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海军百科 > 正文

威海卫之战

来源:海军百科 时间:2017-06-23 05:58:01

Weihaiwei,Battle of

Weihaiweii zhi Zhan

威海卫之战

中日甲午战争期间,中国陆军和海军在山东半岛抗击侵华日军登陆进犯威海卫的战役。

战前态势 威海卫(今威海)位于山东半岛东北部,北与旅顺隔海相望,共扼渤海门户,屏蔽京津。威海港是北洋海军的主基地,北洋海军提督衙门设在该港的刘公岛。1894年11月,日本海军和陆军侵占辽东半岛的大连和旅顺,将两地据为进一步扩大侵华战争的前进基地。清廷为防日军大举进犯,将重兵部署在盛京(今辽宁沈阳)和京津地区。山东半岛防御较薄弱。

日方企图 日本按“陆海军作战基本方针”原计划渡渤海输送陆军登陆,在直隶平原同中国军队决战。鉴于中国北洋海军主力尚存,尤其是渤海即将封冻,不便于登陆,日军大本营遂改变计划,将战略进攻方向改为山东半岛,由陆海军协同在山东半岛登陆,歼灭北洋海军,占领威海卫,完全控制渤海制海权。

双方参战兵力 日本方面,海军为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伊东祐亨,共有舰艇40余艘;陆军为1894年12月间在广岛组成的“山东作战军”(由第2军改编),司令长官大山岩(原任陆军大臣),辖有第2师团(第3旅团、第4旅团)和第6师团(第11旅团、第12旅团)及炮兵、工兵等,共计2.5万人。

中国方面,北洋海军驻威海港,提督丁汝昌,尚有舰艇27艘:铁甲舰“定远”、“镇远”,巡洋舰“来远”、“靖远”、“济远”、“平远”、“广丙”,炮舰“镇东”、“镇西”、“镇南”、“镇北”、“镇中”、“镇边”,练习舰“威远”、“康济”,鱼雷艇11艘,布雷船“宝筏”;威海卫港区岸上炮台23座,火炮160余门;陆军有威海卫守军16个营,荣成(今旧荣成)、旧馆(今酒馆)、烟台一线守军29个营。清廷在旅顺失陷后虽判断日军将“力图威海”,并于1894年11月24日下达电旨,要求威海卫驻军在“沿海可以登陆之处,必须派兵严密防守,免遭乘虚抄截”;但是,清廷并未增调军队加强山东半岛防御。同时,西太后慈禧依然幻想与日本议和,并派张荫桓赴日本求和。

战役经过 1894年12月15日,日舰至成山头海面侦察。1895年1月14日,清廷电旨:“倭兵欲往威海”,着李鸿章、李秉衡饬令各军加意严防。1月中旬,日山东作战军由广岛海运至大连集结,令联合舰队护送其在山东半岛登陆。1月18日,日本联合舰队开始行动。其第1游击队以“高千穗”至威海卫港外游弋,监视北洋海军动向;“吉野”、“浪速”、“秋津洲”等3舰侵入登州(今山东蓬莱)海面,向岸上炮击,以牵制守军。还派出船只至秦皇岛海域,佯测航道和登陆点,以迷惑中国守军。是日,清廷电旨,指出日寇如犯威海,“所虑乘虚窜犯后路,……务当相机布置。”从19日起,日联合舰队军舰25艘、鱼雷艇16艘护送“山东作战军”从大连湾启航,驶往山东荣成湾。20日,第一批运输船19艘抵荣成湾。日军派出舢舨抵近海岸侦察,守军予以阻击。日本“八重山”等舰向岸上炮击,守军(仅有4哨)向西撤退。日军进行长时间炮击后,开始登陆。下午,日军不战而陷荣成。至21日,第一批日军全部登陆。清廷电令:“防军飞速驰击。”22日、23日,日军第二、第三批先后上陆。清廷接连发电令北洋海军“将‘定远’等船齐出冲击”,“断其退路”,“乘间出击,断其归路”。但是,在日军荣成登陆的4天过程中,北洋海军坐守威海港未曾向日登陆输送队出击,以致坐失战机;而陆军又轻易放弃荣成,更未能乘敌立足未稳,予以反击。23日,李鸿章电令丁汝昌,“水师至力不能支时,不如出海拚战;即战不胜,或能留铁舰等退往烟台。”24日,清廷电令山东巡抚李秉衡增援威海。25日,日军从荣成出发,分南北两路从侧后合击威海卫。南路为第3、第4旅团,其攻击方向为桥头、温泉汤、虎山、威海城;北路为第11旅团,其攻击方向为三官庙、固山后、威海港南岸炮台群。联合舰队集中兵力于威海港外,支援陆军攻击。26日,由旧馆东援的总兵孙万龄部2000余人在桥头阻击南路日军。此时,北路日军已抵近威海港南岸炮台。28日,清廷仍电令北洋海军以铁甲舰、快舰出击。是日,南路日军攻占桥头。30日,南、北两路日军在克服外围守军的抵抗后,合攻凤林集、威海港南岸炮台群。日联合舰队抵近百尺崖海面以舰炮火力支援攻击。南岸炮台守军奋勇抗击。丁汝昌率“靖远”、“镇南”、“镇北”、“镇西”、“镇边”等舰抵近南岸,以舰炮火力支援守军抗击,多次击退攻击之敌。“来远”舰炮轰已登上摩天岭炮台的敌群,毙伤日军多人,日第11旅团少将旅团长大寺安纯被击毙。日舰为配合陆军攻击,猛烈炮击刘公岛和南岸炮台群。各炮台予以回击,日舰“筑紫”烟囱被毁。由于中日双方兵力悬殊,且炮台侧后防御较弱,虽经守军苦战,仍抵不住日军攻击,南岸炮台先后失守。其中只有皂埠嘴炮台,在失陷之前,丁汝昌派敢死队乘鱼雷艇赶往将其炸毁,并炸死炸伤冲进炮台的日军多人。是日,李鸿章再次电令丁汝昌,在万一刘公岛不保时,率舰“冲出”。31日,“来远”、“济远”两舰奉命向日占龙庙嘴、鹿角嘴炮台轰击,将大部分炮位击毁。2月1日夜间,因守军溃散,北岸各炮台已无人守卫,丁汝昌亲督敢死队乘小艇登岸,将火炮要件卸下,焚毁弹药库及岸边民船。2日,日军迂回攻击已退至威海卫城以西之孙万龄部,孙部退往旧馆。日军遂不战而陷威海卫城和威海港北岸炮台。至此,驻守威海港内的北洋海军陷入日军海陆围攻之中。日军除以部分兵力准备阻击烟台方向来援的清军之外,集中主要兵力围攻北洋海军及北洋护军。北洋海军官兵在被围中坚持作战。日军曾对丁汝昌劝降,但遭丁严词拒绝。丁表示矢志战至船殁人尽而后已,表达了坚定的爱国抗敌立场。

