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二度梅 > 第二十九回 梅夫人有心为月老 邱老娘无意得螟蛉

第二十九回 梅夫人有心为月老 邱老娘无意得螟蛉

书籍:二度梅作者:惜阴堂主人 时间:2016-10-24 20:30:20

词云:

品行久为钦敬,私心欲赘东床,幸逢圣诏到边疆,藉此携归北上。

独坐书斋思慕,因而睹物伤徨,不妨窗外女娇娘,窥破镶玉形状。

话说梅夫人听了春生这番言语,不觉一时心酸,掘气攻心,一交跌倒在地。吓得邱公夫妇、云仙小姐、周渔婆、玉姐大家一同上前,把梅夫人扶起。忙唤家人僕妇,快取开水来灌了。一会,说道:“我儿,为娘的只道你在仪征发愤攻书,谁知那侯鸾人面兽心!老禽兽不念当日之情,反作钦犯之子,逢迎权党,若不亏有志略忠心的书童替死监中,岂不坑杀我儿?到了扬州,又蒙陈年伯念故旧之情面,又赘之为婿。又被那卢杞奸贼将杏元害去和番,致使我儿飘落,不知存亡。”想到此处,越苦越愁,邱公夫妇苦劝,方纔止住了泪痕惑伤。

邱公夫妇一面备酒,那梅夫人见兄弟夫妇二人,俱爱惜春生,便开言向邱公道:“老身有句拙言,不知你二人意下如何?”邱公道:“姐姐有甚言语吩咐,愚弟无有不依。”梅夫人道:“陈家侄儿,孤身在此,虽是年家之子,他却过意不去。况老身又在内堂,他住也不能情愿。况你老夫妇又无后裔,只有云仙一女,陈家侄儿就是出入也不便。莫若依老身的愚见,着他改姓,仰拜你二人为父母,早晚晨昏,庶几无碍,道于内外,亦得甘心愤志攻书上进。日后一…”说到此处,便低声在邱公耳边又说了几句婚姻之话。邱公夫妇不觉大喜,因而向春生说道:“只不敢屈从贤侄。”

春生听得邱公竟要过继他为子,便向前说道:“伯母之命,使饿殍而得食,奈小侄福薄,又玷轩老伯父母教育。若蒙抬举,情愿甘心常侍奉膝下。”邱公哈哈大笑道:“若得贤侄为儿,系老夫平生之愿也。”梅夫人见他两人情愿之意,遂向前说道:“今当此灯烛之前,贤侄可前来认了父母。”春生忙向前移了两张交椅子,开言说道:“爹爹、母亲在上,孩儿就此拜见。”梅夫人往前拉住了邱公夫妇,受了八拜,回身拜见姑母。梅夫人又请小姐出来,见了个兄妹之礼。

周奶奶同玉姐又与二位夫人、小姐叙了一番亲谊。正是:

只道身逢酒色徒,谁知官长把孤扶。

自此身居荣华地,他年及弟把奸除。

叙礼已毕,只见家人前来稟道:“酒饭俱已齐备。”邱公即携着公子的手,到后堂欢宴。此堂是周奶奶高坐首席,二位夫人对坐,玉姐、云仙序礼而坐。是日筵中丰富。那周奶奶那曾见过这般酒席、金银器皿,好生欢喜。因私下看着春生、玉姐想道:“今日如此风光,皆是我生这样有福的女儿携带我。不然,两位夫人,一位千金小姐,陪着我坐席?怪不得那算命先生要我五斗米,我还怪他视我是孤寡之人。要晓得他算命这样灵,我就是一石米也是值得的。”不讲内堂饮酒。再言邱公步出堂外,早已酒餚摆列齐备,又吩咐家人将书房裏管总的幕客都请来了。不一时,众幕客皆到,已知邱公收了这义子,俱各道恭喜,又与春生见礼。于是入席。酒至三巡,餚更两套。邱公笑嘻嘻地对众客道:“列位先生,吾老夫年近五旬,尚未有子。今无意之中得此儿,是不幸中之大幸也。”众陪客俱称赞道:“老先生今得世兄,是更加增色彩,预为他年之庆也。”

邱公见众陪客交相称赞,便向春生说道:“我儿,今在我署中,须要更名改姓。他日令尊无恙,再为复姓,不知你意下如何?”

