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编年史 > 正文

公元1900年历史大事件

来源:中国编年史 时间:2017-07-04 13:10:02

公元1900年 1月

(庚子 清光绪二十六年 1月)

  1. 诏立大阿哥 24日(十二月二十四日丁酉),慈禧太后立端郡王子溥为大阿哥(皇储),谋废光绪帝。1898年戊戌政变后,后党起初企图谋害光绪帝,宣称“帝病重”,因驻京各公使警告,未逐。继又改取废立,宣称“帝久病不能君天下”,密电南方各督抚,征取同意,遭到反对。两江总督刘坤一复电有“君臣之分已定,中外之口宜防”二句,发生颇大效力。康有为在海外鼓动保皇党华侨纷纷发电“请皇帝圣安”,要求归政。梁启超在日本办《清议报》,歌颂光绪帝“圣德”,揭发后党丑恶。慈禧太后废黜光绪帝之企图又未能如愿。1899年,荣禄向太后献计,请“立大阿哥”为同治帝载淳子嗣,“徐篡大统”。1900年1月24日,太后召王公大臣、满汉尚书集议于仪鸾殿,诏立端王载漪子溥为“大阿哥”,预定庚子年元旦(1900年1月31日)光绪帝行让位礼,改元“保庆”,不料各国公使拒绝入贺。同月26日,上海绅商经元善等联名一千二百三十一人上书谏立嗣。维新派蔡元培等及海外保皇党华侨号称数十万人,纷电反对。迫使清廷搁置建储计划。
  2. 经元善,字莲珊。浙江上虞人。初在沪经商。盛宣怀督办电报时,因以三十万两附股,被任为上海电报局总办。甲午战后,在上海首创女学堂。慈禧太后立“大阿哥”,他以候选知府衔,联合蔡元培、黄炎培等千余人上书总理衙门,清廷以“叛逆”罪下诏严捕治罪。寻籍其家。他得英教士李提摩太保护逃往澳门。著有《居易初集》等。

  3. 是月,兴中会在香港创办《中国日报》。

公元1900年 2月

(庚子 清光绪二十六年 2月)

  1. 14日(正月十五日戊午),清廷又命闽、浙、粤各省悬赏十万两,严缉康有为、梁启超,并命毁其所著书籍,购阅其报章者并罪之。

公元1900年 3月

(庚子 清光绪二十六年 3月)

  1. 14日(二月十四日丙戌),清廷以毓贤为山西巡抚,袁世凯实授山东巡抚。

公元1900年 4月

(庚子 清光绪二十六年 4月)

  1. 6日(三月七日己酉),英、美、德、法四国公使照会总署,要求清政府两月内“剿灭”义和团,否则将出兵“代剿”。
  2. 袁世凯镇压山东义和团 19日(三月二十日壬戌),清廷命袁世凯将山东原有勇营三十四营改编成二十营,增立一军,为武卫右军先锋队,约一万三千七百人。初,袁世凯刚到山东第六天(即1899年12月30日),英国牧师卜克斯被肥城县大刀会众杀死。袁世凯故意夸大案情,判处两人死刑,一人终身监禁,二人有期徒刑,还把肥城知县撤职,地保四人革役,永远不准复充。又向当地人民勒索银九千两和五亩空地给教堂,并罚出事地方居民银五百两为卜克斯立“纪念碑”。他在山东,以缉办拳“匪”为务,派道府大员督同营队弹压,并令各属悬赏购缉。义和团首领王立言等被捕杀害,激起义和团武装反抗。山东西北部武城、夏津、高唐一带义和团,在首领王玉振等率领下,进行战斗。山东北部陵县、临邑、禹城一带义和团由李传和、王立东和王文义等领导,开展斗争。山东东北部乐陵、海丰一带义和团,由孙洛泉等领导,抗拒官兵。1900年3、4月间,袁世凯派武卫右军会同地方武装,对山东义和团进行血腥屠杀。王玉振、徐福、王立东、王文义、孙洛泉等被杀害,义和团先后被消灭十余部。袁世凯镇压义和团、严惩大刀会,使“先则仇教”的义和团,“今复仇官”,对袁世凯“皆有欲杀之势”。民间谣云:“杀了袁鼋蛋,我们好吃饭”。还有人在抚署照墙画红顶花翎之大龟,伏于洋人臀后,以示痛恨。袁世凯防范甚严,有于卧室外密护铁网之说。1900年上半年,一部分义和团联合大刀会留山东继续战斗,一部分从山东北部进入直隶(今河北)。

