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银瓶梅 > 第二十二回 攻茅山唐将施威 设地雷贼师取胜

第二十二回 攻茅山唐将施威 设地雷贼师取胜

书籍:银瓶梅作者:不题撰人 时间:2017-02-03 05:30:01

诗曰:

顺天安行方常地,岂令群奸侍庙廊?

看尔横行多少日,若存清圣朝中立。

且说茅山日中聚集得喽啰兵五六万,只忧粮草不继,故不敢动兵。但向日官兵太弱,不敢惹此寇。当日,古羁威见书到了裴兵部衙,缘何不见他来投?得以继充粮饷,方能行事。他还未知裴彪父子被诛了。后本省行文,将此奸徒故宅挂了锁、皇章谕旨张挂起,方知兵部父子皆被杀。他心内预得朝廷有兵来徵讨,日在山中操练军兵。古羁威酌议四山与前后左右布满火炮灰石以备应对官兵。

再说朝廷大兵,水陆行程四十余天,方入江南境土,一程直趋茅山。有探子先行报:“已离茅山百里之遥。”二帅发令,就地安营扎寨。三军领令,发炮安扎大营营寨,左右前后扎围一圈,层层支帐。

此日,埋锅造膳已毕。

二位元帅升帐。众将分列两行。

先说茅山两个强盗,此日喽啰兵打听得朝廷大兵到了,于百里外安扎下大寨。当时,古强曰:“哥哥,我想朝廷兵多将广,如以对敌,须设个万全之计,乃可踞守此山。”古羁威曰:“他兵果多,我只守此阴山。杀下易,他杀上难,彼断难攻我。只虑军粮少些,今日且令头目先锋开兵一阵,今夜出其不意,往劫他营寨。纵不能全胜,亦挫他一阵。”

古强依允,发令点兵一万,差右寨先锋贾顺带兵杀下山讨战。

再说唐营中,司马瑞此日亦奉将令带兵一万杀往茅山。两军遇于平途,各各摆开队伍。司马瑞拍马大喝:“狗盗,纳命来!”贾顺飞马,亦不答话,长枪刺去。司马大斧架开。

将兵对垒,战鼓隆隆响,震得天昏地暗。

但贾顺贼将虽不弱,然本事及不得司马将军。一连冲锋三十合,招挡大斧不住,只有招架之功,并无回手之力。只得扭转马头败走。喽啰兵正在对垒,见主将奔走,亦舍唐兵退后而逃。司马喝令兵丁追杀一阵,贼兵大败,纷纷走回山去。

司马瑞正要带兵追杀上来,及半山,只见箭如雨下,打下巨石如雨,反伤兵数百,只得退回山脚扎定,叫骂喊战。

再说贼将贾顺败上高山,退走入寨,言唐将英勇,败回。古贼惊烦,计点伤兵将及三千余。古羁威大忿,要出马。古强曰:“兄长在虎丘山曾与唐将对垒多时,已领教唐将兵本事。不若待弟出马,与他见个雌雄。”羁威只得允了。

古强上马披挂,提了板门大刀,带兵一万五千,杀下山来。司马瑞大声喊杀讨战,只见山上冲下一枝军马,为首一员紫膛面色少年贼将,催开红鬓赤兔马,呼喝大刀打来。司马大斧架开,两相冲锋,二将一连杀了百十合,未分胜败。唐兵喽啰接刀交加混战,但二将杀个对手,不分上下;你我不捨,又战斗八十多合。已是天色晚了,只得两下收兵。一回营,一归山。

司马瑞回营,将初杀败贼将一员、伤他数千贼兵,正要趁势杀上山,当不得箭如点雨、飞打巨石伤兵,只得退后骂战;后有贼将杀来对敌,胜负未分,天色已晚,故两收兵回稟,三帅曰:“将军头功取胜,交兵劳力,且往后营安息,明日再破他。”司马瑞应允,往后营去了。

再说古强回山寨,对兄长曰:“唐将果然英雄,弟只抵敌不住,如之奈何?”羁威曰:“想来唐将文士,多谋计深,未必劫得他大营,但他兵将众多,我山兵少。吾有一计,且令头目带兵五千下山,前往敌营前一百里之外,不分日夜布散暗埋藏下地雷火炮烟硝之物,引线之火,一路相连,他兵一到,定然不知,一践踏着火线一物,自然烧焚起,地雷火炮一响,军兵多要烧死。所有近处山坑之水,尽放毒药冲出,待他汲水做食,又能毒死他军。是不费军力,强如与斗战。”

