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梅兰佳话 > 第二十七段 慕佳人花信求婚 逞绝才雪香拟古

第二十七段 慕佳人花信求婚 逞绝才雪香拟古

书籍:梅兰佳话作者:阿阁主人 时间:2016-10-18 19:11:38

西泠有贵族姓花名信字番风,生得姿容艳丽,倒是西泠巨擘。若论才情却祇平平技量。年近弱冠未婚失偶,闻猗猗貌美才高,央人为求凰计。瘦翁犹未惬意商于池氏。池氏曰:“我闻花生是西泠第一体面人,通邑有美人之称配我女儿甚好。”瘦翁曰:“花生虽则鲜明可爱然终不脱凡艳,况且他的学问也不算出类超群,何足为女儿佳偶。”池氏曰:“我闻这生是西泠好秀才,难道竟没才学,似你这样苟于求全岂不误了女儿大事?”瘦翁曰:“必须如那秦生方称快婿。不知你是何意见,却嫌他远了。”池氏曰:“何必捨近求远,还是许这姓花的为是。”瘦翁曰:“你总是妇人之见,我也难与你争论。此係女儿大事,到问过女儿看他意思如何。”池氏曰:“你这也说得是,但我与你去问他他必含羞不语,不如去唤芷馨来,叫芷馨去对他说。”

瘦翁命畹奴唤芷馨至。芷馨曰:“老爷唤婢子何事?”池氏曰:“我欲将小姐许字姓花的秀才,老爷尚犹豫未决,唤你去问小姐,看他意思何如。”芷馨曰:“哪个姓花的?”池氏曰:“是西泠第一人物,名信字番风。论他仪表,合邑有美人之称;论他才学,是西泠一个好秀才。你也该听见说这个人哩。”瘦翁曰:“这生人物、才学非去不得,祇是,不是小姐的对儿,我尚不惬心,太太一定要许,你去问过小姐叫他拿定主意,免致后悔。”芷馨应命而去。

走到自芳馆对猗猗说,猗猗低头不语。芷馨曰:“小姐不必犹豫。老爷既说尚不惬意,则其人才貌必不及秦相公。可知小姐既心许秦相公,决不可见异思迁,致有误嫁王郎之歎。”猗猗曰:“我非见异思迁,思所以辞之耳。”芷馨曰:“辞便辞何必思。”猗猗曰:“父母之命,我怎好遽然推辞?且遽然辞之恐于秦生的事反露圭角,必须不辞而辞方妙。”芷馨曰:“怎样不辞而辞?”猗猗沉思半晌,曰:“有一妙计,祇须如此如此。”芷馨亦喜遂回复瘦翁、池氏曰:“小姐说,婚姻之事原在父母,非女儿家所敢与闻,但老爷、太太既要问他,他亦不敢自主必须如此如此方好。”瘦翁曰:“这话说得甚是。”池氏曰:“女儿祇是要卖弄才情,也罢,就依他罢。”

次日,冰人复来。瘦翁曰:“小女稍知文墨。吾兄所知,这花生信是翩翩公子,然使有貌无才非我所取。择日办个薄宴,烦兄与那生偕来,意欲面试。如果才堪倚马便许乘龙;若其不能功无见怪。”

冰人复命花信。花信慨然应允,自思曰:“贾翁要我面试,难道我便惧怯不成?我闻贾翁之女颇有才情。到他那裏,我也出一试题他做,一则可试其才,一则我可自饰其短。谅他一个女子必不能胜我才学。当互相考时,我做得出来,他也做得出来,固是美事;假若我做得出来,他做不出来,我更好扬眉吐气;即使我做不出来,亦可借他为词,饰我短处。”又转思曰:“设若我做不出来,他做得出来,奈何?”又曰:“决无此事。我也是这西泠好秀才,他必不能胜我,祇是我须想个难做题目考他。”

主意即定,及期盛服肃装,偕冰人来。兰瘦翁迎至中堂,叙礼而坐。时雪香亦在座相陪。两下各通姓名。芷馨闻花信至,隔帘窃窥,入自芳馆谓猗猗曰:“这姓花的人物虽是体面终觉未能免俗;况与秦相公相形,更觉一清一浊不啻天渊。不知那些俗眼,怎幺称他为美人的。即此一见,无论有才无才,已非小姐匹偶哩。”猗猗曰:“芷馨,你说我这不辞之辞的计妙否?”芷馨曰:“甚妙。”