公元1900年 5月

(庚子 清光绪二十六年 5月)

  1. 21日(四月二十三日甲午),外交团照会总署,逼勒清廷将参加习拳、传布揭帖恐吓外人者,一律拘办;将拳众聚会之处住持屋主,一并收监;将拘办拳众不力之员概行惩处;将为首焚杀之拳众一并正法;将纵拳助拳之人尽行诛戮;直隶与邻省有拳团之处,地方官出示严禁。否则各国将自行调兵办理。总署接受要求,允即“剿办”并“严禁该会”。
  2. 义和团在直隶 22日(四月二十四日乙未),义和团歼灭副将杨福同部清军于涞水。初,直隶南部、东南部毗邻山东的大名府、冀深二州、河间府三地区,义和团势力与山东同时高涨。山东义和团入直隶境,立即与民众结合起来,乡野村庄,无不有坛。天津、保定、通州成为义和团的中心地区。直隶总督裕禄先派贵州提督梅东益、道员张莲芬率兵到河间、深州、冀州等地镇压义和团。1900年3月,又出告示严禁。义和团以武力攻击教堂,并抵抗官军的“剿办”。定兴、新城、涿州、易县等处义和团,纷纷向涞州汇合。“或十数人一起,或二三十人一起,壮丁幼童皆有,持长枪者十之七八,持腰刀手袋者十之二三,持鸟枪者甚少,或腰红带,或蒙红巾,目不旁视,鱼贯而行。不多言亦不买食物,有灭此朝食之势。街市官署,无敢过问”。5月,裕禄派兵到涞水镇压,与拳民开战。22日,义和团杀督队官副将杨福同及所部马、步队七十余人。27日,涿州拳民约二三万人占领县城。义和团为阻止裕禄调兵,焚毁高碑店、涿州、琉璃河、长辛店、丰台等车站,驱逐洋工程师,烧毁西太后“龙车”。芦保、京津铁路中断。裕禄无力控制直隶省。29日,清廷命统兵大员及地方文武“严拿匪首,解散胁从”。30日,又命步军统领衙门、顺天府、五城、直隶总督严饬地方官并统带各员合力镇压义和团。直隶提督聂士成率武卫军前军疯狂烧杀,京津一带秩序紊乱。
  3. 28日(五月一日辛丑),公使团议定调兵来京,武装干涉义和团运动。31日,英、法、美、意、日、俄派侵略军三百三十六名侵入北京。6月2日,德、奥又派侵略军八十名侵入北京,进驻东交民巷各使馆,建筑工事,枪击团民。俄、英、德、日、美、法、意兵船二十四艘泊渤海湾和大沽口外示威。

公元1900年 6月

(庚子 清光绪二十六年 6月)

