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书库 > 野叟曝言

《野叟曝言》

作者:夏敬渠   朝代:清代
最后更新时间:2017-04-13 09:51:58

《野叟曝言》介绍

野叟曝言

清代小说。二十卷一百五十四回,夏敬渠作。

本书以“奋武揆文,天下无双正士;熔经铸史,人间第一奇书”二十字,分为二十卷,这二十字隐括了全书主旨。小说以明代成化、弘治两朝为背景,叙写“奋武揆文,天下无双正士”文素臣的一生业绩。文素臣名白,苏州府吴江县人,出生在缙绅世家,幼时即有圣贤之志,才识超人,只崇正学,不信异端,“以朋友为性命,奉名教若神明,真是极有血性的真儒,不识炎凉的名士”。见宦官擅权,奸僧怙宠,国事日非,于是游历天下。他一路上除暴安良,济困扶危,相继救得美貌才女璇姑、素娥和湘灵,后皆纳为侧室。入都后,为皇帝及王子治病,起死回生,东宫太子尊以师礼,钦赐翰林。奉诏平定广西苗乱,大功告成又闻京中景王谋叛,立即匹马入都救护东宫太子,赴山东保驾皇帝,尽除奸党。成化皇帝退位,东宫太子登极,改元弘治,进素臣为华盖、谨身两殿大学士,兼吏兵二部尚书,并以水安公主红豆配为次妻。素臣平浙剿倭又建新功,天子加礼,号为素父,敕建府第,二妻四妾分居六楼。素臣于是大行其志,除灭佛道,东破日本,北平蒙古,南服印度,使拜佛之国尽崇儒术。素臣子孙蕃衍,皆得高官厚禄。小说结尾写除夕之夜,素臣六世同做一梦,意谓素臣当列于圣贤行列,地位当不在韩昌黎之下。

这部小说表现了封建时代不曾发迹的士人的梦想。文素臣不是科甲出身,却做到尚书、宰辅,文韬武略无不登峰造极,平定内乱,剿灭奸党,抵御外侮,征伐异域,铲除异端邪说,承传名教道统,凡天下所能有的功勋,文素臣一人皆能创之。所谓功高北斗、德重南山。又娶二妻四妾,田氏为原配,红豆是公主,四妾不仅貌美,而且各擅其才,素娥长于医术,璇姑精于算学,湘灵工于诗文,天渊擅于武艺。妻妾生二十四男,子孙绵绵,共五百一十二丁,俱富贵显赫,六世同堂,诸福悉备,天伦盛极。文素臣之母百岁寿诞,来中国献寿者竟有七十国之多,皇帝以“镇国卫圣、仁孝慈寿、宣成文母水太君”称之。凡人臣所能有的荣华富贵,文素臣一家尽悉享之。唐代沈既济的小说《枕中记》视功名富贵为黄粱美梦,是要给沉迷于功名利禄的士人以当头棒喝;夏敬渠的《野叟曝言》却是痴梦不醒。通篇虽是凿空之谈,但对于作者却是一种不满情绪的宣泄,对于沉郁下层的士人读者,则会带来梦幻的满足。这部小说的主要情节不真实,主人公文素臣更是一个高、大、全的形象,但是透过作品所表现出来的封建道学家的心态,却是非常真实的。

《野叟曝言》是“以小说为庋学问文章之具”(鲁迅《中国小说史略》)的代表作。小说中“叙事说理,谈经论史,教孝劝忠,运筹决策,艺之兵诗医算,情之喜怒哀惧,讲道学,辟邪说,描春态,纵谐谑”,无所不包。一部长篇小说有巨大的生活容量,成功的作品可以是一个时代的百科全书。问题在于《野叟曝言》所包含的百科式的知识并没有溶解在情节中,而多半是强为添加,游离于情节之外。例如第七十八回以整回的篇幅去论陈寿的《三国志》,其文字几乎完全抄自作者的史学论著《读史余论》;第八十七回写文素臣与东宫太子讲论《中庸》,其文字则抄自作者的经学论著《经学余论》;小说各部分谈诗论医的长篇大论,很可能也是抄自作者的《唐诗臆解》、《医学发蒙》等书。在小说中插入大量的学术论述,不但阻碍了情节的进展,而且损害了小说的艺术境界。

这部小说的主要情节纯属虚构,而且充满了光怪陆离的描写,但其主要人物都有根据,或者是作者和作者身边的人物,或者是历史人物。文素臣显然有作者的影子:作者不曾中举,文素臣也是不第,以白衣身份做了宰相国师;作者学识渊博,崇儒教而排佛老,文素臣更是无所不通,排斥佛老不遗余力,是将道统发扬光大的圣贤人物。文素臣是作者灵魂膨胀的产物。作品中的继洙影射作者的父亲宗泗,“继”即“宗”,洙泗又相连成文,水夫人影射作者的母亲汤氏,“水”用“汤”字之半。作品中的观水,影指作者的族叔夏宗澜,时公影指作者崇敬的经学家杨名时。作品把发生在明代成化、弘治、正德三朝的事情捏合在成化弘治两朝中,景王影指宁王朱宸濠,安吉影指万安、得吉两人,靳直影指汪直、刘瑾两人,攀附靳直的陈芳、王綵,即影指历史上攀附汪直的陈钺和王越,攀附刘瑾的焦芳和张綵。

全篇作品如果淘去累赘的学识卖弄的文字,仍不失为一部结构恢宏、较为可读的作品。作者见闻广泛,阅历较深,对当时社会各地风土人情的描写,对市井生活的种种社会相的描写,都比较真实和生动,也不乏一些精彩的章回。作者以道学家自居,小说中却有不少的猥亵笔墨,这也是道学家灵魂的情不自禁的流露。

《野叟曝言》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