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春秋繁露 > 郊祀第六十九

郊祀第六十九

书籍:春秋繁露作者:董仲舒 时间:2016-08-23 05:53:55

周宣王時,天下旱,歲惡甚,王憂之,其詩曰:「倬彼雲漢,昭回於天。王曰:『嗚呼!何辜今之人!天降喪亂,餓饉薦臻。靡神不舉,靡愛斯牲。珪璧既卒,甯莫我聽!旱既太甚,蘊隆蟲蟲。不殄禋祀,自郊徂宮。上下奠瘞,靡神不宗。后稷不克,上帝不臨,耗射下土,甯刃我躬』」宣王自以為不能乎后稷,不中乎上帝,故有此災,有此災,愈恐懼而謹事天,天若不予是家,是家者安得立為天子,立為天子者,天予是家,天予是家者,天使是家,天使是家者,是家天之所予也,天之所使也,天已予之,天已使之,其間不可以接天,何哉?故春秋凡譏郊,未嘗譏君德不成於郊也,乃不郊而祭山川,失祭之敘,逆於禮,故必譏之,以此觀之,不祭天者,乃不可祭小神也。郊因先卜,不吉,不敢郊;百神之祭不卜,而郊獨卜,郊祭最大也。春秋譏喪祭,不譏喪郊,郊不辟喪,喪尚不辟,況他物。郊祝曰:「皇皇上天,照臨下土,集地之靈,降甘風雨,庶物群生,各得其所,靡今靡古,維予一人某,敬拜皇天之祜。」夫不自為言,而為庶物群生言,以人心庶天無尤焉,天無尤焉,而辭恭順,宜可喜也。右郊祀九句,九句者,陽數也。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上一篇:四祭第六十八 下一篇:順命第七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