  1. 4日(五月八日戊申),西太后派军机大臣、顺天府尹赵舒翘等前往良乡、涿州察看义和团。6日,又加派刚毅去涿州、保定。同日,又令董福祥、宋庆、马玉崑“各率所部,实力剿捕”义和团。后党惧外交团用兵力扶助光绪帝,企图对“扶清灭洋”的义和团“因势利导”,“抚而用之”。刚毅力言团民“可用”,主张“倚以灭夷”。西太后在洋兵威胁下“迟疑不决”。
  2. 10日(五月十四日甲寅),西太后派端王载漪管理总署,礼部尚书启秀、礼部侍郎那桐、工部侍郎溥兴在总署行走。
  3. 义和团在天津 17日(五月二十一日辛酉),联军陷大沽炮台。天津是义和团中心之一。本年初,义和团在天津公开出现。3月,义和团匿名揭帖贴遍天津,定于三月初一日(3月31日)起事,攻打外国租界。4月,天津城内外,时有幼童演练义和拳,又有青少年妇女演红灯照,不少清兵亦参加义和团。天津地方官员下令查禁义和团,义和团在天津城里张贴《只因鬼子闹中原》揭帖。指出:“神助拳,义和团,只因鬼子闹中原。劝奉教,真欺天,不敬神佛忘祖先。”“不下雨,地发干,全是教堂遮住天。”“神发怒,佛发烦,一同下山把道传。非是邪,非白莲,独念咒语说真言。升黄表,焚香烟,请来各等众神仙。神出洞,仙下山,附着人体把拳传。兵法艺,都学全,要平鬼子不费难。拆铁路,拔电杆,紧急毁坏火轮船。”“大法国,心胆寒,英、美、德、俄势萧然。洋鬼子,全平完,大清一统太平年。”5月,天津神坛林立,业冶铁者,家家铸刀,丁丁之声,日夜相续。地方官出示禁冶铁,拳民闻讯,纷集县署,逼官弛禁,被迫从之,冶炉遂遍街巷。裕禄对天津失去控制。6月8日,安次县义和团首领杨寿臣率数百团民进入天津城。静海、天津一带义和团首领曹福田、张德成亦先后各率数千团民进驻天津。裕禄被迫“以敌体礼”迎张德成、曹福田入天津城。前此团民已与在大沽登陆之洋兵战斗。6月2日,独流镇团民与沙俄哥萨克马队奋勇格斗,团民死二三十人。6日,团民与侵略军战于津郊。同日,天津租界侵略军炮击车站团民。14、15日,天津义和团焚毁城内教堂八处。16日,义和团前往天津火车站,俄兵用机枪扫射,团民死三四百人。17日零点五十分,联军从海面和炮台后侧同时猛攻大沽炮台,守台官兵奋勇还击,激战六个多小时,打死打伤敌军一百三十多人,击伤敌舰六艘,终因弹尽无援,炮台失陷。团民及民众群情激愤。同日,洋兵四百余人,从塘沽乘火车往天津,拟进入紫竹林租界。团民及守护铁路清军阻击,洋兵战败退走。清军开炮轰击租界与火车站,天津战斗从此开始。
  4. 廊坊之战 18日(五月二十二日壬戌),董福祥军与义和团民败西摩尔军于廊坊。6月初,英、俄、美、德、日、法、意、奥由大沽口外聚集到天津租界的八国联军已达两千余人。6月7日前后,各驻华公使被授予武力镇压义和团全权。他们图谋夺据天津,并由铁路进犯北京。6月10日,西摩尔率联军二千余人,分三批由天津乘火车向北京进犯。消息传到北京,董福祥甘军迅速控制北京车站,准备迎击。11日,甘军杀死前来迎接联军的日本使馆书记生杉山彬于永定门外。京津沿线团民破坏铁路,随处拦击。联军边修路,边打仗,第一天走了四十多公里,第二天走了十六公里,第三天走了不到五公里。在廊坊地方,突有团民蜂拥而至,胆量甚壮,尤以小孩居多。英、美兵开枪攻击,团民伤亡很大。附近村庄团民闻讯赶来,把联军围困在车站一带。14日,联军继续北上,团民奋不顾身,直逼火车。他们面对来福枪和机关枪的射击,勇猛冲锋,视死如归。同日下午,团民又猛攻落垡车站的英国侵略军,迫使西摩尔派兵回援。联军被包围在廊坊和杨村之间,铁路前后两端都被拆毁,进退失据,供应断绝。16日,西摩尔被迫率领部分联军退至杨村,企图改由运河水路北犯。18日,数千团民和甘军两千余人猛攻廊坊敌军,激战两小时,毙伤侵略军五十四人。残敌被迫全部退回杨村,当夜又遭义和团和甘军的袭击,死伤近四十人。侵略军“进京之路,水陆俱穷”。19日,西摩尔率联军从杨村沿水路逃往天津。沿途遭到团民袭击,伤亡惨重。23日,退至西沽,夺占武库,又被清军团民围攻。直到26日,得大队援兵才解围逃回天津。此役,联军死六十二人,伤二百二十八人。事后,西摩尔心有余悸地说:“义和团所用设为西式枪炮,则所率联军必全体覆没。”
  5. 义和团在北京 20日(五月二十四日甲子),义和团开始攻使馆。1899年秋,京城内青少年练习神拳活动开始流行,从僻静处所逐渐发展至中心地区。至1900年春,景山后墙外空地,成了练拳最活跃的场所,“肩挑负贩者流,人人相引习拳”。北京邻近州县团民,开始进入北京城近郊。4月间,在东单牌楼西裱褙胡同于谦祠堂内,出现第一个义和团坛口。4、5月间,北京团民传言在西郊温泉山煤洞中,掘出明代刘基(刘伯温)预言石碑一块,内称“最恨和约,误国殃民”;“上行下效,民冤不伸”;“趋炎附势,肆虐同群”;“红灯夜照,民不迷津”;“义和明教,不约同心”;“待到重九日,剪草自除根”。号召九月九日起义,把洋鬼子全杀尽。6月上旬,冀中和顺天府属各州县团民,进入京城者甚众,其势愈炽。6月8日,义和团在北京外城示威,高呼“杀洋鬼子”。9日,清廷调董福祥甘军入京,驻扎天坛。义和团首领李来中影响甘军士兵,甘军参加义和团者五百多人,虎神营、神机营参加义和团者更多。凡属满人,均系义和团中之人。6月10日开始,京外团民昼夜鱼贯进城,日以千计,到处设立神坛拳厂。