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金台全传 > 第五十六回 众英雄旅店逢仙 日本国难邦进贡

第五十六回 众英雄旅店逢仙 日本国难邦进贡

书籍:金台全传作者:汪澍堂 时间:2016-11-03 14:00:58

讲到众英雄赶路,同往贝州投奔王则,前一队后一群,洒开大步向前行去。四更天时候,行人稀少,并且西方月落,街上墨黑。大家商议:“暂且停停,到天明再赶路罢。”“既如此,前去寻个所在,担搁一回便了。咦?列位喏,那边亮汪汪的什幺所在?”众人哈哈笑道:“灯球上照,必有人家。上前一看便知分晓。”一众英雄走上前去,但见红灯两盏,望空悬着。张其一见,哈哈笑道:“却有一个酒肆开张在此。”这一班多是酒肉之徒,听了酒肆,大家齐声说道:“这也凑巧,俺们走得口乾舌燥,喉咙正在焦渴得紧,且去吃他娘三碗再处。”多道:“说得有理。”一同走上前来,举目一观,但见一带房屋,共有十多间,间间宽大,桌椅甚多,多是吃酒的坐室,旁边壁上点几盏明灯,当中挂一个大大的满堂红,火光照得如白昼一般。花三道:“我的哥,你看这样的大酒店,怎样一个酒客多没有的?”郑千道:“我们只顾吃酒是了,管他娘什幺酒客不酒客?”多道:“是啊,喝酒。”只见四个少年人招接英雄进去,他们一队一队走进来。张其启口问道:“啊,酒家,为何你们这时候还开在这里?”答道:“不瞒爷说,我们这个地方上,日里呢,下午时分就没有人走了;夜里呢,四更鼓绝就是人来人去的所在。所以四更开店,赶这一市的生意。”张其道:“哈哈哈,原来这个缘故。你们店中的酒可够我们吃得来幺?”答道:“爷们有多少人呢?”张其道:“五百个。”走堂的道:“再加五百个还吃不完我的酒呢。”张其哈哈笑道:“妙极的了。可有好菜?”答道:“只有素的。”张其道:“没有荤的幺!”答道:“没有。”张其道:“呵呀,这就没兴了。”有几个说:“不要人心不足,这个时候有酒吃就是造化了。解渴而已,管什幺荤菜素菜?”张其道:“既如此,就是素菜。酒要好的。拿来,拿来,大家请坐。”一队一队坐下来,坐处宽大,并不挤挨。四个走堂送酒,你一杯,我一盏,刚刚吃得一杯酒,第二杯就难吃了。筛也难筛,并非没酒。列位,你道什幺缘故呢?乃是陈抟老祖的仙露,凡人吃得一杯就能灾晦消除,延年益寿,岂可多吃。念他们多是青春年少,正直无私,若去投降王则,可惜终身留下叛逆之名,何不叫他们扶助宋室,与金台同去平阳,封官受职,几代荣华,岂不是好?故而吩咐四个仙僮在此荒郊野地之中,假意开个酒肆,招留五百英雄。大家吃得一杯,顷刻眼花六乱,身上酥麻。张其喊说:“不好,不好,吃了蒙药了。”思量动身行兇,那里晓得立不起身,连及头也抬不起来,渐渐的蹲将下来,此时好比大醉,其实暗长精神。四个仙僮作法,凡夫那里晓得?将他们送到仙山脚下,酒醒之时,天已明亮。众人道:“口韦口韦口韦,好酒,好酒。这个酒什幺东西做的?人生半世,从没有吃过,那里有一杯就醉到这个地位的?”大家伸一个腰,把眼揩揩睁开,看众人多像木头一般。呀,不见了乡村酒店,人人多坐在地上,不是来的原所在了,使人难解难猜。同来的朋友,人人又不像店家谋命样子,这是什幺缘故呢?周回是山,两旁是树,人影全无。到底什幺所在呢?不好,不好,莫非做梦?众英雄只道是在梦魂之中,那知仙法无穷。一个个抽身立起来,思量走路下山,忽听得几声咳嗽,抬头见个少年僮子,又听得他道:“张其、郑千,你们贝州去幺?且慢下山,我家师父唤你二人有话吩咐。”张其道:“你们的师父是那个?”答称:“陈抟老祖是也。”张其道:“住了,你家师父可曾睡醒?”仙僮道:“何出此言?”张其道:“我们听得大概多说陈抟一忽睡千年,一千年也睡不醒了,故而问你睡醒不曾睡醒。”仙僮道:“何出此言?”张其道:“我们听得大概多说陈抟一忽睡千年,一千年也睡不醒了,故而问你睡醒不曾睡醒。”仙僮道:“休得胡言,师父等你二人讲话,快随我去。”张其道:“只叫我们两个幺?”答道:“只叫你们两个。”张其道:“如此,兄弟们大家在这里等一等,我们去了来。”大众道:“二位哥,就出来同去啊。”张其、郑千应声:“晓得了。”便挽了手随着仙僮而去。且说外边众英雄三三两两的说:“闻得陈抟老祖是个仙家,不知此话差不差呢?叫了两位哥哥去,谅有什幺言语吩咐他们?”众人哈哈笑道:“你看株株树上开花了,看去一派仙气。那陈抟必定是仙家了。啊啊啊,如若果是仙家,两位哥一定有些好处了。待他出来便知分晓。”

