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绣球缘 > 第二十四回 显神灵飞砂走石 落魂阵折将损兵

第二十四回 显神灵飞砂走石 落魂阵折将损兵

书籍:绣球缘作者:佚名 时间:2016-11-02 11:38:32

诗曰:

乌兔谁逢掩,何伤日月明。

仙风蕩邪秽,悠然见太清。

说话朱能在营中与唐坤谈论,忽有军士呈上胡贼射来一书,唐坤拆看,与众将商议道:“贼人约三日再战,必有诡计。且待三日后看他如何?”贵保道:“还须传令各营将士紧守营盘,不可乱动。恐防贼人乘懈掩击。”唐坤即令中军传谕各营,勤加守御,提防敌人劫营。斯时陈隆果然设下计谋,仰雷知县办尼姑四十名,妓妇四十名,限日解到阵中应用。不一日,知县办齐,带到军前。陈隆又命军士掘取古冢棺木坟坭,又取柳枝铜铃各四十。诸事停妥,即点八千军士离城五里,向北布阵。

阵有四门,俱用坟土棺木筑成。每门发二千军士把守,俱戴白盔穿白甲。又每门用妓妇十名,赤身手执柳枝,见人厮打。又用尼姑十名,手执铜铃,见人频遥那铃名摄魂铃,大将一入其中,便手软魂离,困死阵内。又用灵符四道,安贴四门。布置已毕,準备来日擒敌。遂领了军士到唐坤营前搦战。唐坤闻报,即命朱能出马。李江一见朱能更不打话,持锤直取朱能,两人拍马交战。陈隆对唐坤说道:“公为元帅当识兵机,今日不与你斗力,只与你斗智。现摆下阵图你敢破否?”唐坤道:“本帅熟读兵书,深明韬略。曾经几番大战,何况你是无名小将,摆下无名小阵,本帅破之如利刀摧枯,迎手立碎。那有不敢之理!”陈隆笑道:“强出大言,亦终何用?”即将令旗一展,布成阵势。唐坤与贵保阵前观看,看见阵上挂着一牌写落魂阵三个大字,阵内排得奇样,不解其意。细细再看,见内中并无埋伏,即命四员副将带了二十员裨将,领了一万雄兵,分四门杀入。四将领命带兵杀入阵中,谁知一到阵门,被四十个赤身妓妇将手中柳枝向人乱打,各人正欲举枪相刺,忽一阵摄魂铃响,各兵将手瘫脚软,昏倒在地。可怜一万雄兵,廿四名将官,都被陈隆之军杀绝。唐坤在阵前见诸将入阵,不见动静,心中疑惑。须臾陈隆军士把各尸抛去。唐坤大惊,即摧动人马直取陈拢忽炮响一声城中胡豹引兵杀出,各兵将抵敌不住,纷纷败阵逃走。唐坤与贵保弹压不住,二人见势头不好,跨马急走。

胡豹与陈隆驱兵直追,那边朱能与李江正在酣战,各不相下,忽见阵脚摇动,帅字旗已倒,大军溃散。心中大惊,无意恋战,遂抛了李江拍马救护,不意被李江打着马尾,那马负痛颠踣,把朱能掀翻在地。李江欲下马取朱能首级,却被朱能翻身逃脱,走入乱军中而去。李江把各军士杀得如剖瓜切菜,各军士四散逃生。唐坤与贵保离了战阵中,神魂稍定,四顾数万大兵早已失散,只有梁玉陈升领着数员裨将,千余军士相护,忽闻胡豹大兵紧紧迫来,将近已到。唐坤遂领着众将亡命直奔,正在危急之时,忽一阵狂风飞砂走石将胡豹大军打得头崩额破。胡豹在马上被石打伤颧额,陈隆李江亦各有伤。胡军大乱,将人马带回城中,风起时,唐坤朱能等亲见秀霞玉貌锦衣在半空中,把袍袖乱拂,但见袖拂处风起石飞,打退胡豹人马。须臾风止,秀霞不见,追兵亦无。唐坤朱能等知是秀霞贞烈,为神显灵相救。众人一齐望空拜谢。少顷见各逃亡将士一一齐集,贵保亦到。唐坤招集残兵点过,连在阵中被杀共死士卒二万有余,偏裨副将死者五十余员,伤者不计其数。就在此处扎下营寨,商量破敌。唐坤道:“敌人摆下这个落魂阵十分厉害。是历来兵书所不载的。我们不晓破法,料难取胜了。”贵保道:“此阵摆得离奇鬼怪,恨我姐姐不在此间,阿姐好读奇书,好设奇计。

若今日得她在此,必有一破阵之法。”朱能道:“将之用兵如医之用药,难执古道之方。岳武穆一生用兵全不依古阵法,尝言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可知人心之灵,若肯思之思之,必有鬼神通之妙用,在我愚见只以理推测,一个阵图自有一个破法,犹之一病必有一药。”朱能道:“这个落魂阵用甚幺道理推测可以破得呢?”贵保道:“这个不难,愚已有破之的法。”不知贵保说出甚幺法子来,且听下回分解。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