西太后不得已于13日默许京外义和团入内城,义和团被认为合法团体,北京顿成义和团世界。义和团有甘军支援,威力更大,宣称要杀“一龙(指光绪帝)二虎(指奕劻、李鸿章)三百羊(指京官)”。那时,北京里九外七各城门,皇城各门,王公大臣各府,六部九卿文武大小衙门,均派义和团民驻守。6月13日,义和团开始焚烧教堂,搜杀教民。西太后感到“京城内外,扰乱已极”,14日谕:“拳匪滋事扰及京城地面,着步军统领衙门迅饬派出弁兵练勇,严行查拿,将首要各犯悉数务获惩办,并解散余党。”15日,召李鸿章、袁世凯入卫。同日,使馆卫兵杀戮团民近百人。16日,团民进攻北堂(西什库教堂)。17日,德公使克林德及其随员打死团民七人,美、英、日组成“巡逻队”,在一个小庙里打死四十六个团民。公使馆已成为侵略军盘踞的巢穴,一些使馆人员参加屠杀团民。20日,虎神营士兵击毙德使克林德,同日,公使馆并枪启衅,义和团开始攻打使馆。团员们手持刀矛、长枪、木棒等武器,与董福祥军合攻使馆五十六天(6月20日——8月14日)。义和团在围攻北堂、攻打使馆的火线上日夜奋战,非常勇敢。
  6. 对外宣战 21日(五月二十五日乙丑),清廷宣布宣战谕旨。面对义和团运动迅猛发展,清统治集团内部有主剿与主抚之分。京官以太常寺卿袁昶,总理衙门大臣、吏部侍郎许景澄为首,封疆大吏以李鸿章、刘坤一、张之洞、袁世凯为首主剿。后党集团的王公大臣,以端郡王载漪,军机大臣、吏部尚书刚毅,大学士徐桐等为首主抚。载漪是溥之父,徐桐为溥之师,刚毅是西太后宠臣,竭力逢迎载漪,与荣禄争拥戴首功。他们企图借用“扶清灭洋”的义和团武力解决废立问题,制止列强扶保光绪,使溥早日继位。他们计划利用义和团攻下使馆,使溥取得皇位,就转而出卖义和团,投降列强,“虽割地以赎前愆,亦所不恤。”
  7. 西太后进退两难、举棋不定。她慑于义和团的声势,深恐镇压义和团会危及清朝统治,又怕招抚义和团会得罪帝国主义,乃于16日到19日连续四次召王大臣、六部九卿议和战。16日下午,西太后于仪鸾殿召开第一次御前会议。以载漪为首的主战派和以许景澄、袁昶为首的主和派展开激烈争论。西太后、光绪帝各支持一方。同日,西太后命刚毅、董福祥募拳民精壮者成军,“折冲御侮”,其余遣散。载漪为促使西太后下决心宣战,于16日晚伪造列强“归政照会”四条,其一是“勒令皇太后归政”,派遣江苏粮道罗嘉杰之子于午夜呈交荣禄。荣禄信以为真,急得绕屋转,终夜徬徨,黎明急报西太后。西太后悲愤异常,不问虚实,即日下午又召开第二次御前会议,高呼“我为江山社稷,不得已而宣战。”随即遣徐用仪、立山、联元至使馆,请劝阻联军入侵,如必欲开衅,可即下旗归国。同时命荣禄率武卫军备战;并以“民教寻仇,京城内外,扰乱已极”,命各省督抚派兵星夜驰赴京师,听候调用。就在主战派取得决定性胜利的同一天,清廷收到两江总督刘坤一、湖广总督张之洞等人电奏,坚决反对宣战,力主镇压义和团。主和派得到封疆大吏的支持,袁昶当即在18日上《急救目前危局折》,奏称局势危迫,亟图补救,坚持主和。西太后再召大臣,开第三次御前会议,仍议和战,强令会议通过宣战。又命王文韶、立山、许景澄前往使馆劝阻联军勿犯北京,暂缓宣战。19日,大沽失陷战报到,午后再开第四次御前会议,西太后强行决定对外宣战;命许景澄照会各国使馆,限二十四小时内离京,由政府派兵护送到天津。20日,西太后撇开光绪帝,独自召集枢臣会议。随即发布紧急上谕,说明洋兵聚集津沽,中外衅端已成,令各省督抚联络一气,共挽全局。21日,清廷颁布宣战上谕。同日又谕各省督抚招集“义民”成团,借御外侮。22日,清廷发粳米二万石给义和团。23日,令各督抚将旧存枪炮刀矛各种军械,赶紧修理,以备民团领用。同日,清廷命将“团民仇教,剿抚两难”及战衅由各国先开各情节,谕知李鸿章、李秉衡、刘坤一、张之洞等,并命遵旨相机极力办理。25日,清廷赏神机营、虎神营、义和团民各十万两,甘军、武卫军前曾赏四万两,再各赏银六万两。同日,下谕停止围攻使馆,并开始压制义和团。载漪率众进宫,谋杀光绪帝载湉,被西太后阻止。26日上谕:“此次义和团民之起,数月之间,京城蔓延已遍,其众不下十数万。自兵民以至王公府第,处处皆是,同声与洋教为仇,势不两立。剿之,则即刻祸起肘腋,生灵涂炭,只可因而用之,徐图挽救。”命各督抚勿再迟疑观望,迅速筹兵筹饷,力保疆土。29日,清廷命驻外使节照知列强外交部:“朝廷非不欲将此种乱民下令痛剿,而肘腋之间,操之太蹙,深恐各使保护不及,激成大祸。亦恐直、东两省同时举事,将两省教士教民使无遗类”,才不得不进行招抚。向列强表白:“中国即不自量,亦何至与各国同时开衅,并何至恃乱民以与各国开衅。此意当为各国所谅。”并向列强保证:“照前保护使馆,惟力是视。此种乱民,设法相机自行惩办。”同日,谕准李鸿章等奏请照成案按期解还洋款。30日,西太后命令载勋等对义和团“严加约束”,“倘仍有结党成群,肆意仇杀者,即行拿获,按照土匪章程惩办。”7月3日,清廷命驻日、英、俄三国公使呈递国书,请求三国向各国疏通,设法“挽回时局”,结束战争。8日,清廷授李鸿章为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9日,授李鸿章以全权名义,与各国协商,准备乞和。

