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吴江雪 > 第二十二回 王师败绩 智士扁舟

第二十二回 王师败绩 智士扁舟

书籍:吴江雪作者:佩蘅子 时间:2016-10-26 23:56:32

塞草萧萧,中原白骨如丘壤。英雄沦丧,霸气空莽苍。诸葛奇韬,少壮潜草莽。成鞅掌,吴洲有女,才智真无两。

右调《点绛脣》

话说献赫腾,朝廷既差他为先锋,出去厮杀,谁知,无法无天抢起职官的小姐来。故小姐先料其授首。亦非是仙人有未卜先知之术,不过是据理推详。閑话且往,好说正文。

当日,赫腾传令营中大吹大擂,与假小姐饮酒成亲。晓烟初时在家抢去的时节,低着头,原不曾看见赫腾的状貌,见他说了“做一品夫人”,故此动了火,不说我不是小姐,那时见了赫腾的状貌狰狞,思量那交媾的时节,压将上来,怎生样的禁架?又思量他这身躯,比了别人足有四五个大,裤中这件稀奇宝贝不知有几尺来长、许多来大哩!晓烟平时虽是日夜想着这件把戏,也是指望俊俏儿郎、平常家伙。如今见他这放样的东西,祇恐捣乱了肚肠,怎生样的吃饭下去?因此,祇管啼哭。祇见赫腾有兴,正要求欢,谁知裏衣是千针万线缝牢的,用尽功夫,那裏扯得开?晓烟又乱颠乱哭,弄到天明,祇见军士一连几次报来,报称:“彼军中一员大将,来到阵前挑战,辱骂先锋哩!”赫腾祇得撇了晓烟,浑身披挂,牵过那匹玉耳马,提了一把铁柄的金镶铖斧,带了一张铁胎弓、几十只雁翎箭,飞也似的奔出营前。真个凛凛威风,像个将军气象。怎见得了?但见:

丈二身躯,十围腰胯;目如蓝碗,口似血盆。竹根鬚横簪一面,瓠子鼻倒挂两瓶。头顶凤翅金盔,红缨耀日;身披雁翎金甲,黄色凝寒。足上战鞋,双双五彩;手中钺斧,闪闪寒辉。将军吼处震天关,士卒呼时摇地轴。不是金刚来护法,定是黄巢作鬼王。

当时走到阵前,祇见彼阵将军也是身长貌伟,盔甲鲜明,骑着匹白马,舞着把大刀。赫腾大叫道:“来将何名?”那将答道:“我乃南柯国王驾下大将军娄义是也。你是何人?快通名姓。”赫腾道:“我乃平远侯之子,驸马都尉献先锋是也。”那南柯国将军呵呵大笑道:“看你这个鬼脸,作了驸马,那娇怯怯的公主祇消你一次早则死也。待我一刀斩了你,救了那公主性命。”赫腾大怒,提起黄钺,照脸的劈去,那将军闪过,舞着大刀,横砍过来。这一场好杀:

一个似出林饿虎,一个似放野饥鹰。一个狂叫时象摇岳狮王,一个大喝处如震天霹雳。一个舞来百来斤金镶黄钺,轻若木椎;一个提着丈余长银秀大刀,便于竹棒。两匹马如龙交春水,两员将如魔憾天门。战憨南北失西东,不辨雌雄分上下。

那将军与驸马都尉战上三百余台,不分胜负。娄义将刀虚幌一幌,带转马头,向西北上落荒而去。献先锋赶去十余里,复转身来,又斗了十余合,丢了一个架子,策马如飞。驸马紧紧赶上,又追着了,娄义扬声道:“今日战你不过了,你回去罢。明日与你决个雌雄。”驸马祇道果然,大喝道:“你且吃我一斧。”那娄义抵死的奔去。祇见娄义手下的小兵都弃甲丢戈的四下裏逃命。驸马恃着自己这匹把跑得快,加上几鞭,望西北上赶去。约有二三十里,已不见了那将军,祇见前面都是山谷,一带飞泉,几行烟树,一条小桥。驸马欲要过这小桥,那匹马悲嘶跳跃,反奔将转来,望着东南而走。到了小桥上,向驸马跪着前蹄,悲鸣不已。原来小桥前面,是娄义做的陷坑,故此诈输,诱他到此;林子裏又有伏兵,带着铙钩长枪等候赫驸马。这匹玉耳原是龙驹神马,晓得有了埋伏,故不肯去。当时赫腾有勇无谋,但贪着那战他不过的败奔之将,全然不悟这匹马的忠主之心,勃然大怒,喝道:“这业畜,敢误我成功幺?”提起钺斧,照着背脊大砍数斧,赫腾满身溅了鲜血,背脊尽断,肠胃淋漓,尚未断气。赫腾大踏步的走去,行不数武,平地裏踏入陷坑之内。那匹带着鲜血爬将去,死在主人所落隐陷坑之侧。四下裏伏兵齐起,枭首而去。可惜那匹尽忠而死。

彼军乘胜长驱,直杀到京城门外。残兵报知公子人马遇害,献蛟祇得披挂上马出阵,与儿子报雠。左右有两员将,都是献蛟的养子:献爵、献币,一同出到阵前。门旗开处,祇见彼军阵中悬挂着人头一个乌魆黑血淋漓的,正是赫腾首级。献蛟不觉大怒,咬牙切齿,一马直沖进彼军门旗之内。娄义营中杀出数员勇将,一齐把献蛟围住。献蛟左沖右突,那裏抵当得住?一时进了虎穴出不得了,口中说道:“你们伤我爱子,我故来报雠。如今放我出去,稟上天子,多将金帛送到麾下,情愿讲和了罢!”众将那裏肯听?紧紧围住,献蛟措手不及,被娄义兵一刀砍为两段。

献军大败,逃入城中。献爵、献币也不敢为父报雠,回去哭诉天子。天子降旨,紧守京城,计议出兵退敌。命礼部为平远侯献蛟父子招魂,将衣冠安葬,恩恤有加。又颁罪己之诏。彼军原是来讨赏的,果然多得金帛,祇得引去,那晓烟早有一个赫腾麾下的老牙将收为义女,住在京城。要他送入吴衙,那老牙将因无子女,不捨放回。晓烟因缝了衣裳,不曾被人污辱。有诗为证:

铁甲将军枉用心,美人都是不知音。

从今战败桑乾日,白草黄沙作枕衾。

那吴洲听了女儿言语,祇说女儿被献赫腾抢去,即日买舟回家。有诗为证:

功名今日尽成虚,志士潜身卧草庐。

骊颌明珠能自照,至今清焰胜于初。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