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银瓶梅 > 第二十三回 破贼巢因功赍赏 封将士大会团圆

第二十三回 破贼巢因功赍赏 封将士大会团圆

书籍:银瓶梅作者:不题撰人 时间:2017-02-03 05:35:01

诗曰:

天命难违信不诬,贼徒枉自逞奸豪。

罪盈满贯雷畏日,远志高飞曷可逃?

当下,古强言唐将因绝吾粮草,故不来讨战云云,料他必将雄兵围困四山,岂知唐将赶造水车来剿灭他山?刘帅在内营髮式,令工匠製造,古贼二人哪里打听得出?果将四旬之久,唐营中製造水车足八百架。

此夕,三帅发大小三军。中将营中,刘、陈二帅留兵三百守营而已。梁琼玉领水车二百架,带兵二万三千,攻入前寨;司马瑞领水车二百架,带兵二万三千攻入后寨;又点魏明领水车二百架,带兵二万三千攻入左寨;复差马英领水车二百架,带兵二万三千攻入右寨。是分料已定,候至二更终,唐兵分四路登上高山,九万余众人,水车先推上。

只见地雷响亮,火势燄光,却被水车运上,军士将车轨扣一放,水势漂飞,有若山崩水涌,冲得波浪高扬,从上下流,水灌透山,火燄不发。唐兵复放火将他四方寨栅门焚烧起,火炮连天轰响,打进大寨,门打蹋了,喧哗杀入。古强二贼方知。黑暗中喽啰大惊四散,哪里拿得兵刃相斗?众头目皆奔,各不能相顾,贼兵被杀不少,黑夜僕跌踏死倍多。

古羁威一慌之际,寻不得大刀,只得拔腰刀,又无马在旁,跑出前营,正遇着梁琼玉。梁琼玉大喝:“贼徒,哪里走?”双鞭打下。羁威腰刀哪里架得住打?琼玉复一鞭,头已打烂碎了。

又有唐兵四边追杀,直至攻入大寨。火燄已焚,贼人又多烧死的。只后寨逃出贼首古强,亦无兵刃,只顾逃出,又遇司马瑞大喝:“贼徒,今休思活了!”大刀一下,打为两段,僕跌于地,鲜血淋漓。可歎二贼强佔扰害十年光景,今日尸横山坡,足惩强横之罪。但还连及多少无辜之命一同偿之耳!

当夕,一直杀戮至天明。不见一兵一贼,只尸骸满山。琼玉等收兵焚寨。

余火未熄,琼玉吩咐掘野林将各尸草草掩埋过,全胜带兵而回。

一到营中,申言得胜剿灭各贼寇之由,刘、陈二帅大悦曰:“总藉圣上洪福,得除逆寇,又得列位将军劳力于沙场之功也。”众将曰:“今之成功,皆元帅水车破贼地雷火炮,方得贼人尽歼灭,吾等何功之有?”刘芳谦逊,正将帅两相谦议之德。

是日,三帅吩咐大排酒筵,割猪烹牛羊,大加犒赏大小三军,营中内各同畅叙乐饮。三帅及众将在中营把盏,各相劝酬、行酒令的兴闹。此日只因将茅山诸贼灭尽,大小三军不妨叙饮多些,以赏徵役劳苦;是诸行军将帅体恤将兵之有心事。

当时叙酒间,刘芳对陈升、琼玉曰:“今幸出兵,仅及一载,藉圣上威福,众军主力,贼徒得早扑灭,亦清除外患之状也。”陈升未及答言,适琼玉嗟歎一声曰:“今日外患虽除,只忧内患。更有甚者,近圣上晚年,春秋既高,内有李林甫、杨国忠用事,贤良正士尽逐贬;外有安禄山进封东平郡王、职管三大镇,兵势权大,观此外患崇朝又立至,无奈圣上不醒悟禄山之凶与林甫之恶!亦国之不幸,不得平宁也。”

二帅众将闻言,皆点头嗟歎以为恨。陈升曰:“当初,宋璟、韩休,张九龄在朝,进用时贤,政令焕然一新,有唐初太宗先皇政治。奈何当今用贤人不有共终尽皆废,而李、杨进国事焉得不坏乎?只我等叨蒙圣上一时恩遇,只有各尽其心,以称其职耳。”众人皆点头称是。

此日宴饮,自辰时至未刻,方才叙毕。用过餐膳,三帅又酌议择选吉日班师回朝。是一天,期到了,吩咐带兵拔寨登程。自然,苏州府又有文武大小官员相送,出城十里,望不见旗幡影映,文武官方各各回衙。不表江南镇江府茅山贼寇平宁。

再说刘芳三帅大兵,一路涉水登山,奏凯旋师。所过各镇境土府州郡县各班文武官,水陆相送。一连四十余天,方得到了长安大都。一进了皇城,早已散朝,此日午矣。只得屯扎军兵,将兵马附与兵部管理;粮饷附与户部暂贮公所官仓。只众将在朝房等候次早面君。