  8. 东南互保 26日(五月三十日庚午),上海道余联沅与各国驻上海领事商定中外互保条约。义和团运动期间,当英海军提督西摩尔率领联军向北京进发时,英国在长江流域开始进行使东南各省“中立化”的分裂活动。先是6月14日,英国驻上海代理总领事华伦建议英国政府立即与湖广、两江总督取得“谅解”,帮助他们在辖区内“尽力维持秩序”。16日,英外交大臣索尔兹伯里复电,授权华伦通知刘坤一、张之洞,英海军将支持他们维持秩序。次日,英驻汉口领事与张之洞商议长江流域治安事。张之洞表示他和刘坤一皆极愿与英联络。18日,张之洞即出告示饬州县地方官“禁谣拿匪”,对于生事者“立即正法”,对洋商教士要“力任保护”。6月21日,西太后对外宣战。刘坤一、张之洞和李鸿章互约,凡6月20日以后的上谕概不奉行。西太后要“各省督抚招集义民成团”,刘、张等会奏“并无拳会之党可招”。西太后要“暂行停还洋款”,李、刘等以洋款若停,牵动厘金,“京饷及北上诸军饷项无从接济”相要挟,奏请按期解还洋款。西太后再三电令李鸿章迅速来京,李鸿章观望不行。6月26日,刘坤一约请张之洞参加“东南互保”,派上海道余联沅与列强驻沪领事会议,大买办盛宣怀等人出席。当日议定《东南保护约款》九条,《保护上海城厢内外章程》十条。前者规定长江及苏、杭内地各国商民、教士产业,均归各督抚保护。后者规定上海租界由各国巡防保护。为扩大“互保”地区,刘坤一、张之洞、盛宣怀分别致电东南各省督抚,请其赞助并参加。李鸿章表示全力支持,袁世凯决心“仿照东南各省”“互保”,闽浙总督许应骙则于7月14日与英、美、俄、日等六国订立《福建互保协定》。互保范围由苏、赣、皖、鄂、湘扩大到浙、闽、粤、川、陕、豫、鲁等十多省。英国制造各地“独立”的企图,由于列强反对没有实现,“东南互保”约款也没有正式签订,但其条款已付诸实现。它破坏了东南各地人民反帝爱国运动的发展,并使列强得以集中兵力入侵华北、镇压北方义和团运动。

