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吴江雪 > 第二十一回 贞女子预识兵机 莽将军错掳艳色

第二十一回 贞女子预识兵机 莽将军错掳艳色

书籍:吴江雪作者:佩蘅子 时间:2016-10-26 23:56:30

香闺弱质,先觉人机械。坚冰操,宁琼碎。命託青锋剑,名为遗编在。心智巧,些儿不入奸人计,细把青衣代。

又把衣裳缀。能脱险,留身退。当时军国务,祇少娇娥计。时迈也,玉郎何处重相会。

右调《千秋岁》

当时,天子闻奏,赫然震怒道:“陬尔小国,擅敢猖狂!”遂命平远侯献蛟出战。拜赫腾为前部将军,率领马步兵五千,限期明日五更三点,开门列阵。

再说吴小姐,困见兵戈抢攘,人情危急,常怀不测之忧,时时把宝剑携在身边,一有疏虞,当拚自刎。对雪婆道:“我身在险地,谅无生理,一有不测,我父母暮年之人,全託婆婆劝解。”雪婆道:“小姐休出此言。京城之中许多宦家贵戚,难道独有你这一人?设或城破之后,玉石俱焚,难道偏是小姐遭难,我们得生?”小姐道:“京城那裏就破?”雪婆道:“城既不破,何必愁他!京城中兵马甚多,钱粮广有,难道先愁饿死不成?”小姐道:“非也!我所虑者,止有赫腾耳!他求我不得,未尝不衔怨于心。闻得他作了先锋,明日五更三点出城赴敌,必由此地经过。那时围我宅,抢我财,劫我身,此我预料几桩必有之事。但我必不为贼所执,可怜徒伤我命耳!”雪婆道:“小姐休说这般不祥的话!老爷也不见说起,难道倒是你有见识?皇皇国法,谁敢抢职官的小姐!必无这样事,你休得多心。”小姐道:“老爷那裏知道?你祇看今夕四更,方知我此言不谬也。我又虑者,江郎毕竟不曾回去。他情过尾生,必在近地探听我的消息。倘有惊虞,又增我一番业障了。”雪婆道:“小姐,你忒多疑。江郎他已归去,南方路上太平,何劳牵挂!”小姐道:“你看我前言,祇在今夜应验,决不荒唐。但还有一线可生之机,看我与江郎的造化缘分。如避下脱,我自将剑锋断首,你可记我之言,必无差谬。你还家见了江郎,不可就说我的凶信,祇说小姐不幸已失身于人了,切莫说我殉节而死。你可劝他另娶名门,莫绝江家后嗣。待他娶过数年,夫妇和谐,养了儿子,你方可将我头髮并诗一绝与他看,以代我表明心迹。”说罢,哭将起来。雪婆也涕泣道:“小姐若守义而死,我何忍将你污蔑?况你家老爷归去,传扬你自刎就义,人人得知,那裏瞒得江郎?”小姐道:“你祇说小姐已被献家抢去,成婚数日,兵败之后不知所归;吴老爷恐人笑话,假做灵柩。这也不为辱抹爹娘。你可牢记在心。你纔是吴媛的有终有始的大恩人了。我深感婆婆之恩,今生不能报效了。”就把白绫衣袂扯下一条,以小刀刺碎玉腕,将新笔蘸血,写诗一绝,道:

贞心如铁石,断首谢江郎。

祇看青丝发,应留终古香。

小姐挨至更深,浑身穿了青布衣裳,通身将线密密缝好。晓烟见了,笑道:“为何小姐着了布衣,又缝没了?睡时怎幺样脱?”小姐道:“外边风声不好,女儿家恐怕出头露面,缝了方纔稳便。”晓烟道:“原来如此!小婢也要学着小姐,将衣缝了。”小姐道:“丫头家何必如此!这也由你。”

