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吴江雪 > 第五回 江潮还愿结良缘 吴姝进香遇佳偶

第五回 江潮还愿结良缘 吴姝进香遇佳偶

书籍:吴江雪作者:佩蘅子 时间:2016-10-26 23:55:54

巫山云送,玉人心动。绣幕清幽,珠帘静垂金带钩,玉容谁惯愁?祇为雪婆撩拨起,支硎美,也去閑随喜,姻缘奇,遇玉儿,相思祇愁无尽期。

右调《巫山雪》

且说江潮,到三月十六日五更起来,梳洗了,即打点船资礼物,母亲又着两个家人跟了,往支硎山进发。一路鸟啼花舞、蝶闹蜂狂,应接不暇。到了山前,祇见人烟杂沓,仕女并臻,说不尽山间胜况,有词为证:

日舒和,花绮媚,蜂蝶迷离欲醉,佳人含笑坐肩舆,簇簇连珠横翠。语雷轰,人蚁聚,欲拜金容无地。□□似玉美无瑕,却被诸奴擦去。

右调《满宫花》

江潮上了岸,唤肩山轿抬着。因欲见景题诗,袖了彩笔花笺。两个家人捧了疏文香烛,并宝幡缨络,共做两段,绣袱衬了。又命家人执香送上山,宝幡在前,自家轿子在后,挨挨挤挤,进了山门。

那本山和尚认得江宅家人,那江潮自幼时年年去的,看他一发生得如美女一般,那些师徒们分外着眼,急忙报知本寺当家和尚。和尚惊喜不迭,俱出来迎接,江潮从容和缓,言语端详,众僧个个看得痴獃。江潮道:“家父母所许愿心,今日特备真珠缨络一副、宝幡一对,须长老宣疏拜酬。”然后,与长老辈作揖。住持道:“是!”即挨开众人,簇拥着江潮进了正殿,献上真珠缨络于大士顶上,挂上宝幡,点了香烛,和尚朗诵疏文,无非是保佑早偕伉俪、早登科甲、父母康宁、家门清吉等语。江潮拜毕,又挨挤到各殿拈香。和尚拥定江潮,到下房献点心。江潮命家人将香仪一两送与住持,住持假意推逊了一回,即便恭敬不如从命,一笑而纳了。大凡和尚,名为出家脱俗,反在“财”、“色”二字上尤加着紧。祇因江潮少年秀丽,众僧个个痴痴迷迷,前遮后拥,亲近着他。看官,你道此时支硎山烧香的美女千千万万,为何这些和尚祇拥着江潮?看官有所不知:天下的女人不过巧梳荻髻、乔施脂粉、假作妖娆;若要真正天姿国色,其实千中选一;若天姿目美,不假乔妆、不施脂粉,眉目之间天然秀丽,不论男人女子,自能恼人情思,引人魂魄,当日这些妇人千千万万,都是佛子们时常亲近惯的,那裏稀罕?见了江潮的美貌,分明是潘安再世,卫玠复生,怎不叫人羡杀看杀!那住持留他到曲曲弯弯的密室,摆上极盛点心,烹了虎丘茶,殷勤奉敬。江生是个最伶俐的,见众僧十分亲近,心中有些怕恐,面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连唤家人,又不见到,祇得立起身作别。

住持知他的意思,喝退众僧,祇留三四众陪奉。遂取出一本缘簿来,重起作揖,说道:“敝山因要改建藏经阁,工料约费一千五百两,蒙众檀越喜助,止缺数金,正拟到宅叩募,今承光顾,求相公做个圆满功德。”江生提起笔来,如数写了十两,即拱手而别,众僧也不强留。七弯八曲,依了旧路出来,别了住持,到大士前拜了四拜。看那真珠缨络,已不在大士头顶上了,正要问那些僧人,祇见两个家人吃了酒饭,方纔出来,江潮问道:“真珠缨络为何不在菩萨头上了?”家人道:“方纔住持叫管库的收藏过了。”江潮半信半疑,速教打轿回舟,此时,日色方纔晌午,甫离寺门,来往的越多了。祇见两岸肩舆胜似出会的一般,红红绿绿,大半是青春淑女、年少书生,狭路相逢,私相羡慕。