公元1900年 7月

(庚子 清光绪二十六年 7月)

  1. 3日(六月七日丁丑),美国国务卿海约翰在第二个对华“门户开放”政策照会中,提出“保持中国领土与行政的实体”(一译“保持中国领土及行政完整”)。其目的仍是为保持中国市场对美国商品的自由开放。
  2. 天津陷落 14日(六月十八日戊子),宋庆、裕禄、马玉崑退守北仓,天津失陷。先是6月17日,大沽炮台失陷后,天津战役爆发。27日,义和团首领张德成率静海一带团民五千人到津应援。6月底以前驻津清军势单力薄,聂士成部武卫前军在津仅止十营。清政府急调马玉崑、宋庆驻山海关军队来津参战。张德成与曹福田联合作战,率领青县、静海、沧州、盐山、南皮、文安、霸州等地团民两万余人,参加进攻紫竹林租界和火车站的战斗。29日,义和团凭着勇猛顽强、视死如归的精神,迎着炮火冲过铁道,付出巨大代价后,曾一度占领火车站。7月1日至3日,曹福田率领团民联合马玉崑武卫左军猛攻火车站,力战两昼夜,击毙侵略军百余名。7月初,裕禄召集张德成、曹福田、聂士成、马玉崑等会商战斗部署:曹福田与马玉崑武卫左军配合继续攻打火车站;张德成与聂士成部则从租界的西、南面进攻,“以为三面进攻之计”。7月2日,张德成率团民从马家口向租界猛攻。他大摆“火牛阵”,排除地雷封锁。6日,一度攻入紫竹林租界。同日,聂士成部两营从天津城南迂回到租界西南面,给敌以极大威胁。聂士成部清军是当时唯一能战的新式军队,与租界守军恶战十余次,相持半个多月。时,从大沽登陆的侵略军已达一万四千人,原来由领事团决定战守事宜,乃于6月29日移交联军负责,加强了联军的作用。7月9日,租界联军分路向天津城西南郊进攻。聂士成军与联军激战于天津南门外八里台,聂士成壮烈阵亡。侵略军兵临天津城下。
  3. 聂士成(?-1900),字功亭。安徽合肥人。曾参加镇压捻军和太平军。在中法战争、中日甲午战争期间,战功卓著,以功升直隶提督。1898年,以所部三十营属荣禄“武卫军”,称“武卫前军”。1900年6月上旬,在落垡等地屠杀过义和团。大沽失陷后,奉命守卫天津。在天津战役中,聂部奋勇杀敌,无日不战,斩获伤亡均较别军为多。7月9日,侵略军大队来攻,所部拚死还击。聂士成身中数弹,腹破肠出,犹挥军前进,忍死力战,最后在八里台中炮英勇阵亡。八里台之战,聂部阵亡达三百五十人。爱国将领聂士成战死,使防御天津的清军失去指挥。

