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梅兰佳话 > 第十八段 瘦翁喜逢神龙客 雪香得近自芳馆

第十八段 瘦翁喜逢神龙客 雪香得近自芳馆

书籍:梅兰佳话作者:阿阁主人 时间:2016-10-18 19:11:19

兰瘦翁自得艾炙伪书,以为梅氏真个已娶,遂有为女相攸之意。猗猗闻之愁动颜色。其婢芷馨曰:“梅家已背盟姻,老爷理合为小姐择一坦腹,何故愁闷乃尔?”猗猗曰:“託身为女,真是水上浮萍飘泊无定。幸而浮于池沼之上,得依清流﹔不幸而汨于污泥之中,被人践踏皆不能知。似我茫茫无主,正不知作何归结。”芷馨曰:“月老多情,谅必不乱繫人足。以小姐如此才貌,定把赤绳牵一个好郎君,自不令兰艾同岑、薰莫辨。”

一日,艾炙见破了梅氏婚姻,自鸣得意,遂复央人向瘦翁说,欲为中屏之选。瘦翁见艾炙为人未能免俗,辞之。炙心计已穷,亦不复生妄念。

瘦翁遍阅西泠人物,绝无中意,时时为此事挂怀。惟西子庙老僧月鑒与为契合,常来庙中消遣。是日走到庙中,却值雪香外出。月鑒迎至佛堂坐谈半晌,忽见壁上雪香题西子绝句,问月鑒曰:“此诗甚佳,是何人所作?”月鑒曰:“近来敝寺寓有一位秦相公,係武陵人,甚是秀雅,这诗就是他前日作的。”瘦翁曰:“何不请来一见?”月鑒曰:“彼已出外去了。”瘦翁曰:“几早可回?”月鑒答以不知。复纵谈了多时,瘦翁辞去,将行谓月鑒曰:“烦对那姓秦的说,明日不要出去,我定来会他一会。”月鑒应诺。瘦翁既去,雪香回寺。月鑒曰:“老僧契友贾遁翁见相公题壁绝句,大为歎赏,明日定来会你。”雪香喜不自胜。乃曰:“明日静候此翁。”

入夜独坐自思曰:“这贾遁翁见我题壁诗句,便觉留情,倘若明日见面必更加欢喜,或者将他女儿招我快婿,那时我梅雪香,正不知天壤间复有何乐!”想到此处不禁手舞足蹈,忽又转念曰:“倘他女儿是个有婿罗敷,我这番心计岂不又空费了?”又曰:“不管他有婿无婿,且访个的确消息再作计较。若是这一颗明珠早被他人赏识,那是我梅雪香无缘,祇好空自惆怅而已﹔若犹未也,我梅雪香今生不能与他作并头莲,则当披髮入山,誓不向人间再寻并蒂。”如是左思右想,一夜无眠。

次日,兰瘦翁果来。梅雪香见瘦翁古貌清臞,超然尘外,早心异之。瘦翁一见雪香玉貌珊珊,丰神绝世,亦暗地称奇。笑谓月鑒曰:“此即所谓秦君耶?昨钦妙句,今接光仪,何幸如之!”雪香曰:“小生初到上方,早闻月鑒大师道及贾翁品望。每欲一接请谈未得其便,今日何啻三生!”瘦翁曰:“昨日问及月鑒,知君为武陵人。贵乡桃源,自古称为仙境,君殆灵秀所钟,致令老眼一见,几疑为天上人。”雪香曰:“贾翁如此过誉,真令惭愧愈增。”瘦翁又细询阀阅,雪香俱假词以对。瘦翁曰:“想必琴瑟在御,定傅二美?”雪香曰:“东床未设,尚无有坦腹处。”瘦翁曰:“以君才貌,何竟无欲得为快婿者?”雪香曰:“小生着眼太高不肯降格相求,是以迁延未遂。”瘦翁一闻此言,因思:“女儿猗猗若得此人为配,洵称佳偶。”遂欲面试其才,乃出白扇一柄请题诗句。雪香曰:“既乏李杜之文,又无锺王之笔,何敢乱书蒲葵致贻笑柄。”瘦翁曰:“一见恍若平生,不必作此俗套。”雪香请题。即指廊外雁来红为题。雪香不待思索,援笔立成一绝,题于扇上:

叶叶枝枝七尺珊,雁催红上碧栏干。

想从塞外风尘裏,带得秋光与佛看。

瘦翁曰:“恰是雁来红,恰是寺观雁来红。不待七步,即成佳作,非才思敏妙不能若此﹔且字挟风霜,神清骨秀,已入右军之室,能不令人拜服。”雪香曰:“贾翁如此抬举,何以克当。”月鑒曰:“遁翁老友从不肯奉承人,今日夸美秦相公,实非虚语。”三人谈至日暮方散。

瘦翁归,语夫人池氏曰:“今日为女儿觅得一快婿。”池氏曰:“是哪家?”瘦翁曰:“是武陵人。姓秦名谐晋,别字雪香,年不过十七八,貌胜潘安,才如李白。今日我欲面试其才,即面作诗题于扇上,你拿去看看。”池氏见诗亦喜,因问曰:“不知他家声如何?”瘦翁曰:“我已问过,彼係桃源望族。”池氏又问曰:“知他已定亲否?”瘦翁曰:“尚未。”池氏曰:“女儿衡诗最刻,我将这扇与他看看,不知他如何说。瘦翁曰:“亦可。”

池氏遂走到自芳馆,将扇递与猗猗,曰:“这是你父在西子庙,遇见一个姓秦的题的诗,孩儿你看好否?”那自芳馆是猗猗读书处,卧室亦在其中,猗猗题额云“梦瑞”,对联云:

溪头雨过秋仍瘦,池畔风来夏亦清。

是日,见母持扇与之,猗猗将诗一看,问曰:“这姓秦的必不是西泠人。”池氏曰:“何以知之?”猗猗曰:“西泠没有这样才子。”池氏曰:“是武陵人,才貌双绝。你父亲一见甚喜,故把扇子请他题诗。”猗猗曰:“洵未易才。”

池氏出,猗猗谓芷馨曰:“前久雨初晴,我与你偶启后户,见一书生貌胜子都,或者就是此人。”芷馨曰:“我前日见那书生,亦疑不是西泠人。”猗猗曰:“若这题诗的就是那人,真可谓才貌双绝。”芷馨曰:“祇可惜是异乡人。”二人歎息一会而罢。

池氏既出,谓瘦翁曰:“猗猗孩儿亦取这诗。”瘦翁曰:“此时与他初会,姻亲之事未便遽提,我欲接到我家居住,缓缓央人为媒,言及此事。”池氏曰:“理合如此。祇是接到家裏,在何处安置他哩?”瘦翁曰:“自芳馆北颇可。”池氏曰:“自芳馆北与女儿卧室相近,大有不便。”瘦翁曰:“中间筑一道墙,隔断南北可也”。池氏曰:“如此方好。”乃鸠工筑墙,工竣,遂请雪香到自芳馆北居住。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