少时,肆筵设席,分宾主坐。酒至半酣,瘦翁命畹奴到自芳馆请小姐出题。猗猗遂出题,命畹奴拿到中堂。瘦翁视之乃是葩经拟体:其一,关关雎鸠;其二,凤凰于飞;其三,桃之夭夭;其四,于以采苹。每题俱拟四首,以寸香为度。瘦翁递与花信。花信曰:“久闻令媛才同柳絮,小子亦拟有一题请教。”随于袖中取出题来,是美人四时闺情题,作回文体,限纱、鸦、花、遮、斜为上韵,妆、长、伤、墙、香为下韵。瘦翁曰:“此等诗必牵强纽合,难于自然,小女稍知文墨,未必能有好句。”花信曰:“以寸香为度,果能四道俱起,纵无妙句,亦算才敏。”

瘦翁遂命畹奴将题目送与猗猗。芷馨曰:“这回文体,以一寸香而作四道亦是大难。”猗猗曰:“求佳固难,若成篇亦不甚难。”谓畹奴曰:“你回去说,还是四首做起一并拿出去,还是零星拿出去?”畹奴出,将猗猗之言告知瘦翁。瘦翁未及答,雪香在座,欣然曰:“零星拿来,可以一面赏诗一面喫酒,真是快事。”瘦翁因谓畹奴曰:“就零星拿来看看。”畹奴走到自我馆对猗猗说,猗猗已做起一首付与畹奴。畹奴拿出,雪香接着一看,曰:“作回文诗难得流利,此诗有情有景,不现雕琢,真是天才敏妙。”花信亦看了一遍,暗暗称奇。少时,畹奴又拿两韵出来,雪香复讚赏一会。花信见猗猗如此笔快,遂欲将猗猗所出之题,自己趁早做起,乃愈着急愈做不出来,也不暇及看猗猗诗,却默坐沉思去了。少时,畹奴又拿两韵出来,雪香讚不绝口。瘦翁曰:“不过稍成句法耳,何足言诗?”雪香曰:“是令媛的诗,故翁不以为奇。倘是他人能如此敏捷,恐翁亦当心折。”畹奴又拿一首出来,雪香曰:“如‘夜清秋月一天长’之句,即不是回文体亦是妙句。”花信曰:“清字改深字更好些。”雪香沉吟一会,乃曰:“清字妙。惟是清字方切秋月,细心领略,令人神游秋夜月明之间。若改深字,便乏远神矣!”花信意沮;冰人某随声附和曰:“某虽不识诗味,聆之亦觉铿然可听。小姐有如此妙才,信乎名下不虚。”瘦翁曰:“过誉,过誉。”畹奴复送诗出,时一寸香尚灰烬。雪香曰:“古人刻烛催诗,不过如是。”遂合四首,朗咏一遍。诗云:

纱窗倚处整新妆,寂寂春来惹恨长。

鸦鬓两分怜意倦,黛眉双敛自情伤。

花筛月影花迷径,竹引风声竹拂墙。

遮莫淡烟轻袅袅,斜横舞袖扑清香。

纱笼翠幕翠凝妆,曲度薰琴抚夏长。

鸦噪晚风迎日落,蝶惊残梦惹魂伤。

花浮水影荷撑盖,柳罥堤阴树覆墙。

遮面半开新摺扇,斜裙绕处步尘香。

纱帐拂云鬓整妆,夜清秋月一天长。

鸦栖树裏閑愁积,雁寄书时别感伤。

花趁雨开新菊径,叶经霜落冷枫墙。

遮眸望断怜人美,斜倚玉栏绕雾香。

纱轻浣罢理残妆,刺绣添丝一线长。

鸦宿暮山归梦冷,鹤飞宵露警翎伤。

花花冻雪凝梅岭,处处寒烟抹粉墙。

遮月淡云阴漠漠,斜风绕鼎拂浓香。

瘦翁曰:“所限寸香已尽,花君诗做起否?”花信曰:“因一心玩赏令媛诗句,并未曾做这诗哩。”瘦翁曰:“再限寸香,君速作成。”花信曰:“小子不及令媛敏捷,此诗不如不做,候回去时再作成请教罢。”雪香曰:“王勃拥被沉思,摩诘错走入瓮,古人不少苦吟,然皆不碍为吟坛健将。花兄即不能一时做起,何损才名。”瘦翁曰:“秦君才亦敏妙,曷将小女所出题目做他几首?”雪香故谦曰:“花兄在此,岂敢弄斧班门?”花信料这诗,雪香未必能一时做起。若不能做亦可借口自饰,遂催促曰:“秦君何必不做,我岂是嫉才一流人?”雪香笑曰:“如此,切勿见哂。”乃援笔立成,香亦未尽:

拟“关关睢鸠”

关关睢鸠,言萃其俦。彼姝者子,既和且柔。无非无仪,厥德永修。亦既见之,云胡不求?

关关睢鸠,载飞载鸣。彼姝者子,既和且平。如玉斯洁,如水斯清。亦既见之,爰慰其情。

瞻彼中林,有华其枝。彼姝者子,于以求之。之子之远,悠悠我思。寝不成寐,食不遏饥。

交柯之树,在彼东园。彼姝者子,可与寤言。有酒有酒,静寄高轩。何以忘忧,北堂之萱。

拟“凤凰于飞”

青青芳草,生于中沚。有芬其叶,有葩其紫。虽曰无人,中情弥美。欣欣向荣,以待吉士。

青青芳草,生于中阿。秋霜以清,春风以和。匪朝伊夕,幽赏无多。彼居之子,眷怀女萝。

鸳鸯在梁,爱居爰处。鸟亦有託,人思其侣。岂曰无家,未得我所。愿言佳人,唱予和汝。

凤凰鸣矣,下上其音。于以相攸,父母之心。凤凰于飞,十吉孔云。天作之合,乃鼓瑟琴。

拟“桃之夭夭”

桃之夭夭,值彼仲春。发尔秾华,度尔芳辰。爰及其时,见此良人。薄言旋归,车马诜诜。

桃之夭夭,惟春斯荣。和风习习,鸟鸣嘤嘤。爰及其时,百两以迎。亲结其缡,赠以琼英。

彼居之子,华如桃李。我餚既馨,我酒既旨。式饮式食,云胡不喜。琴瑟静好,惟我与尔。

于戏乐祇,朝斯夕斯。彼居之子,乃唱乃随。室家以和,父母以怡。彼居之子,罄无不宜。

拟“于以采苹”

于以采苹,南涧于徵。有物斯洁,有志斯诚。克相夫子,祀事孔明。以羞先祖,元酒太羹。

于以采苹,欣为以襭。有志斯诚,有物斯洁。克相夫子,享礼不成。以羞先祖,先祖愉悦。

薄言采之,惟涧之苹。何以荐之,于豆于登。先祖有灵,亦莫不兴。以似以续,子孙绳绳。

薄言采之,苹蘩斯寄。谁其荐之,季女之事。先祖有灵,亦不尔弃。降福既多,子孙翼翼。

花信见雪香寸香未尽,立刻作成,暗暗称奇,却自己面带羞愧,筵散辞去。

冰人某谓之曰:“花相公往日诗才亦甚敏捷,今日五色笔何故被人夺去?”花信曰:“彼限寸香为度作诗,亦是大难。心愈着急思愈滞塞,故不能成句耳。虽然事有分定,想这段姻缘若是我的,此时作诗必不至如此滞塞。今既如此无复望矣。”冰人某曰:“我再向贾翁说何如?”花信曰:“说之无益祇取羞耳,不如不说为妙。”冰人弗听,复向瘦翁说。瘦翁以缓议为辞乃止。

瘦翁谓池氏曰:“你说那花生是西泠第一人才,一经面试却退避三舍;倒是秦生游刃有余。为女儿相攸,还是这姓秦的好。”池氏曰:“纵欲许亲怎好面言,必须有人为媒纔是。”瘦翁曰:“这西泠无甚幺知心的人,惟月鑒和尚与我相契,此时远游去了。俟他回时,将此意告知央他为媒。”池氏曰:“且缓议罢。”事乃暂寝。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