    10日,刚到天津数日的新任“帮办北洋军务大臣”宋庆主持战事。他伙同马玉崑大杀义和团。义和团与清军合攻租界,充先锋当前敌,清军却在背后开枪杀害团民。13日,侵略军对天津发起攻击,宋庆却“下令军中,痛杀拳匪”,半日间,城内神坛多被捣毁。义和团接受招抚后,丧失警惕,数千团民被宋庆杀害,以至无人守城巡街、盘查奸细。宋庆大杀义和团后,却于13日晚间保护裕禄等官员逃到杨村,马玉崑逃到北仓。坚守天津城的练军和义和团,虽然兵力单薄,仍是英勇抵抗。14日凌晨,日军据汉奸情报,扮成团民赚开天津南门,用炸药炸开城墙,侵略军大队进城,展开激烈肉搏。张德成、杨寿臣等义和团首领,负伤坚持战斗,最后撤出天津。练军守备宋春华等多人战死在城墙上。保卫南门一战,毙伤日、美、法侵略军七百多人。侵略军攻陷天津后,在城中心鼓楼架炮,向逃难人群连放排炮,每一排必倒毙数十人;又连放开花炮,死人更多。自城内鼓楼迄北门外水阁,积尸数里,高数尺。八国联军连日屠杀,天津西门也死尸山积,海河上漂尸阻塞河流。天津城内但见死人满地,房屋无存。官署、钱庄、商店、工厂、仓库、民宅,均被抢劫一空。仅长芦盐务署一处,日、美侵略军先后抢去银两就可堆成一座三十英尺高、三十英尺宽的银山。沙俄侵略军占领造币厂,几百吨存银全被抢光。7月22日,由列强主持的天津都统衙门成立,对天津、静海、宁河等地实行殖民统治。沙俄率先在占领区强行成立俄租界,占地最广,达五千九百多亩,包括火车站和七里多长的海河沿岸。各国纷起效尤,已占有租界的英、法、日、德则扩大地盘;未占有租界的意、比、奥也各占一块,形成帝国主义列强分割天津的局面。

  4. 江东六十四屯和海兰泡惨案 17日(六月二十一日辛卯),沙俄制造海兰泡和江东六十四屯大惨案。海兰泡原名孟家屯,位于爱辉县黑龙江北岸。1858年沙俄强迫清政府签订《瑷珲条约》后割占,改名布拉戈维申斯克(意为“报喜城”)。江东六十四屯位于黑龙江东岸,从精奇里江(即结雅河)口往南至霍尔莫勒津屯,南北约一百四十里,东西七八十里不等,历史上曾有六十四个中国居民村屯,故名。土地膏腴,富甲全省,居民达万余人。《瑷珲条约》规定:该处原住之中国人归中国政府“管理”,俄国人“不得侵犯”。沙俄早有强占这片肥沃土地的企图。他们在参加八国联军镇压义和团运动同时,乘机对海兰泡和江东六十四屯中国居民大下毒手。是年7月15日,海兰泡俄军突然封锁黑龙江江面。16日,海兰泡当局搜捕中国居民数千人,先关在警察总部,当晚转移到结雅河边一个木厂的院子里。从17日到21日,分四批徒步押往黑龙江畔。第一批人数最多,约三千多人。掉队的人群,全被俄军枪杀、砍死。人群到达江边后,俄军强令泅水渡江。许多人被迫投江溺死。没有下水的人遭到俄军射击。余下的又被俄军用刀斧砍劈。伤重者死于岸,伤轻者死于江,“骸骨漂溢,蔽满江洋”。泅水到对岸得生者仅八十多人。数天内屠杀中国居民五千多人。7月17日,俄军转向与海兰泡比邻的江东六十四屯,驱各屯中国居民聚于一大屋内,焚毙无算。中国居民纷纷逃离家园,号哭于江边。瑷珲副都统凤翔部清军,于17日渡江击退俄军,保护五千多屯民过江。俄军于18日又在博多屯至精奇里江口一带屠杀中国居民一千多人,各屯房屋焚毁一空。中国居民前后共被杀害二千多人。沙俄从此霸占我国的江东六十四屯。
  5. 杀五大臣 28日(七月三日壬寅),西太后以“离间”罪为借口,杀支持光绪帝的吏部侍郎许景澄、太常寺卿袁昶。8月11日,义以同样罪名杀兵部尚书徐用仪、内阁学士联元、户部尚书立山。
  6. 开平矿务有限公司 30日(七月五日甲辰),德璀琳代表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与英商墨林订立开平矿私卖合同,将该矿实行中外合办,改名“开平矿务有限公司”,在英国注册,变成英国资本的企业。事后,张翼以免遭侵略军强占为借口,欺蒙清廷奏请立案。该矿遂长期为英人霸占。
  7. 30日(七月五日甲辰),八国联军成立天津临时政府,即“天津都统衙门”。
  8. 是月,自立会唐才常召集上海维新人士在张园开“中国国会”。唐才常自任总干事,推容闳为会长。宣布“保全中国自立之权,创造新自立国”,拥护光绪帝当政。容闳起草英文《对外宣言》八条,提出立二十世纪最文明之政治模范,予人民以立宪自由的政治权利,保全中国自立之权,废除清政府的专制法律,建设文明政府。