春生站起身来说道:“谨遵严命,孩儿不敢不依。”于是,邱公说道:“老夫因江魁抢亲,你纔拜到我署中。你可入河南籍,改名邱魁,号春生。”众幕客道:“老先生所更之名甚佳。”春生出席道:“谨遵大人严命。”于是,大家饮了多时,方纔散席,各归书房。邱公与春生就在书房歇了一夜。次日春生梳洗,邱公又吩咐合府家人僕妇使女,往后俱称大相公,不可泄露风声。

于是,早饭已毕,只见内堂请老爷、公子说话,二人遂至中堂。

夫人说道:“周亲母要往城外辞过亲友,兼把家中收拾收拾,以便进署来。”邱公道:“哦,既是亲母要出城外走走,可着几个衙役,打一乘四人轿上来。”且说周奶奶梳洗已毕,大家送到中堂。周奶奶上了轿,一直往城外而来。只见四、五个家人骑着马,又有一对衙役前面喝道。她坐在轿内,想道:“我好似平地登仙,不想今日有这等风光。”不觉轿已到了河边。

只见那众渔人三三两两说道:“周渔婆昨日去喊状,不知怎幺样了?”内有昨晚随去的说道:“周家女婿佔了一个上风官司。军门大人把江魁打了四十个板子,众家人俱已夹打过了。江太爷把公子、众家人领回衙去了。我们正要同他们回来。不知是什幺缘故又要复审,将周家三人押在班房。不多一会,把他三人带进内堂,在那裏复审。我们听见,怕弄出事来,而且又晚了,因此大家都回来了。不知他母子三人可回来吗?”

众渔人正说得高兴,又听见喝道衙役,人马轿子,遂到了河边。只听轿内说道:“就在这裏。”遂歇下了轿,家人跪下稟道:“请奶奶下轿!”即忙揭起轿帘,轿内走出一个满头珠翠,遍体罗衫的夫人来了,一直竟奔周家渔船上。内中有眼识的说道:“那夫人好象周玉姐的娘。”内中有胆大的妇人就走到贴船边,看了一看道:“不差,竟是周渔婆。”于是,哄动众人。不多时,有三五十只船,都摇摆岸来,俱来问候。周奶奶已收拾了一包细软的东西,递与那骑马的。众人一齐开口道:“周太太,今日好风光。”内中有一个破渔船的渔婆叫道:“你老人家晚景到了,纔有这福分。”周奶奶道:“也不过是沾女婿之光,叨此荣耀。我看你平日也是一个忠厚人,也无所为敬,就将我这只船的家伙都送给你,做老身的遗念罢!”那妇人千恩万谢,领受了,周奶奶收拾已毕,辞别众人,方纔上轿回转军门衙署。

母女二人,陪伴夫人、小姐。春生有了安身,愤志攻书,后来自有交待。

再提梅良玉改名穆荣,蒙冯公举荐,随了邹伯符到了任所。一切文稿案卷,都是梅璧经手料理,果真是才高,不费一些些力,学广何愁政务繁,所以治得一省官清民淳。那富民把邹御史敬如活佛一般,有歌声载道。因此,邹公敬重他。又每每见他言语慷慨,以忠心自居,那黄白之物,他又不受。邹公常常送他古玩之物,良玉便觉十分照察。丝毫细事,必要谆谆推敲,每夜三更纔睡。黎明早起,手不释卷,勤于政事。邹公见他十分用力,倒有不过意之处。每劝他稍停,惟恐有误,因而想道:“此生才情,真正可爱,为老夫勤劳政事,竟将齐家一节都忘怀了。我想云英女儿,年已及笄,今此生又孤居异乡,若配吾女,准是一对好夫妻。但女儿大了,不便对面相说,署中又无人可为媒妁。”心中常怀念不已。

