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绣屏缘 > 序

书籍:绣屏缘作者:苏庵主人 时间:2016-11-02 11:45:41

绣屏缘原序

晋人有言:情之所锺,正在吾辈。顾言情,而不悉情之所由始,则流而为放蕩,为妖孽,为因果报应。甚至山魈木魅,得探花月之权;村妇田夫,竞效江臯之赠。任情之误,等于无情,是岂人之所为哉!

小说家掇拾残编,秽言狼籍,然犹沾沾自喜以为情在,于是进登徒而訾宋玉,良可憾已。苏庵逸才旷识,迥异凡流,鑒巴里之陈言,诚恐情怀汨没,沉埋欲海,于是分江郎之梦笔,写焉卿之清琴,乃扫颓波,独呈新藻,怜才好色,自有其真,使千古幽情不致沦于 汶。

而世之观斯集者,恍然与玉山璧月,相对忘言,方抱形秽之惭,又何暇萌诲淫之念;故绣屏往事,软障新缘,不为胜业坊之薄倖,遗恨脱鞋,不为章台路之失节。复申投盒,当其屏间一梦,彼 枝相契,已超寻常渔色之流。逮夫竹里数言而玉质守贞,遂同仙岛埋名之什,则夫玉环之情而正也,季苕之情而顺也,素卿之情而侠,绛英之情而节,蕙娘之情而智也。古今情种,萃集一屏,非才子不足以当之。

盖天下有缘,则有情,有情则缠绵不已。此皆慧男女之所为,非可与村夫浪子言也。

昔子于云,慧则通,通则流,兹集所录,殆子于之意耶。从古无无情之人,亦无无缘而致情之事。苟情有所属,缘有所期,置生死于浮云等,具文于草菅。

即或履危蹈险,天必报之以坦途。理或宜然,情有必至。余惜世之不知情者多,而犹假情以文过是,则为妖、为孽,无德而非果报矣。遑问绣屏之知己哉,是为序。

康熙庚戌端月望美香主人题于丛芳小圃之集豔堂

绣屏缘凡例

◎小说前每装绣像数叶,以取悦时目。盖因内中情事,未必尽佳,故先以此动人耳。然画家每千篇一列,殊不足观,徒灾梨枣。此集词中有画,何必画中有形,一应时像,概不发刻。

◎从来引用诗词评语,俱以此衬贴正文。率皆敷浅庸陋,有识者未免遗恨。与其繁而无当,不若简而可观。余于诸家,较有微胜。

◎全部书中,似同传剧,正生正旦,事必有主。每见近时诸刻,颠倒错乱,玉石不分,词意虽工,无取乎尔。

◎一回一事,终属卑琐。况有窃里巷之秽谈,供俗人之耳目。愚虽菲薄,稍异颓靡。

◎始较事之所必无,终揆理之所必有,稍有强附,便属不文。故乱伦失节,鬼神变幻,丑恶果报,不敢具登,所重者才情两字耳。

◎是书之发,本乎坊刻,秽亵诸语,时习所尚,虽于大段主脑,不集俚俗,然间散点缀,时或有之。正恐刘邕之嗜,非此不欢,如握丹黄,终有微憾。

◎行云流水,文章化境,随时逐景,信笔则书,既无成心,何敢滥涉。

苏庵漫识

苏庵杂诗八首

轻云入梦绮窗秋,往事无成忍再愁;

海燕去时花信断,宫莺啼散泪痕收。

人间金谷朝朝变,天上银河夜夜浮;

青鸟不归香篆冷,几回怅望绕高楼。

星虚碧落夜光寒,月姊移香降彩鸾;

红袖拂云惊影瘦,翠屏行雨惜花残。

含情腕晚留芳芯,暂见分明对合欢;

不道三山容易隔,至今幽恨泪阑干。

花绕回栏月送更,梦残犹自怨啼莺;

虚传留枕怜曹植,谁惜能琳似马卿。

细雨春来金柳醉,澹烟秋去玉钩情;

寻思底事终难觅,知在瑶台第几名。

知是鹣鹣遇未长,若鸾灯暗镜光凉;

搔头玉晕三更月,照骨金留五夜香。

梦里苕荣终惜命,峡中云散未为祥;

只今梵火疑禅寂,会得空花也断肠。

曾省惊魂度碧宵,至今幽梦未全遥;

芙蓉嫩色添花胜,杨柳轻身压绛绡。

窗外影寒秋月瘦,灯前香散晓鬟娇;

多情剩有空梁燕,记得窥帘堕萃翘。

九疑山南吕

《香罗带》

一从鸾凤分起,至首饰典无存止

愁鸾埋镜尘双飞,断云关山梦转衾,

未温画图难与唤,真真也!

《犯胡兵》

饭食何处有起,方终可救止

向残灯自忖,把题笺寄恨,

莫不是我宿世姻缘,今生已荆

《懒画眉》

强对南薰起,流水共高山止

空歎离情暗伤神,想昔时,投佩偶,

亲把幽香,星下结深恩。

《醉扶归》

只怕为你难移宠起,心先痛止

绣帏彩凤双栖稳,说不尽惜花心,

一段温存,描不就娇香体,五更残困。

《梧桐树》

黄莺似唤俦起,故把人倔愁止

巫山暮雨昏,洛水朝霞晕。

不道吹箫弄玉非凡品,绮楼会晤迷方寸。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