话分两头,再说吴小姐,因雪婆鼓动游思,要到支硎山大士前进香,见母亲许了,十分欢喜。夫人即教管家买了香烛,叫了画船。也是三月十六日早晨,夫人命雪婆、柳婆、晓烟、非雾随了小姐,用自己衙中暖轿,抬到洛神桥堍下下船。即吩咐:“将暖轿叫船上带去,抬小姐上山。参了观音,拈香过了,即上轿回船。”雪婆笑道:“夫人这样小心得紧!出去烧香因为要看看景致,坐了暖轿又去怎的?”夫人道:“不出闺门的女儿,被人看见,岂不怕羞?”雪婆道:“老身见了许多大官府的夫人、小姐,出去烧香俱用山轿,从没有坐暖轿的。”夫人见他话不委曲,心中不悦,但既已许诺,不好悔言,又要他一路服侍,就不开口了。两个婆子都道:“夫人不须挂念,我四人服侍着小姐,山轿料也不妨。小姐带了把川扇遮遮掩掩,也不怕人瞧去。”

小姐辞了夫人,上了暖轿。二人扶了轿,不数步,就在洛神桥堍下了。两个婆子扶着小姐下了船,回了暖轿转去。正是:

一路春风吹淑气,两行垂柳曳晴烟。

吴小姐是从不曾出门的,几曾见这般风景?观之不尽,玩之有余,坐在画船中祇是含着笑,喜孜孜的看着。正是:

两岸柳桃红间绿,一堤游客女兼男。

不一时到了山口,祇见人烟凑集、箫鼓喧阗,恍如身在蓬岛,其乐不可言谕。遂有山轿走到船边招揽生意,雪婆唤乘坐了小姐。婆子左右绰了轿,晓烟、非雾随在后边。小姐终是害羞,把扇儿遮定了,自己一双俏眼,却在扇底下瞧人。

行过了几家店面,到了沿河大堤上,祇见前面的人十分喧嚷,中间一个吃得烂醉的人,乜乜斜斜、一步一跌的乱骂将来,真是古怪!怎见得?但见:

头戴破方巾,将前作后;身穿白布襶,龌龊离披。足上鞋止穿一只,膝下袜失落半双。两眼睁得泪淋漓,双手挥来声叱咤。喉咙何苦倒黄汤,身体翻为泥裏佛。

那醉人当路舞将上来,适值江潮的轿子飞奔将来,吴小姐的轿子飞奔将去,两肩轿子交肩过去,把这醉人挤在河裏去了,众人一齐喊将起来。说时迟,那时快,江潮这乘轿子在沿河这一边,祇恐挤在河裏,向裏边一侧;吴小姐这乘轿子在沿田这一边,亦恐跌在田裏,也向外边一侧。也是天教凑合,祇就这一侧上,恰恰的把江潮与吴小姐嘴对嘴、肩对肩的着实一撞。那江潮急忙中,双手捧住吴小姐的香肩,口中道:“姐姐仔细!”面孔着了面孔,但不曾做个吕字。吴小姐虽见江潮美貌,终是害羞,祇因轿侧转来,仓卒失惊,见江潮扶他,也把江潮的玉肩捻了一捻。四个轿夫吃了这一惊,大家都退了两步,把江生与吴小姐这两乘轿儿,都对面切近的歇了。那跌下水的醉人早已滚出河心。江潮一眼看定了小姐,急生一计,道:“对面扶轿的女管家不知是谁府?这醉人是我的轿子与府上的轿子挤下水的,我们两个也该大家出些东西,僱人捞救了方好!”一头说,即将手在头上拔一只紫金挖耳,走出轿来,付与雪婆。谁知,雪婆是个歪货,正注看沉吟,见他走出轿来付金挖耳与他,连忙双手接了,付与吴小姐道:“这位小相公也说得是,小姐也出钞的。”小姐低低说道:“我不曾带得,怎好?”雪婆道:“这位小相公这样好心,他这只金挖耳是从头上拔下来的,小姐也拔下一只簪儿就是。”小姐脸上通红,祇不开口。雪婆自己伸手,在小姐香云上拔一只紫金朱松簪,恰恰与江潮的挖耳一般粗细,一般长短。雪婆递与江潮,江潮接了,见此簪光彩倍常,祇觉小姐的髮香,把来嗅了又嗅,不忍释手。

