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梅兰佳话 > 第三十九段 会佳期得遂夙姻 谒山岚重逢桂蕊

第三十九段 会佳期得遂夙姻 谒山岚重逢桂蕊

书籍:梅兰佳话作者:阿阁主人 时间:2016-10-18 19:12:05

艾炙见兰瘦翁寻访雪香,知伪书之计已破,却不知雪香在西子庙作寓。是日走到西子庙来,一头撞见雪香正欲避走,早被雪香看见,呼曰:“艾兄,今日幸会。”艾炙闻呼,祇得走上前来周旋。雪香曰:“去岁烦艾兄为兰氏寄书到舍,殊多简亵。”艾炙曰:“去岁叨扰尊府。”松闻雪香言为兰氏寄书到舍,知是造伪书的艾炙,乃呼曰:“此即破人婚姻者耶,我松翠涛决不尔贷!”遂一手揪住艾炙欲击,竹与雪香解释,艾乃抱头鼠窜而去。竹曰:“翠涛何必如此?”松曰:“这样奸险小人,我松翠涛岂能容得?”雪香曰:“翠涛此举亦足褫艾炙之魂,真是痛快人心。”月鑒曰:“松相公真豪侠之士。”竹笑曰:“翠涛若是习武,怕不是个赳赳。”松曰:“有文事者必有武备。似你专用毛锥,若遇无可用之,他例似大蔡缩头。”竹曰:“我这毛锥若锥到尊阃,自然是要缩头的。”月鑒曰:“相公们俱是玉堂贵客,也喜说戏谑话。”雪香曰:“功名何足以拘人?”于是坐谈半晌而罢。

兰瘦翁自西子庙归,对池氏说前秦生即是梅生,池氏亦甚惊喜。芷馨闻之以告猗猗,猗猗曰:“那山家女子所说,我早知其不谬。”芷馨曰:“梅相公今年大魁天下,小姐真是有福哩。”猗猗曰:“这是他的福命。”于是瘦翁择日成礼﹔猗猗闻之潸然泣下,谓芷馨曰:“我得事梅郎自是得所,但我父母膝下无儿,我随梅郎去后,这桑榆暮景有谁侍奉?”芷馨曰:“老爷、太太必有万全之策,小姐不须忧虑。”池氏亦懮及女儿去后膝下无人,瘦翁谓池氏曰:“我想向来原是在罗浮居住,于今不若再搬回罗浮去,庶可与女儿常相聚首。”池氏称善。

婚期将近,瘦翁收拾自芳馆为女儿洞房﹔接松、竹为媒,即在自芳馆北客房居住。松指隔墙谓雪香曰:“你从前在这裏作寓,这隔墙是尊阃卧室否?”雪香曰:“是也。”松笑曰:“难保无逾墙相从之事。”雪香曰:“翠涛是何言欤?”竹曰:“去年雪香在这裏,不过是两下留情。至若苟且的事,我可以信其必无。”

到了花烛之夕,松、竹作诗词相贺。竹诗云:

赤紧温柔第一巡,鸳衾锦帐不胜春。

岂知此会新婚夜,仍是当时旧遇人。

扣解芙蓉羞半面,香含豆蔻现全身。

雨云初歇阳台暖,定比从前笑语亲。

松填《江城梅花》一阕云:

良宵风月价谁论,盼新婚,到新婚。两个含欢,有酒对芳樽。夜漏迢遥人语静,翠帏裏,便惺惺、无限情。

此情此情怎能禁,脸儿滥,口儿亲。睡也睡也,睡得稳、着意温存。你个去年,花月照閑庭。早想合他同处寝,侥幸也,到今宵、事竟成。

雪香看毕,曰:“二兄高才,弟一时不能属和。”松笑曰:“雪香的心早已莫知其乡了。此时谅必想不出一句甚幺来,你不和也不勉强你。”

至夜二更后,雪香归到自芳馆。芷馨见雪香入,即出房而去。雪香与猗猗此夕相见,比从前更有一种风情,令人领略不尽。雪香谓猗猗曰:“去岁与卿别后,谁想竟有今日。”猗猗曰:“去年郎君改姓更名来寓妾家,妾恨无投梭之拒,至今思之殊深愧悔。”雪香曰:“卿何作如此语?去年我来两月,知卿贞静。彼时卿得艾炙伪书,祇道我已别娶,故不得不择佳婿为终身计。与我诗中寓意、眼底留情,亦何足怪?假若无艾炙伪书,卿必贞守旧盟,决不轻易于动念。”猗猗曰:“郎君此言,正道破妾的苦衷。”雪香曰:“我去年与你留情,也是为伪书所误。假若无那伪书,我亦必静待佳姻。即有如卿才貌双全的人,何敢复生妄想,致等诸薄幸一流。”猗猗曰:“郎君去年若不改姓,倒免得一番周折。”雪香曰:“我若早知卿家姓兰,也免我梦想神思。”猗猗曰:“彼此都是一样。”雪香曰:“我前日来时,若不说是姓梅,你家也还要访姓梅的,岂不又费周折?”猗猗曰:“妾已早知郎君不姓秦的。”雪香曰:“卿怎早知我不姓秦?”猗猗曰:“今春偶游西子庙,遇一姓山的女子,那人是从罗浮新搬来的。我偶念桂蕊赠你的诗‘不遇范公全晚节’二句,他即念上二句。我遂留意邀他到家,问及此诗,他便说不是姓秦﹔且知君与桂蕊的事甚悉,君与那人亦有情否?”雪香曰:“不知有这姓山的。”猗猗曰:“他是罗浮人与君不远,何竟不知?”雪香曰:“罗浮女子甚多,我何能知?”猗猗曰:“他何以知君与桂蕊的事?”雪香曰:“桂蕊乃销魂院名妓,那女子知得亦是常事。”猗猗曰:“桂蕊有才貌是以有名,那妇子亦有才貌,何竟无名?”雪香曰:“才貌如何?”猗猗曰:“比妾似还胜些。”雪香惊曰:“离我家不远,哪有这样好女子?”猗猗曰:“听他言语亦似与君有情,我疑即是桂蕊。但桂蕊即蒙郎君赎他出院,何得到这西泠来?”雪香愀然曰:“提起桂蕊令我心恻。”猗猗曰:“尚未出院耶?”雪香遂将桂蕊投水的事告知猗猗﹔猗猗亦深为惋惜,且曰:“那山家女子的父,从前亦寻访郎君,何不去拜谒他家,或可见那女子?”雪香应诺。

