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雪月梅 > 第五回 携娇娃外室庆生辰 遇奸徒长江遭陷害

第五回 携娇娃外室庆生辰 遇奸徒长江遭陷害

书籍:雪月梅作者:陈郎 时间:2016-10-22 23:32:29

话分两头,不提岑公子母子安居蒋家。且说江南六合县荻浦地方是个临江去处。有一老秀士姓许名绣,字俊卿,原是书香旧家,妻房金氏已经病故,年已五十有六,并无子嗣,祇生一女。因生他前一夜夫妻梦见下了一庭香雪,因此取名『雪姐』,年方十五,生得轻盈窈窕,美慧异常。父亲开馆训蒙,他也自小随学,一经诵读,过目不忘。许俊卿因中年丧偶,家业淡薄,也就不思再娶,祇望招个女婿养老终身。原有个老家人殷勤,却是祖父手裏的人,到俊卿时已是三辈,帮家料理,历练老成,因此当做亲人看待,已经病故。留下老妇林氏,就是女儿乳母,自金氏亡后,就像母女一般相伴过日。他有一子名叫殷勇,自小膂力过人,且生得状貌魁梧,刚猛非常,却是欺强扶弱、惯抱不平。俊卿因自己无子,原有意要承继他为子,也曾在他母子面前说过,却因林媪现在称呼不便,是以蹉跎未就。雪姐自小就与他兄妹相称。及到了十四五岁上,俊卿一来为家计淡薄,二来看他不象个念书本的样子,惟恐他在家惹事,因他有个胞叔殷俭嚮在京口开张杂货生意,却是个谨厚的人。因此就叫跟他叔子在外边学习生理,将来好为度日之计。这殷勇虽然猛烈异常,却天性至孝,一年也五七次回家,带些东西来看望母亲、雪妹。

这许俊卿岳家就在观音门外居住,祇隔二十来里江面,若遇顺风,片时可到。岳父金公已故,祇有岳母并妻舅金振玉夫妻两口。这金振玉也是旧族人家。他有一堂叔金琏,是个一榜候选知县,却在城裏居住。金振玉家祇靠几亩祖父留下的田产过日。其时是岳母的七十整寿,许俊卿备了几样寿礼,预先一日留下林嫂看家,他同了女儿僱船渡江来与岳母拜寿。船到了岸,俊卿携了寿礼同女儿缓步行来,不上半里路就到了金家。金振玉正在门首,看见姐夫同甥女到来心中甚喜,遂迎上前来,一同到家,直进内室。这金婆婆见了女婿同着外孙女来与他拜寿,欢喜之至。父女先见过了常礼,然后把寿礼呈上。金振玉道:“姊夫来了就是,何必又费礼物!”俊卿道:“岳母古稀大寿,不过聊表孝敬之意,自己至亲,谅不嫌亵。”当下收过了礼,就摆上现成酒餚款待。俊卿就借花献佛,满斟一杯,请岳母上坐,先磕头暖寿。金婆婆不肯坐,一手接了酒杯,雪姐在傍边搀扶住了,金振玉陪着姊夫叩了四叩起来,郎舅们又见过了礼。然后,雪姐与外祖母叩了寿,又与母舅、舅母叩过方纔就坐。这金大娘子见过礼,就往裏面料理去了。

这裏至亲相聚,饮酒中间不过叙些家常事物。金振玉道:“明日未免有些亲友邻里来拜寿,姊夫正好与我陪待陪待。”当下郎舅二人先喫了饭,就同到外面来商办明日之事。这裏边金大娘子就出来陪雪姐喫饭,对雪姐笑道:“外甥女几时不见,竟长成了好像个美人儿,明朝须要选个才貌双全的郎君纔配得过。”把个雪姐羞的要不得。老婆婆道:“正是呢!须要寻个书香旧族,有才有貌,又要有品行的纔好。我这个外孙女儿是不肯轻许人的。”大家说说笑笑,容易到晚。又喫过了晚酒,俊卿就在外边套间安歇,雪姐与外祖母同睡。一宿无话。次日,大家一早起来,就有厨司进门。盥洗毕,堂前烧香点烛,家中先拜了寿,就料理待客酒席。当日也有好些拜寿的亲友邻里,俊卿一一代为收发礼帖,接送陪待。整整忙了一日,直到起更时才得散席。裏边也有几位拜寿的女眷们,见了雪姐无不称讚,也到晚间才散。他叔子金琏因不在家,差老家人送了一分大干礼来,也留他酒饭赏使,早打发去了。又过了一宵,次日许俊卿因家中无人,用过早饭就进来与女儿说:“外婆、舅母谅来不肯放你就回去的,你且在这裏住下,我先回去,过几日再来领你。”老婆婆还要留女婿再住一天,俊卿道:“家中祇有那老妈子在家,诸事不便﹔况且教了这几个学生,不便长放馆的。”当下作辞起身。金振玉也款留不住,就送到江边。适遇便船,俊卿作辞上船,正值顺风,不及半时已到家了。转眼间不觉又过了十余日。这日,许俊卿记挂女儿,因自己有事,不得过江,打发林嫂去接女儿回来。这林妈妈是时常往来的,就搭着便船前往金家,金家婆媳又留住了两天。这日金振玉原要自己送甥女过江,适因他叔子打发家人来请去说话,他一者原叫家中再留甥女住几天,二者知林嫂是时常往来的,因此不以为事。谁想金振玉去了,雪姐恐父亲独自在家挂念,连早饭也等不得喫,祇喫了几个点心,同林妈一定要拜辞起身回家。婆媳再留他不住,祇得一同送出门外来。老婆婆道:“若没有便船,就可转来。”雪姐与林嫂一边答应,已是去了。婆媳两个看他转了弯才转身,心中甚是怏怏不捨。这雪姐与林妈,千不合万不合要回来,也是冤家相遇,数莫能逃·