正踌踟间,不期落水的醉人,已有进香的船捞救起来,脱去湿衣,各人送件衣服与他穿过,扶上岸来了。江生见用不着金簪,假意送还雪婆,随口问道:“小姐贵府何处?”雪婆道:“这位小姐是吴涵碧老爷的小姐,住在苏州城内洛神桥西首;老身是穿珠点翠、惯走大家的雪婆,住在氤氲殿前,贴垫东首第一家便是。但不知小相公尊姓尊府,想也在城中幺?”江潮把吴涵碧与雪婆的居址牢记在心,回言道:“我姓江名潮,字信生,住在柏梁桥。我们老相公号叫江启源。”雪婆道:“失敬了。老娘娘前年也作成我好些生意,是极认得的。老身替你送还小姐罢。”小姐连忙接来一看,已不是自己的了。金色一般,祇觉略细了些,心裏要换,祇因面重,不好出声。

四个轿夫齐喝一声,各自抬去。江潮连叫:“且往着!”那个肯听?两乘轿儿各自一头,飞也似的奔开了。江潮心中如失落了一件至宝一般。到了船边,叫家人打发了轿钱,自己且不下船,如飞又奔到寺中去了。家人祇得远远跟随。祇见寺中的人比先前多了一半,挨挤不上。江生挤到正殿,祇见吴小姐刚下得轿,正在转身不得,没法的头里。江潮向前排开一条路,道:“众人闪开些,待我家小姐拈香。”雪婆对小姐道:“又多承这江家小相公转来照顾。”吴小姐惶迫间,怕羞,不敢开口。雪、柳二婆铺下红毯,请小姐下拜。小姐方纔拜佛,祇见江潮挤在小姐身边同拜。小姐拜,江潮也拜;小姐起,江潮亦起。拜毕起来,私对小姐道:“这般挨挤,小姐那里挨得?我因牵挂,故此又来看看,不如请到静处,略息一息即回尊舟罢。”雪婆道:“多承小相公这样好心,真正难得!”

江潮开了一条路走向东边,那柳婆、晓烟、非雾已不见了。江潮是认得路的。祇见角门外修一小殿,土木满堂,人烟略少,江潮引雪婆并小姐进去,走到后边。江潮记得有一间精舍,便去扣门。有一老僧开门,却认得江潮的,说道:“江小相公,适纔当家的留你吃点心,如何去了?待我去说。”江潮道:“此位小姐是我表妹,要静坐一坐,不必点心。你自回避。”老僧去了。谁知柳婆与这两个丫鬟,小姐拜佛起身之时,人丛裏不知挤向何处去了,连江潮与雪婆说话也不觉着。原来雪婆是个趣人,见了江潮生得标致,甚是爱他得紧;那个柳婆是个蠢货,见了这人山人海,先是眼花了,以此两相失散。

江潮向小姐深深的两个大揖,小姐祇得还礼。雪婆也向江潮万福。谢道:“若非小相公多情护卫,我家小姐不要挤坏了?但不知小相公青春几岁?曾聘过娘娘否?”江潮道:“我今年一十六岁、并不曾聘娶。但未知小姐芳年十几岁了?”雪婆向小姐道:“小相公问你。”小姐没奈何,祇得低低应道:“十五岁。”雪婆道:“小姐不但描鸾刺凤,又且善赋能诗。老爷过于珍重,必要择个才貌相称的官人方允他,故此至今尚未受茶。”江潮听说,喜出望外。雪婆道:“小相公如今正在书房用功幺?”江潮道:“正是。上年幸採泮芹,如今正日日在家温习书史。今奉家慈之命,表此酬愿,张挂宝幡并真珠缨络,不意有缘幸遇小姐仙驾。小姐真是天姿国色,绝世名姝,又闻善赋能诗,教小生愈加敬慕。今日偶带得彩笔花笺在此,就咏今日之事,求小姐不惜属和。待小生把珠玉之章珍藏在怀,永为宝玩。不知小姐尊意如何?”当时吴小姐心中也甚有怜爱江潮之意,但是害羞,见江潮稍近身来,他但逡巡退缩。雪婆道:“小相公,吟诗正投着我家小姐所好了。”江潮大喜,即于袖中取出毫笔一枝、花笺二幅,见佛座上有现成砚子,将笔与花笺,双手递与小姐。小姐不接,低低的道:“我不会作诗。”雪婆道:“相公,你要我家小姐和韵,须先吟起来纔是。”江潮在净瓶中取了些水,雪婆接去磨墨。江潮把兔毫蘸饱,一挥成三绝:

为承慈命到支硎,绕陌啼莺织柳阴。

不道人烟辏杂处,也教今夕赋三星。

其二:

不上瑶京借玉浆,楚襄何幸遇巫阳!