到了次早,松、竹求见猗猗。既见之后,雪香陪到客室来。松笑曰:“雪香,你去年说‘世无西子难夸美’,于今得此佳偶,真是西子再世。怪不得你去年在这裏留连两三个月,就是我松翠涛若去年到这裏,也必留连不去。”雪香曰:“我岂止在这裏留连不去,就是见了嫂夫人也是一样。”竹曰:“翠涛每好戏谑,今日又便宜雪香。”松曰:“雪香所称嫂夫人,即眼前人也。”竹曰:“翠涛这话不是这样说。”雪香曰:“驴鸣犬吠何足污耳!”松曰:“你也是个同群。”竹曰:“彼此舌战,可称劲敌,于今当偃旗息鼓。”雪香曰:“我有一件疑事,二兄可以决否?”竹曰:“有何疑事?”雪香曰:“我们罗浮有个姓山的女子,才貌双绝,兄等知否?”松曰:“哪有这样的女子,我实不知。”竹曰:“你在哪裏见过?”雪香将猗猗在西子庙相遇的话,细述一遍。松曰:“那姓山的女子他怎知雪香与桂蕊的事,令人真不可解。”竹曰:“那山家既从前寻访雪香,雪香亦何不到山家拜谒?”雪香曰:“正有此意。”

过了两日,山岚到兰家致贺,瘦翁迎至中庭叙礼,山岚曰:“僕远游两月,昨日始归。闻梅生已作君家令坦,欣忭非常。”瘦翁曰:“小婿颇快人意。”山岚曰:“冰清玉润,千古传为美谈,翁与令婿方斯不愧。”瘦翁曰:“过誉,过誉。”山岚即欲求见雪香,时雪香外出,瘦翁曰:“小婿方出外去了,翁可稍坐一时,俟回来即当晋见。”山岚閑谈半晌,雪香尚未回来遂辞而去。临行谓瘦翁曰:“令婿回时,烦向他说一声,明早我洁尘以待,幸勿吝步。”瘦翁应诺,山岚乃去。少时,雪香归,瘦翁以告。

次早雪香来拜山岚,山岚甚喜。雪香一见却不相识,暗思:“这姓山的素昧平生,何以这样亲热,莫非也欲将女儿许我?但我已赘兰家,彼未必复有此事。”因询阀阅,山岚具道生平。少时一丽人自屏后出,雪香一顾果是桂蕊,一时悲喜交集。桂蕊出与雪香携手,呜咽不已。雪香乃问投水后事,桂蕊细述。雪香复拜山岚,曰:“原来是月香恩父,真失敬了!”山岚谦逊一番。雪香复与桂蕊各道别后怀思,留恋竟日方别。

归告猗猗。猗猗曰:“当西子庙相见时,我固疑是桂姊,于今果然是他。异日得以聚首言欢真是快事。”遂将雪香在销魂院遇桂蕊的始末,告知母亲池氏。池氏亦喜。松、竹闻之,谓雪香曰:“月香始终得与雪香聚首,庶稍解我二人前愆。”雪香曰:“前蒙二兄慷慨,事虽未成,终是感激不尽,何愆之有?”兰瘦翁至,松、竹因告之。瘦翁曰:“小婿仗义,二兄玉成真是难得。”

过了月余,雪香欲作归计。瘦翁与池氏商量移家罗浮。雪香遂到山家求见桂蕊,言将携猗猗回罗浮,约与偕去。山岚谓雪香曰:“僕年老孤苦,子女俱无。此女虽是义女僕却爱之如亲生一般。今梅君欲携他同归,势亦不能相阻。但此番一去,僕依旧孑然无靠,如之奈何?”桂蕊亦泣曰:“不是恩父相救安有今日。复与梅郎相见,若离父母而去,自难割捨。愿郎君策一万全。”雪香曰:“兰家岳父亦移家到罗浮去的。月香姊既不忍割捨恩父母而去,亦可同到罗浮居住,庶得以常相聚首,不知恩岳父意下如何?”山岚曰:“如此甚好,祇是又费一番经营。”桂蕊曰:“父亲向在罗浮作贾,于今复搬到罗浮去倒也甚好。”山岚祇得应允﹔遂择吉日,兰家及山家俱同雪香回罗浮去。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