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梅兰佳话 > 第二十段 梅雪香静夜听琴 兰香谷重阳联句

第二十段 梅雪香静夜听琴 兰香谷重阳联句

书籍:梅兰佳话作者:阿阁主人 时间:2016-10-18 19:11:23

梅雪香自搬到自芳馆北,每欲一见猗猗。无奈相隔一墙,真是银河修阻。且喜墙不甚高,站在几上,可以窥见院南。时常移几在墙边窥探,却亦玉容深琐,住了上十日,无计可施。时值八月晦夕,雪香孤寂无聊。坐到三更,偶出户外见自芳馆灯影斜射墙头,曰:“小姐犹然未睡耶?”遂移几到墙边窥探,隐隐听有声息。雪香悄悄攀条逾墙,近窗窃听。芷馨谓猗猗曰:“今早老爷对太太说,要把小姐许字秦相公,小姐你说好不好?”猗猗曰:“芷馨你怎如此胡言?”芷馨曰:“是我亲耳听见的。小姐若是得遂这段姻缘,倒是天生就一双美人哩。祇有太太尚在两可之间。”猗猗问:“太太怎样?”芷馨曰:“太太也爱这秦相公,但嫌他是远处人,意思还想在西泠选个才郎。若实没有中意的,方许秦相公坦腹。”猗猗曰:“孟耀德遇梁伯鸾,虽远亦近﹔谢道韫逢王凝之,虽近亦远。祇分怨偶与佳偶,何论路远与路近耶?”芷馨曰:“我也是这样想哩。”猗猗见壁上琴,因曰:“此琴自秦生在馆北住后未曾一弹,不觉就有微尘在上。”芷馨试去尘垢曰:“小姐今夜何不谱一曲儿。?”猗猗曰:“恐秦生听见。”芷馨曰:“他一人孤零想必多时睡去,此刻怕不在黑甜乡里作好生涯,那复得闻小姐丝桐妙韵。”猗猗遂焚香操琴。琴罢,猗猗谓芷馨曰:“夜已深矣,可睡去。”雪香急转身,扳条踰墙而过。芷馨随猗猗出户,见墙边树梢隐隐微动。猗猗曰:“莫有人在墙外窃听?”芷馨曰:“这早晚尚有何人?”同关门睡去。

雪香归到房中,喜不自胜。曰:“今夜不知醒裏梦裏。前见其貌,如为再世杨妃﹔今闻其琴,又是知音卓女。音律既佳,吟咏必妙,如此有貌有才,我梅雪香怎禁魂飞魄散。幸得他的父亲已有馆甥之意,真是奇缘作合,但阿母犹在两可之间,万一其中有变,我不意是空到天台?”沉思良久,又曰:“听那婢与小姐之言,亦是留意于我,且慢寻个进步,与他作文字交,缓缓叙及婚姻,使他心定亦可成得一半工夫。”主意既定,遂每夜隔墙窃探,总不闻声息,亦不见芷馨出户。雪香歎曰:“何相见之难?”

如此至九月初八,月鑒邀瘦翁去游西湖。瘦翁见雪香欲与同去﹔雪香心念猗猗,託疾不往。瘦翁曰:“秦君既有微恙亦不相强,但西湖之游三五日方返,不能相陪,奈何?”雪香曰:“贾翁何必拘此形迹。”瘦翁命童儿畹奴曰:“你服事秦相公,须要尽心。”畹奴应诺。瘦翁遂同月鑒游西湖去。

次日初九,乃是重阳佳节。猗猗命芷馨置酒自芳馆,以作登高之会。池氏亦命畹奴送酒雪香,雪香谓畹奴曰:“你家裏有事,不必来伺候我。”畹奴遂出。池氏到自芳馆与猗猗同饮。雪香闻有嬉笑声,急移几墙边,于竹林密处窥之。那猗猗坐正向外,雪香饱看一回,自思曰:“前于启后户时见之,不过祇一转瞬﹔即那夜隔窗窥之亦不甚真,今日看个十分饱,越觉得人间无、天上亦不多有,祇怕我梅雪香没这大福分得亲玉体哩。”少时,池氏出席,谓猗猗曰:“墙外有客居住,你们说话要放检点些,不宜高声。”猗猗曰:“孩儿知道。”遂送池氏出馆。

池氏既去,芷馨谓猗猗曰:“今日重九高宴,无诗以纪之,可乎?小姐易做几首?”猗猗曰:“我与你联句罢。”芷馨曰:“婢学夫人,终欠大方,且小姐出口成诗,我怎幺赶得上?”猗猗曰:“又没有刻烛击钵,迟些也无妨事。”芷馨曰:“小姐做起韵。”

萧瑟起秋风,佳节届重九。(猗猗)

佩萸始何时,登高从古有。(芷馨)

正合开华筵,借以助寿母。(猗倚)

芷馨曰:“今日太太同来宴会,小姐借以祝寿母之句,恰是今日情景,不得移到别处,可谓语不泛设。”猗猗曰:“不必说好说歹,你且续来。”芷馨复联云:

敬上菊花杯,共倾桑落酒。(芷馨)

乐事可赏心,新诗复在口。(猗猗)

不碍催租来,果能题糕否。(芷馨)

我本长吟人,尔亦忘形友。(猗猗)

芷馨沉吟一会,曰:“才尽矣。”雪香在墙外联二句云:

落帽客何为,循墙立已久。

猗猗闻之,惊走向裏面去。雪香曰:“赌句联吟真是快事,何为见拒乃尔?”欲呼芷馨与语,芷馨亦入内去了。

雪香回到房中,自悔曰:“真不该如此孟浪,假若他向母说我在墙外看他,这裏便住不稳了。”又转念曰:“那小姐断不如此薄情,且待那婢出来时,我定要与他说话。”少时,畹奴送午饭入,雪香问曰:“你家有个婢子叫甚幺?”畹奴曰:“叫芷馨。”说罢即去。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