一日,忽见侧门传进话来,说圣上旨意下来。邹公吩咐摆供香案。不一时,圣旨已到。邹公接进署内开读,见上面是着他进朝圣上,要面询民情。邹公读罢,急速出了朝觐的告示,又委了官护印,即打点各属官员的考试,缮写文官并武官册籍。

忙了两日,又写了一封家书,书中暗暗将择婿之事备细叙明,又加上护封,着人将良玉请来,说道:“贤契可暂至老夫私宅,盘桓几时歇息。候老夫信,再来相见。”良玉道:“大人诏进,不过两月光景,晚生在署内恭候何妨。”邹公道:“这复任之事,出自圣上,或者留朝,亦未可知。吾意已决,贤契不必推辞。我已吩咐完了,收拾行李,贤契可以明日动身,老夫也随后进京。”良玉见邹公出自诚心,只得依允。次日遂拜别邹公、众幕友,取路竟往大名府而来。

再言邹公在任所,已忙了数日,护印交待已毕,方纔起身进京。少不得入朝面圣,奏对封疆,并各属的官员贤否优劣,又将合省民情官吏考注册籍献上,一一彻底澄清。天子大喜,见他十分精明政务,勤劳国事,遂任补兵部左侍郎,在京供职。

邹公谢恩出班,次日又忙忙碌碌,拜会同年故旧,大小官员,又料理些部中事务。又去拜见了冯公,谈及穆荣之事,冯公甚是欢喜,以为眼力不差。真正是一刻无暇,忙了一月有余,方纔写了家报,着人回家送信不提。

再表梅良玉回转邹府,几个家人一路行来,非止一日。那一日,已至大名府。邹府家人请梅良玉大厅上坐,传稟入内,见了夫人,将家书呈上。夫人拆开,从头至尾一看,早已知道穆相公是老爷心爱之人,况有姻缘之说,叫留在内书房住着,丫环、书童供给,要十分用心,不可轻薄夫人向着二小姐说道:“我儿,正愁无书信与你爹爹,不想又朝觐去了。方纔此书回来,又写着你的姻事,将穆生送归府内。”云英小姐把脸一红,回头往房中去了。厅上的良玉已茶罢,令书童请夫人见礼。

夫人正要看看穆生人品如何,遂命下人垂下帘来,走至厅前。穆生站起身来,走到帘前,一躬到地道:“请夫人上坐,容晚生见礼。”夫人也回了一礼,道:“不敢!任所多亏先生大才扶持,家老爷每每道及。今又屈到寒舍,无人陪伴,恐有简亵,幸勿见罪。”良玉道:“老夫人此言,使晚生无容身之地矣!前在任所,承蒙老先生教育栽培,晚生以菲薄庸才,而得邀如此过誉,真令人愧死。”夫人道:“说哪裏话来。”

于是,吩咐书童,好生服侍穆相公,将行李铺盖,搬到内书房。于是,良玉告退,夫人自回后堂,即命速办酒席,与穆相公接风。晚上又着丫环传说,夫人多多拜上穆相公,无人奉陪,请穆相公畅饮数杯。良玉对丫环说道:“烦你致意夫人,小生在此搅扰。”

丫环答应,进内回稟。是日,良玉在书房内独酌,吃了几杯酒,又用过了饭,起身进房,洗了手脚安寝。家人们撤去酒席,各自安歇。

再言梅良玉在邹府住了半月,比任上倒觉安閑。每日在书房看书,夫人又爱他,所以每日送茶送汤,俱着丫环传递。良玉见如此款待,自觉外观不雅,常常对那些丫环道:“以后夫人所送物件,可着书童或是小丫环递传,凡年已及笄之人,恐生嫌疑。”丫环遂将良玉的言语,回稟夫人。不知良玉与杏元小姐可曾相会否,且听下回分解。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