却说这江边有一船户姓江名涛,排行第七,绰号混江鳅,生得黑瘦长身,两臂有数百斤膂力,又且伶牙俐齿专会骗人。现在弟兄五个。江大、江三已死。那江二绰号分水牛,更是兇勇﹔江四叫做穿山甲﹔江五绰号就地滚,娶妻郎氏赛花,与江七和娘一同居住,这郎赛花原是枪棒教师的女儿,颇有几分姿色,且有一身出色的武艺﹔那江六叫做青草蛇·俱非良善之辈,常与盗贼合伙,且暗喫海俸,作倭寇线索,原是中洋村人。这对江仪真口有个财主,姓曹名壮,字伟如,年方四十,家私巨富,是个二府前程。娶妻尤氏,悍妒非常,成亲二十年来并不曾生育,又不许男人娶妾,略有看得过的婢女亦不许容留近身。这曹伟如亦无如奈何﹔其时因选了直隶广平府同知,原不要带家眷赴任,以便署中娶妾。这尤氏却比他更滑,早已猜着他心事,偏要一同赴任。曹伟如曾暗託一个表兄龚监生在外边相看人家女子,冀图带往任所,又恐不合己意,必要亲自过目。因此,常有媒婆载着人家女子到龚家来相看,也曾坐过这江七的船只,故江七知道曹家娶妾之事﹔无如看过几个,总不合式。

这日适值林嫂同着雪姐到江头来搭船,江七一眼觑定雪姐好个标緻人物,因想曹二府若看见这个女子,再无相不中的。心中计较,便迎上前来道:“妈妈是要僱船的幺?”这林妈看这船户似觉有些面善,好像是熟识的,因答道:“正是,要到荻浦去的。”江七道:“恰好我的船正要到获浦去,载客是顺便的。请先上船,我到市上去买壶茶就来开船。”林妈看见船中无人,又是个便船,心下甚喜,便道:“你要多少船钱?”江七道:“这是顺便的船,不拘你老人家给几十文钱就是了,时常往来,再不计较。”林妈道:“如此甚好,竟与你五十文钱就是了,但不许再搭别人。你去买了茶就来开船。”江七口中答应,就往船中取了一把瓦茶壶,又往舱板下摸了一个包儿,上岸去了。原来这金家住居离江头不远,祇转一个湾,却是个小去处,不比得大码头人多眼众,况且天色甚早,岸边并无一人。当时林妈同雪姐先下了船,坐不多时,见船家一手提着茶壶,一手拿着一个荷叶包儿,託着十几个热馒头下船来,道:“老妈妈与这位小姐起身得早,到荻浦有二十来里路,恐一时风水不便到得迟了,因买几个馒头来,肚裏饿了,好当点心。”林妈道:“这倒算得是,我们若喫了,还你钱就是了。”江七道:“妈妈莫说还钱,这两个点心我还请得起。这壶茶是现泡的松萝茶,舱板上有茶锺,可趁热喫一杯。”一边说话,一边解缆,慢慢的把船蕩开,两眼睃着舱中问道:“你老人家尊姓?我一时却忘记了,好像时常在这裏往来的。”林妈道:“便是我姓殷,这个是荻浦许相公的姑娘,这裏金家是他娘舅,因来与外祖母拜寿,住了好几天,今朝才回去的。”江七随口答道:“原来是许相公的姑娘,这裏金相公我都熟识,时常坐我的船往来的。”一面说话,这林妈见馒头尚是热的,且早起所喫点心不多,见有热茶,就取茶锺筛了一锺与雪姐道:“你趁热,点心再喫两个,省得停会肚饥,冷了不好喫。”雪姐道:“干娘也喫两个,一般还他钱就是了。”当下不合两人各喫了三个馒头、两锺热茶,不及片时,便都头旋眼眩,齐齐倒在舱裏。这江七瞧见倒了,便把船头掉转,一直往上流头摇了去。

原来江七看见他两个来僱船时就起不良,他船中藏有迷人之药,方纔进舱取茶壶时,就将此药拿去暗放入茶壶内。将他两个放翻,就要摇回家去,因此用力往上流头摇到黄天蕩裏来,却是个茫茫蕩蕩、四周望不见崖岸的去处。心下想道:这注买卖是他自己寻上门的,若留了这老婆人便有妨碍,不若结果了他,这小女子不怕他不跟我上路。算计已定,遂进舱来,将林媪轻轻提起,四顾无人,往江心裏一抛,“扑通”一声,已无影响,便将船一直摇往中洋村家裏来,已离荻浦有百十里远近。正是:

阳间失却娇娃伴,地下新添冤鬼魂。

但人心虽如此险恶,天理恐未必相容。毕竟不知雪姐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前回写一蒋士奇,为朋友中添多少颜色,增多少义气。此回叙许、金两家,又是一种亲亲情谊,都是家常话、情分语。我何幸连日得读此两回书,却胸中郁抑尽释。其叙雪姐失事,于有意无意间隐隐跃跃跃,一路写去,真叙事妙品,至写尤氏悍妒,却为雪保全,俱极意经营处。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