,赐蟒玉加少保衔;高进之将女儿与时大来为妾生子。大家一齐告仕荣归,连任副使也寿到七十多岁。

《一枕奇》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