古强曰:“兄长妙算不差。”不表贼营设计。

原来,唐兵初一到,刘、陈俩即已令下众军兵,不许汲引坑溪堑水,犹恐敌人放毒物、暗算计,须要另开沟水,方可取用。三军遵令,是以不中毒水之害。

到次日,三帅升帐。有司马瑞上前曰:“昨天只因天色昏晚,是以收兵,未能擒得贼将,今小将仍要出马擒他抑或斩灭贼人,可能立功。”梁琼玉亦要开兵出战,于是各将带兵一万二千五百人,分前后队而出。适司马瑞一军先出,直杀至茅山下骂敌。

古强带兵二万复出。两将对敌,兵丁对垒。好一场厮杀。

当时,古贼用了地雷火炮计谋,一连战了八十回合,古强一想:“唐将果然英雄难敌。且引他进山,有炮火伤他。”想定主意,便回马诈败而跑。

司马瑞大喝:“贼人休走!”拍马追上山来。

顷刻中,喽啰亦退。唐兵随主将追上。当时,不见箭石打射,唐将兵放心追杀,岂知正是贼人引敌之计?故不放箭石。当此古强逃走至半山,司马瑞只顾带兵追杀贼人,讵料众兵未至山腰,不知他布定暗记号火线,足一触动,却被地雷火炮轰天响亮,满山火透。吓得司马瑞胆战心惊,方知中计。

不及跑下山,被火烧着,连身上都着了,急忙卸下盔甲,没命的跑走下山脚。

一万兵在后者不能逃下山,一半多烧死,三四千余被炮火烧伤。伤的唐兵方逃下山,在山左右羁威带兵拦截住,只得再战,幸得梁琼玉后队带兵接应,挡拒古羁威大战,兵丁交战。

贼将贾顺拍马助战,却被司马瑞大斧劈于刀下。古羁威看见一惊,贼兵阵脚渐渐鬆移,倒被唐兵奋勇而进。贼兵已散,古羁威料难取胜,亦拍马奔逃上山,大喝兵丁退去。唐兵一路追杀,败中反胜。贼兵战死五六千名。

但琼玉见贼人败走,不敢追赶上山,只恐蹈他地雷炮火,与司马合同收兵回营。

刘、陈二帅闻知,也觉骇然。令司马瑞下去安息。只因受火气所伤,待数天火毒方出。受火伤千余军士亦然安养。众人设计攻山。

复说古贼两人见唐兵不赶上山,只得招集回喽啰兵,虽烧死唐兵数千。

但被他后军接应,败中反胜,亦伤兵整千。二人酌议,只得四山多加地雷火炮以防唐兵暗来攻击。

当晚,唐军众将酌议设计攻破山寨。有魏明曰:“元帅,以某想来,他的茅山高峻险广,四围俱有地雷火炮,难以将兵杀上攻破。不若将十万人马分开,山之前后左右,重重围困,使水洩不通,待他粮草自绝,自然内乱。谅他插翅难飞也!”

刘芳曰:“若此经年累月难下,何日成功班师?今不知贼寨中有无多少粮草屯积?少则易困守,他粮足则困守无期矣!”

马英曰:“不若今三更时候尽起大兵,分四面拥上茅山,放火打炮,焚其寨栅,或可一鼓而擒,未知如何?”

陈升曰:“不可!仍受他地雷炮火之患也。”琼玉曰:“如此何日可破得地雷炮火?”

刘芳曰:“他四面俱有地雷炮火,一触其火线,即满山火燄,枉伤军兵耳!不免待下官製造水车八百架,前后左右,每方二百架,水一灌进,即带兵车上他山,也不惧其火矣!此以水剋火,方得成功。”

众将听了,多言:“主帅妙用。但水车之图式要元帅髮式。”刘芳曰:“此作式何难?”

当日,两军停战。月余水车方能赶办造成。但古贼自知兵单将少,不敢来挑战。一连三十余天,不见唐将兵来讨战,不知何意?想必他畏惧吾地雷火炮,不敢来攻击,故围困我兵绝粮,以待我们自乱耳!不知唐将如何攻山,下回分解。

声明:本文搜集自网络,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立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