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梅兰佳话 > 第十七段 遇美人天台无路 咏西子古寺造因

第十七段 遇美人天台无路 咏西子古寺造因

书籍:梅兰佳话作者:阿阁主人 时间:2016-10-18 19:11:17

雪香命舟子开船,幸得一帆风送,不月即抵西泠,时鸦背斜阳,已落湖山。舟子将船泊岸,祇见岸上一带人家,不过数十所宇舍却都清雅。雪香欲上岸散步,舟子见西北云起,奔腾而来,谓雪香曰:“梅相公不必上岸,等时有大雨来。”雪香见天色不好,也就不上岸去。忽然风雨大作,彻夜不止,到次早犹然如故。雪香推樯视之,祇见浓云匝地白浪翻天,乃曰:“昔坡公有诗云:‘黑云堆墨尽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恰似今日境况。”因口佔一诗云:

风风雨雨势未休,行人泛宅住轻舟。

涛翻高岸吞吴艇,身屈低舱作楚囚。

满耳声喧言莫辨,一樯罅漏水交流。

坐眠都觉无情绪,孤负江干客裏秋。

吟毕,即将诗稿拿出随笔写在稿上。舟子曰:“我从前载个客人送我一柄白纸扇,请相公写几个字。”雪香遂将前诗写上,忽见月香所赠诗及鸳鸯图触起怀思,愁动颜色。舟子曰:“相公怎幺这样愁闷?”雪香曰:“天雨困人真难消遣。”舟子曰:“相公是没有做个客人的。我每常在江湖上走,象这样天气不知遇着多少。似你这样闷法,不闷坏了人?我有一个歌,唱给你听听,也可解闷。”雪香曰:“甚妙。”舟子乃扣舷而歌:

〔川拨棹〕花红两岸掩映,牙樯锦缆一帆。风送一帆,风送到桃源。正是武陵二月天。凭谁夸,米家船,凭谁夸,太乙莲。

〔前腔〕南薰拂面,漾得湖光潋滟。一篙撑去,一篙撑去採红莲。莫打鸳鸯交颈眠。看日落大江边﹔正荷净纳凉天。

〔滴溜子〕清波净,清波净,蓝光一片。秋风裏,秋风裏,又听渔舟唱晚,更月落乌啼夜半,惯作客清眠。不怕钟声乱,正好泊征船,枫林隔岸。

〔前腔〕鸣冻雀,鸣冻雀,雪花烂慢。爱冬日,爱冬日,流清未断。且独钓在寒江古岸。又听得鸣榔声,疑乃一串。待问旁人呵,何处好扬帆,说到梅花溪畔。

〔尾声〕是几时,乘风万里,水连天。準备着今番,波浪,随人愿。做一个罢钓归来不繫船。

歌毕,曰:“这也是一个客人,阻风扬子江头作的。梅相公,你说好不好?”雪香曰:“有此妙曲,又有此妙音,真可遣闷。”

连下了三日雨,忽远岫云归,斜阳影露。舟子欲解缆开船。雪香曰:“今日不走罢,我闷了几日,要上岸去走走。”遂閑步岸上,行不数步见一带围垣,知是人家后院。听得角门一声,雪香回头看时,有青衣女婢甚是秀雅,偕一绝世美人走出。刚到门首,美人看见雪香,急命婢关门入去。雪香惊讶良久。曰:“吾梅雪香祇道如月香姊容貌,天下没第二人。不料这个美人,比月香姊似更胜些,真是令人神往。祇是春风半面,赏识未真,奈何?《西厢》云‘门掩了梨花深院,粉墙儿高似青天’,正今日之谓矣!”彷徨凝望,直到黄昏方纔上船。闷坐片刻即睡,展转思念终不安枕。听得岸上鸡鸣,披衣起坐。

天微明,舟子尚宿睡未醒。雪香即寻到见美人处。至则桃源深扃,杳难问津,不觉如有所失,伫立以待。适有人经过,雪香问曰:“贵处是甚幺地方?”答曰:“西泠。”雪香又问曰:“这所围墙是哪一家?”答曰:“姓贾。”又问曰:“他家有多少人?”答曰:“贾翁夫妇、一女、一婢此外没有多人。”又问曰:“贾翁叫甚幺名字?”答曰:“别字遁翁,不知其名。”说罢那人去了。雪香私心窃喜,以为问得名姓便好寻计进步,而实不知贾遁翁即兰瘦翁,所见美人即幼时所聘之兰猗猗也。遂欲寻个寓处以为后图。

走不上半里远,有个西子庙。雪香入庙,老僧迎至佛堂。茶罢,问雪香曰:“高姓?”雪香暗思曰:“此地既是西泠,想我父亲必离此不远,倘说出真名姓来,传到我父耳中,这贾家事反不便,不如暗寓婚姻之意改姓秦罢。”遂答曰:“小生姓秦名谐晋,武陵人也。”僧曰:“先生到此何事?”答曰:“投亲不遇耳。”因问僧曰:“敢请禅师法号?”答曰:“法名月鑒。”雪香见庙宇清幽僧亦不俗,因问曰:“可下一榻否?”月鑒曰:“先生若不嫌弃,尽可任先生择一间房室居住。”雪香称谢,复到船上。舟子曰:“梅相公往哪裏去了半天?”雪香曰:“我问土人,说这裏就是西泠,已寻得一所庙宇作寓,你与我将行李背上去。”舟子遂背行李同到庙中。雪香打发舟子回去,遂收拾房室,安顿行李停当,即到佛堂与老僧月鑒閑话,见塑有西子像,因题一绝云:

台筑姑苏国就亡,捧心端的未思量。

旧思那比新恩重,不报吴王报越王。

月鑒见诗甚喜,曰:“秦相公人品清雅,诗复俊逸,老僧得晨夕相接真是大幸。”遂将诗粘于壁上,曰:“宜以紫纱笼之。”雪香曰:“下裏之音能不为大方所笑?勿污此壁,请速去之。”月鑒不可。雪香曰:“近处人家也有骚人逸客,时来参谒大师否?”月鑒曰:“老僧负性孤高,礼节疏忽,多不谐俗,惟有姓贾号遁翁者,与作世外良友,时来敝寺坐谈。”雪香闻与贾遁翁相好,甚喜自思欲图进步,这和尚可作先容。因问曰:“贾遁翁得与大师友善,想必是清高一流。”月鑒曰:“真是一尘不染。”雪香曰:“不意天下竟有高人,可得一见否?”月鑒曰:“彼时来敝寺的,何不可见?且彼怜才心甚,如秦相公这样奇才,令彼得见,当不知若何爱慕哩!”雪香闻言倍加欢喜,但答曰:“小生何才之有?”谈论一会儿方散。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