是夜,晓烟、雪婆坐到四更,果然军声震天。家人惊慌来报:“献先锋的兵将宅子四下围住,声言要抢小姐为妾,在那裏打墙壁将沖进来了,如何是好?”吴老夫妻奔进房来,抱着小姐大哭。小姐从从容容对父母拜了四拜,道:“女孩儿天生薄命死在须臾。愿二大人努力加餐,切勿过悲。儿死不辱及爹妈的。”夫人见说,越哭得凶了,又见他带着宝剑,心裏越忙,要去夺他的。倒是吴老欲全其节,教夫人“不必动手,遂了女儿之志,免得玷及祖宗。”说完,又与女儿道:“闻得你在雪婆面前说有一线可生之机,你及早寻个出头便好。”小姐道:“裏房门外有一地窖,儿一向留心的,今日且暂避片刻,祇看机缘,倘或贼人获住了父亲、母亲,在你两人身上要孩儿,可即引他到地窖中,祇得又生别法,断不辱身。切勿以女孩儿故,致彼伤残,那时孩儿之命原不能保,反增我之罪状了。”说罢,将身潜入窖中关上,地平全然不觉。吴老夫妻走出中堂,祇见屋瓦乱飞,军声大振。晓烟随了雪婆,号咷咷的大哭。

房中去寻觅,小姐不见,单单剩下许多华丽衣裳并头上簪珥撒在那边。雪婆当时心生一计,见晓烟的姿色也十分有趣,忙将小姐的衣裳簪珥都穿在他身上,骗他道:“这样好衣服,小姐又下见了,不穿在你身上,被贼人拿了去,怎生捨得?”晓烟平日极爱风流,身上薰得喷香,梳一个头足足有两个时辰,与小姐同年,一般长短,此时妆扮了,好一个婢作夫人!听见众人一直打进房来,慌得缩做一团啼哭不止,坐在雪婆怀裏,以衣袖蒙着头。祇见登时拥了一二十人进房,火把照得如白日一般。当先一员大将,身如金刚,狰狞害怕。雪婆认得是献驸马了。见他各处搜寻,走到床前,手牵绣帐。晓烟坐在雪婆怀中,声也不敢则。雪婆扬声道:“老爷们,不要惊坏了我家的小姐呀!”那将军哈哈大笑,道:“吴小姐,你在这裏幺?咱就是献府的公子。前日要娶你为妻,多承你父亲这老头子不肯,皇帝老子倒看上了咱家,招咱做了驸马。今日咱家祇是捨你不得特来娶你为妾。公主之下也封个一品夫人,有甚幺亏着你?快些请出来,不消害怕。即叫众人吹动鼓乐,抬到营中去,咱做了亲然后与彼兵对阵??杀。”晓烟不敢抬头看人,刚道得一声“我不是小姐”,声音又细,献公子也听不出。后来见他说得好,就像是件好买卖,就不开口了。雪婆故意拖住了晓烟,“小姐”、“小姐”的大哭个不止。献赫腾道:“这婆子,你不捨得小姐,也随去了罢。”雪婆慌了,就住了哭声。他们一拥而出。

原来吴老夫妻,赫腾恐见了他不好意思,先吩咐兵丁拉在一间屋裏。他们出去,吴老夫妻纔得脱身,哭将进来。祇见雪婆快活,在地上打滚。两个人忙问道:“小姐在那裏?”雪婆是吓坏的人,祇道又是强人,爬将起来,乱拜道:“爷爷呀,可怜我小姐,方纔抢去了呀!”夫妻二人祇道是真个抢去,捶胸大哭。雪婆听出声音,宁神定息了半晌,劝他夫妻两个住了哭,乃道:“恭喜,贺喜!小姐在此。抢去者晓烟也。”吴老夫妻方得欢喜,急忙走到地窖边,轻轻开了,叫起小姐的“亲肉”来。小姐伸出头来,见了父母,犹如再生。都道:“好了,好了,感谢龙天!”小姐道:“爹爹,母亲,女孩儿今番幸脱虎口,须要作速买舟归去方免灾迍,若是迟延又生他变矣!”吴老夫妻道:“女孩儿之言有理。祇恐贼人一时误抢了晓烟,后来识出假的,又来肆恶,却怎幺处?”小姐道:“爹爹,母亲,孩儿料他此去必为彼兵所杀,不能复返矣!”吴老道:“何以知之?”小姐道:“大凡行兵,须要堂堂正正,上合天心,下顺人事。今这献赫腾有勇无谋,奸淫女子。彼兵驻扎日久必有埋伏,赫贼出城必被所诱,深入险地授首必矣!”吴老道:“女孩儿所见极是”。这正是:

谁知闺裏轻盈女,胜却朝中帷幄臣。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