且说张其、郑千同了仙僮走去,竟来洞府。那仙僮道:“启稟师父,张其、郑千多唤到了。”陈抟道:“唤进来。”仙僮应声:“是。”出来引进二人一同参见。陈抟老祖笑嘻嘻,拂尘一展,叫声:“张其,你们出身虽只低微,但日后收成却不低的。为甚这般差了主见,立什幺英雄榜?助什幺真命天子?宋朝的天下尤如铁打一般,谁能摇动,那贝州王则乃是一个愚夫,也不过误听妖言,希图大望。你们枉有英雄之志,见识全无。若去投奔王则,犹如画饼充饑,功不成而名不就,焉能耀祖荣宗?”二人听了仙人之话,犹如梦醒。莽汉张其说道:“不去。”郑千启口问仙翁道:“啊,大仙,但是我们有个好朋友名唤金台,已在贝州,必投王则。金台若在王则名下,我们舍他不得,这便怎幺?”陈抟道:“若说金台,他是上界天巧星临凡,日后乃宋朝擎天栋樑,忍使他帮助叛逆?那日曾逢过鬼谷仙师,故而他不到贝州去了。週游四海山川。”郑千道:“又是什幺鬼谷仙师?”张其哈哈笑道:“又是什幺天巧星!但不知何年得见金台之面,大仙可知道否?”陈抟道:“你若要见金台之面,只要前往东京等候,就有相见之日了。”张其道:“既然如此,我们不到贝州去了,竟到东京找寻金台便了。”拜别陈抟老祖出来,便与众人说明。一众英雄多好笑道:“再不道我们个个有仙缘的。”有几个说:“陈抟老祖是有名的仙家,不要听那张鸾的说话,竟听陈抟老祖,帮扶大宋的好。”多应道:“照照照,我们竟到东京寻取金台便了。”有几个说:“慢着,慢着,不要顾了前忘了后,还有一个江老大,便怎幺样”郑千道:“完了,完了,忘了,忘了。”张其说:“不妨待我们二人也去问问老祖看。”莽汉张其、郑千匆匆走到洞门边,只见两扇石门紧闭,叫之不应,呼之不出,只得回身出外,将言说明。一众英雄,大家闷闷不乐,只得下山寻路,仍旧分队而行。早行夜宿,前往东京。此言慢表。

再说金二爷各处游行,打擂台,自从离别家乡到今数载,共打了七十二个擂台,台台得胜。认得了多少英雄,人人钦敬。那日空闲无事,心中要到淮安去见见窦总兵。原来秉忠公子于王则造反时,早已辞别金母,回转家中。金台尚未晓得。不想来到淮安,先逢左跷,叫声:“金大将军,你可晓得贝州真主候你?到时就要发兵杀上东京。怎幺你还在这里慢吞吞幺?”金台听说,呆了一呆,问道:“贝州真主何人?”答道:“就是你的好朋友姓王名则。”金台道:“吓,原来如此。难得王大哥有帝王之分,乃金台之幸也。”左跷道:“大将军不可担搁了,就此随我去罢。”便上前就一把拖住,弄得金台主见全无。忽闻一声霹雳从空打来,乃是鬼谷仙师的法力,把一个左跷打了东海去了。王禅老祖叫声:“金台,你如今灾星已满,不久就能高官显爵,母子相逢,夫妻完叙。若还再听妖言,非但永无出息,而且母子不能相会,夫妻不能团圆了。我今与你锦囊一个,小心收拾,放在身边,勿与他人乱道。等到了五月端阳日,开看便了。上边事事明白,依此而行,妙不可言。可以平定紫阳,收服叛逆,而且全忠全义全孝。”金台便曲膝答应,致谢王禅老祖,接取锦囊,收拾好了。王禅老祖又道:“啊,金台,你若要想出头之日,一心归正,前往东京得见包龙图,自有好处。不可担搁,就此去罢。”金台道:“是,多谢大仙,弟子就此告别。”便深深叩首,拜别王禅,大步洒开,满心喜欢。鬼谷仙师回转洞府。金台即听仙言,渴饮饑餐,夜宿晓行而去,不必多言。