暂宿一宵。

五更早设朝,百官入觐。皇门官进内殿奏知:“三帅徵胜茅山班师,现在午朝门外候旨。”唐天子闻奏,大喜,急忙传旨众将进殿。众将一至金阶,俯伏朝参拜贺。天子喜色扬扬曰:“众卿免礼平身。”又问征伐山寇之由。

三帅曰:“藉圣上天威,贼人合伙不半载得以尽皆剿灭。”将前后争战之事一一陈奏明。

天子羡美刘芳用智、众将兵效力,用水车破地雷火炮方得歼灭强徒,其功非小。进封刘芳为河南节度使之职,兼督全省文武、提调军务,兼理粮饷水陆事务、镇边大臣。刘芳当初被裴彪计害,夫妻分散,至今不觉五载。此日谢主加恩赐爵,又陈奏:“前日得灾难,得恩义门生梁琼玉救出臣妻,今带同往赴任服侍,恩义兼优,微臣感德,求陛下降旨召回与臣赴任,深感天恩,得以夫妻父子叙会也。”明皇准奏,同赴任所。复封诰正二品夫人以奖贞静烈德,刘芳欣然谢主。

又进封陈升徵寇同功,敕赐山东都察院之职,妻诰封正二品夫人,随同赴任。陈升又上奏曰:“君皇,微臣故妻潘氏亦因裴彪计害,赵总兵围宅,妻自尽节,撞死梁栋,现今续弦徐氏,乃反周为唐英国公之后、徐孝德之子徐芳昭女也。早已家居不仕,还恳皇上念他祖徐懋功是开国之臣,他父孝德复唐有功,召回朝廷,授以一职,正见国恩恤念功臣之后也。且他二子已钦点入翰苑、两榜标名了。”明皇亦准奏。阴封潘氏为芳烈夫人,赐拨公田三千亩,每岁春秋享祭以纪贞烈流芳。又准奏:“念恤开国功臣之后徐芳昭,于先皇即位之初,即告疾旋归,未经起复。朕继接后亦国务纷纷,却忘怀了。此功臣之后,三十余秋。今差官旨下江南,宣调他回朝,保却兵部之职。”

陈升喜悦谢恩。

明皇又进封司马瑞随徵山寇,汗马战功不小,敕赐河南总兵兼督水陆军务事情,妻徐氏二品夫人,随同赴任。

马英、魏明亦乃开国功臣之后,今复随徵山寇有功于国,进封马英为河南归德府参将,妻诰封三品夫人;进封魏明为汝宁府参将,妻诰封三品恭人。

惟唐世外镇大员节度使乃至重文武之职,总握全省军务,至此职无以复加,故梁琼玉虽则征伐剿寇有功,仍不能加职。但厚赏赍赐,每月加俸而已。

当日,封赠各职已毕,赐赏宴筵,君臣共乐一番。宴罢,正要退朝,午朝门皇门官入报奏上:“有一红面道人,自称先皇祖考时谢映登,要求见驾,未知准见否?请陛下定夺。”明皇一想:“先皇祖考时果已久闻谢映登之名,但他入道已久,今来见朕,料必有因。”传旨请见。

一刻,谢仙履步而入,一见帝,稽首曰:“贫道山野人见驾。”帝曰:“大仙师,休得拘礼!尔乃先辈入道之士,久脱世外烟霞,今来见朕,有何赐教指示?”谢仙曰:“贫道山野人,本不敢轻到金銮殿见驾,只陈大人前者得吕仙师赠赐莲子瓶之宝,今已成功,不用此宝矣,且交往吕仙师。故贫道特至金銮殿领回交他。”

陈升闻言,取出香囊,将宝瓶交回。惟明皇不知其故,问及来由,陈升将先师吕纯阳前赐宝瓶、又保性命、脱祸殃,又救活刘芳被知府夹死回生篇云云。帝也惊异:“看不出,一个瓦瓶有此起死回生之妙,并能脱解兵戈之厄,此必仙家妙用之宝!”

看毕,交回。谢仙收入囊中,拜辞圣驾。明皇挽留谢仙,谢仙辞曰:“山野僻性,净归山岛,陛下不必留也。”众臣送出阶下,谢仙向帝一拱手,大袖一展,凌空驾去,冉冉而升。众人多称奇异。得逢一活世仙翁是人人罕见的。

原来,唐明皇平素信重神仙,当日羡慕之,晚年僻性加敬。信史上亦陈及之。

当日,各将士受封之日,各往赴任。但刘芳一连在京等候一月,颜氏回朝,谢过主恩,夫妻父子相会,悲中而喜怀腹子刘鬆长成五岁之年。

后来,刘、梁、陈三姓联婚,世好结谊,厚爱情深,往来不绝。即司马、魏、马、白、高五人亦不失为通家世好。

此书是刘、陈、梁三贤因灾得贵,书中俱已详结。其时乃玄宗帝唐明皇天宝庚辰二年事迹。即今陈升荐徐芳昭于朝受职诸端,此书也先交代。当此时,与安禄山同时,下书又有续笔,至安禄山叛乱、唐明皇出幸西蜀、复回唐天下,而有郭子仪大功、李光弼为次功。看官欲追此事,不日已有刊行矣。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