1895年2月3日,日联合舰队第1游击队“吉野”、“浪速”、“高千穗”、“秋津洲”封锁威海港西口;第2游击队“扶桑”、“比睿”、“金刚”、“高雄”,第3游击队“大和”、“武藏”、“海门”、“天龙”,第4游击队“筑紫”、“爱宕”、“摩耶”、“大岛”、“鸟海”、“赤城”等舰轮番轰击威海港东口。日舰驶至距日岛21.6链海面,轰击刘公岛、日岛各炮台和港内舰艇。北洋海军官兵沉着应战,击伤“筑紫”、“葛城”等日舰。是日夜,日鱼雷艇将威海港东口拦障北端扩开一空隙。4日,日军以舰炮、岸炮连续轰击威海港;是日夜,日鱼雷艇10艘沿南岸进行偷袭。5日3时许,日鱼雷艇8艘通过障碍物之间空隙,至龙庙嘴附近,北洋海军在港内的巡逻艇发现日艇后,立刻发出警报。日艇遭到阻击,22号艇触礁被毁,5号、6号艇中弹受伤,9号艇发射的鱼雷击伤“定远”舰,同时“定远”舰将该艇击毁。“定远”舰不久因伤沉陷浅滩。丁汝昌转移至“靖远”舰。5日,日军继续轰击威海港;当日夜,日鱼雷艇再次偷袭。第3艇队在西口佯攻,第1艇队5艇驶向东口,其中4艇突入港内。6日凌晨,北洋海军巡洋舰“来远”、练习舰“威远”及布雷船“宝筏”先后中雷沉没。日岛炮台及弹药库被日军占领的南岸炮台击毁,丁汝昌令守台官兵撤回刘公岛。7日,日军继续轰击威海港和刘公岛炮台。

正值双方炮战激烈之际,左队1号鱼雷艇管带王登云等人率鱼雷艇11艘及汽艇2艘从西口冲出,企图退往烟台。日军第1游击队立即追击。11艘鱼雷艇除1艘撞坏、1艘被击沉外,其余9舰官兵弃艇上岸,艇被日军俘去。

8日夜,日军工兵炸毁威海港东口障碍物。9日8时,日军联合舰队集中兵力攻击东口。丁汝昌指挥“靖远”、“平远”等舰驶至日岛附近迎战。“靖远”舰被皂埠嘴炮台的日军炮火击中,于8时40分沉滩。连日苦战,使北洋海军和护军官兵伤亡剧增,弹药、粮食和药品均得不到补充,援军无望,军心动摇。丁汝昌一面安抚军心,一面于当日夜派人将受伤的“定远”舰炸毁,用鱼雷将“靖远”击毁。右翼总兵、“定远”舰管带刘步蟾服毒自尽。10日,北洋海军的一些外籍雇员伙同营务处提调牛昶昞煽动官兵胁迫丁汝昌下令投降,被丁汝昌斥绝。丁汝昌下令沉舰,但无人执行。11日,日军继续轰击刘公岛,守军抗击,将日舰“天龙”、“葛城”等击伤,“天龙”舰副舰长以下官兵多人被击毙。是日,山东巡抚李秉衡由烟台撤往莱州(今山东莱阳),援军已绝。至此,丁汝昌始召集将领商议突围,诸将不从。会后,丁汝昌服毒自尽,以身殉国。北洋护军统领张文宣、北洋海军代理左翼总兵兼“镇远”舰管带杨用霖均自杀殉职。

1895年2月12日,牛昶昞借用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名义派“广丙”舰管带程璧光乘“镇边”舰赴日本联合舰队,向日军递投降书。14日,牛昶昞与伊东祐亨在“松岛”舰上签订降约。17日10时许,日本联合舰队侵占威海港。北洋海军官兵3084人,北洋护军官兵2040人向日军投降,北洋海军所余“镇远”、“济远”、“平远”、“广丙”、“镇东”、“镇西”、“镇南”、“镇北”、“镇中”、“镇边”等10舰及刘公岛各炮台、军械物资等全部落入日军手中。“康济”舰被拆去火炮后运送丁汝昌等人灵柩及外籍人员、军官赴烟台。至此,清政府耗费巨额白银、苦心经营近20年的北洋海军全军覆没。中日甲午战争以中国丧军失地的结局而告结束。

威海卫军港示意图

中国舰艇沉没位置图

相关海军百科

上一篇:威海水师学堂

下一篇:威克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