再说从前安南国王曾差使臣王敖进献石猴,前来难邦,乃是金台打死石猴,王敖回国上覆狼主。安南国王倒觉喜欢,中原有此英雄,宋室江山不能动摇矣。情愿年年进贡,不想花花世界了。那晓日本王又有变心了,妄想中原,胡思夺取。当年何同名下有个徒弟名唤郝龙,习成拳法精通,而且气力又好。只因那日郝龙吃得大醉,打死了一个叔父,逃走离乡,飘流不定,一直到了日本国中,投兵部尚书多利利手下。因他拳法名功,因此另眼相看,比众不同。命把拳头传授他的儿子,不过五载三年,各处闻名。那郝龙虽在外邦居住,一心思念家乡,丢不下生身老母,放不下少年妻房,恨不得插翅凌空飞回。只因国法森严,不敢自投罗网。故而逗留番国十年多了,倒被他收了数十个年轻徒弟。官员们不敢将他轻慢,反而敬重。忽然一日,日本国王坐朝问道:“孤家闻得宋朝嘉□任用奸臣,荒淫酒色。前有杨家将不好兴兵,如今天波府人物已无。我国兵多粮足,孤家意欲夺取宋朝花花世界,不知卿等意下如何?”臣多利利启奏狼主:“我邦虽有兵粮,到底中原是上邦,如何无故兴兵呢?求狼主作主。”番王大怒,喝道:“谁要你多言多语?”多利利道:“狼主啊,微臣多言多语,只因欲思进退,故有此奏。目下中原虽则无人,到底还防另有英雄上将,诚思画虎不成,狼主反有欺君之罪,岂非不美?微臣手下有一拳教师,姓郝,名龙,本是中原人氏,拳法精通。只因酒醉之时打死了叔父,逃到我邦,微臣把他收为家将。看他身体高胖,力大无穷,我邦多少英雄名将没有胜他的。依臣愚见,莫若行将郝龙送到中原,中原有人打败郝龙者,则知中原果然还有英雄上将,狼主不必兴兵;如若没有人胜如郝龙者,狼主然后兴兵,大宋江山容易取也。”番王听奏笑道:“此话无差。孤家就依你而行。”便召取郝龙,多多利领旨,去不多时,郝龙已到朝内。番王命他平身而立,番王细把郝龙观看,看他身躯一丈余高,背厚肩宽,面黑狮鼻,眼珠好像胡桃,阔口方腮,浪腮鬍子倒竖,眉毛犹如钟馗样子。番王一见,心中大悦,此人本事必然高强。令他举一只千斤重鼎,看他盘旋几次,甚觉轻飘,命他打拳,看他拳法精通,委实高强,又命几个有名上将与他比武,一个一个不得郝龙之手。番王大悦,就叫郝龙:“孤家意欲夺取宋朝天下,犹恐中原还有名将,故欲着你先去走遭,务必赤心肝胆,尽显平生本事,打败了中原名将,好待孤家兴兵,夺取江山,封你一个三品前程。不知你敢去也不敢去。”郝龙道:“敢去。”狼主闻言,好不喜欢。就差四个难邦官,一名叫做心心胆,一名叫做立立涓,一名叫沙得虎,一名叫做海皮萱,多是生长日邦,怪状奇形,三品官儿。将四箱缎疋、金珠宝物与郝龙一起送进中原。四个日官一同领旨。狼主回宫,不必多言。

讲那四个难邦官与郝龙别了多利利,即日起程,盘山渡海,非止一日,到了东京。天色尚早,查明首相庞洪,难邦官来见国丈。国丈不得不将五人留待。其夜,就在金亭馆驿安身。次日早朝时分,国丈奏明天子。君王闻奏,暗思道:“前安南国进献石猴来难国,全亏金台打死投降。今日日本国也有差官来难邦,如何是好?”便问西班众武职道:“何人打退郝龙?”旁边周都督,就是周通的父亲俯伏阶前奏道:“臣启万岁,臣思安南国进献石猴,乃是外邦畜类,体小身轻,猴拳头利害,故而无人打退。如今日本国来的郝龙,是人非畜,不过力气大些,武又好些,难道满朝武将没有一个强似郝龙的幺?就是微臣,年虽六旬以外,精神胜过少年,凭他铁骨铜皮,不在臣心上。”又狠狠的道:“多大的郝龙?有何本事?老臣情愿与他交拳。”天子听奏,传宣召取难邦官。一回儿,四个番官一同走进朝见。一个个通名道姓,就将来意奏明:如若上国无人胜过郝龙,我邦就要兴兵杀上中原来了。朝廷见奏,龙颜大怒,即便传宣郝龙。不多时,郝龙来至金阶。君臣细看,犹如一座黑宝塔推将进来。大家思想:原像个有本事的。郝龙朝见君王,口称万岁。天子就问:“郝龙,看你有何本领,擅敢来至中原难朕天朝?难道没有英雄胜如你的幺?”郝龙道:“臣启万岁,臣不是自己要来,乃是日邦狼主差的,不得不然。算来原不应该。”天子一想,这原不干郝龙之事,乃是番王的主见,无容罪及于他。又问:“郝龙,你有什幺本事?好将什幺本事与你比较。”郝龙道:“臣的本事不过几套拳头,上邦若有好拳头,与臣比较。”嘉□天子便着周都 督与他比拳。郝、週二人不知孰胜孰败,请看下回分解。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