亭亭洛浦真仙子,秋水为神蕙作裳。

其三:

一朵轻盈态有香,春晖凝媚映朝阳。

匆匆别去知无奈,自此相思枉断肠。

江潮写完,朗吟一遍,递与小姐。小姐手虽不接,心中十分爱他,你道为何从不出闺门的女子,乍见了从不识面的儿郎,怎幺就见爱起来?这也有个缘故:江潮年纪虽长小姐一岁,生得身材俊雅,声音低俏,意似孩子家气质,并没些饿眼涎脸惹人厌恶;况且娇娇滴滴,款款温柔。小姐见之,起初有些局促,后来浑如女伴一般;又兼见他诗才便捷,益加敬爱。祇是见他所作之诗都是戏侮之句,虽十分技痒,不好和得。雪婆见小姐不接,把诗笺塞在小姐袖中,道:“小姐也应和他三首。”小姐再三不肯。雪婆道:“小姐昨日咏西府海棠的诗在老身处,奉与小相公罢!”遂于锦囊中取出,递于江潮。江潮见花笺小楷,如获异珍,展诵诗句,大加讚赏,道:“小姐如此仙才,班姬、谢女不足称也!所以不屑和小生拙作。”见后面写“吴氏逸姝题”,道:“这就是小姐的尊字了?”把花笺念了又念,不觉失声道:“小姐,小姐,教江潮这条性命,送在这花笺上也!”向雪婆道:“我今日怎生割捨得小姐别去?烦雪婆婆与小姐说,求为兄妹相称,未知可否?”雪婆道:“这事极美!官人、小姐就此佛前行个常礼,权称兄妹,日后老身还要讚成好事。”小姐脸晕春潮,凭栏不睬。雪婆扯将过来,江潮先已下拜,小姐祇得轻轻的回个常礼。江潮叫了十数声“姐姐”,小姐也祇得叫了一声“哥哥”,两人相顾微笑。小姐对雪婆道:“坐了半日,该出去了。”江潮见说,不觉泪下。雪婆道:“今日有缘幸遇,须要欢欢喜喜,日后在老妇人身上,管叫你两人相会,不必悲伤。”江潮又对小姐道:“姐姐,方纔金簪已与小生换过,切莫相忘了也!”又揖雪婆道:“凡事全赖婆婆。明日到氤氲大帝庙前来访,婆婆切莫回我,我自有重谢!”雪婆欢喜道:“但凭小相公,要我怎生,老身自当竭力!”正说话间,祇见内外两头门一齐扣窨。原来江家家人各处寻遍,并无蹤影,寺裏问着了当家老和尚,在裏边抄出来。吴家的柳婆并两个丫鬟问着了修殿的匠人,说道:“适纔一个妈妈同一位小姐因挤得乱了,走向东边去的。”故此一同来叩外边的门。小姐与雪婆同听自家丫鬟的声音,雪婆忙道:“相公,你先进去了,待我开门。”江潮没法,祇得道声:“姐姐,我别了。”小姐低低说道:“哥哥去罢。”江潮进去,见了家人,家人道:“各处寻官人不见,亏了老师父说官人在这裏半日了。多承他们一片诚心,备下点心用些去罢。”江潮口中说“不要”,一溜烟出了寺门,东张西望,刚撞着了小姐轿子,以目送情;小姐惟低头不语而返。江家家人道:“官人,仍叫乘轿去罢。”江潮不要,祇紧随着小姐的轿子,低低与雪婆道:“你明日千万住在家裏,我来寻访。”雪婆点头道:“是了,相公靠远些!”江潮会意,不敢近前。望着小姐下了船,自己也下了船。又遇顺风,大家张帆而返。江潮教舟子随了吴家的船而行,谁想吴小姐的画船偏行得快,江潮的船再赶不上。行了二三里,河面已望不见了。

江潮暗中嗟叹。到了家中,天色傍晚,江潮向父母作了揖,述了和尚写疏之故。江启源与陆氏也是情愿的。祇有江潮这一腔心事不好向父母说知,且愁且幸。谁想夜间又大雨起来,一夜不曾合眼。这正是:

梦到巫峰尚渺茫,不禁愁绝楚襄王。

静闻檐溜声声滴,引得离人欲断肠。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