公元1900年 8月

(庚子 清光绪二十六年 8月)

  1. 大通起兵失败 9日(七月十五日甲寅),秦力山自立军在大通起兵。戊戌政变后,维新派唐才常、林圭、秦力山等于本年在汉口英租界设自立军总机关。联络会党,运动清军,组织自立军七军,唐才常任督办。秦力山统前军,驻大通;田邦璿统后军,驻安庆;陈犹龙统左军,驻常德;沈荩统右军,驻新堤;林圭统中军,驻汉口。另有总会亲军、先锋军。他们企图用武力驱除义和团,“讨贼勤王,以清君侧”,推翻西太后政权,拥护光绪帝重新当政。预定七月十五日(8月9日)在汉口、汉阳及安徽、江西、湖南同时起兵。因康有为未按期汇款接济而延期。秦力山未得通知,如期在大通起兵,失败。英国原计划通过康有为使自立军起事,宣布东南“独立”,选择张之洞、刘坤一中之一人为“独立”政府首领。由于法、德等国反对,英国放弃东南“独立”计划,与张之洞联合破坏了自立军的起事。8月21日,湖广总督张之洞勾结英领事,破获自立军机关,唐才常等二十余人被捕杀。自立军起兵勤王失败。张之洞、刘坤一镇压自立会会众,株连甚广。自立会瓦解。
  2. 北京失陷 14日(七月二十日己未),八国联军侵入北京。先是8月4日,八国联军约二万人,自天津沿运河两岸向北京进犯。时,北京和京津间清军达十万人左右(其中“勤王师”三万人,驻京武卫军、甘军、虎神营等三万人,从天津撤退的宋庆、马玉崑部一万多,加上直隶练军等共二百余营,约十万人)。5日,义和团和马玉崑军在北仓阻击联军,打死打伤日军四百多人、英军一百二十人,血战多时,北仓失陷,裕禄走杨村。6日,联军攻杨村,宋庆军败退,杨村失守,裕禄自杀。同日,帮办武卫军事务大臣李秉衡临危受命,率几个幕僚和数百义和团,出京御敌。名为节制四军(张春发、万本华、夏辛酉、陈泽霖),实无一兵应命。7日,李秉衡行抵马头,会夏辛酉军。随即进驻河西务。9日,联军攻河西务,张春发军未见敌即逃,万本华、夏辛酉军战败,河西务失陷。李秉衡退至马头。时宋庆、马玉崑等败军数万,汹涌溃退,充塞道路,难以阻遏。陈泽霖军不战自溃,逃至济宁;万本华军溃而北,逃向山西;夏辛酉军溃而南,逃向山东。10日,李秉衡退到通州(今北京通县)张家湾。11日,联军逼进张家湾,李秉衡自尽殉国,张家湾为联军所占。12日,联军侵占通州,宋庆闻风而逃。13日夜,俄军首先进攻北京东便门,遭到甘军和团民坚强抵抗。14日凌晨,俄军攻占东便门城门,随即进攻内城建国门,甘军在城墙上向俄军猛烈开火,打死打伤大批俄军官兵,重伤华西里耶夫斯基将军。激战到下午,俄军才攻入内城。俄军抢先进攻后,日军立即攻打朝阳门、东直门,在朝阳门遭到甘军顽强抵抗,从清晨打到黄昏,日军才攻占朝阳门。英军在俄、日两军进攻后,攻广渠门,守兵先已溃逃,英军乃于下午两点首先侵入北京城,并从水洞爬进东交民巷使馆区。法、美等国军队也相继侵入北京城。荣禄率领的武卫中军及神机、虎神等营清兵数万,早作鸟兽散。义和团与旗兵在宫门外联合抗击侵略军。15日凌晨,西太后挟光绪帝、带着溥等微服出德胜门西逃。随行者仅载漪、刚毅等十数人,护卫清军百数人而已。16日,紫禁城失陷。
  3. 八国联军对北京居民进行了残暴的屠杀和抢劫。这批强盗日夜包围各坛口,搜捕屠杀团民。仅庄王府一处,就杀死烧死一千七百多团民。一次,一队法国兵路遇一群逃难的平民、兵丁和团民,即用机关枪把他们逼至一不通之小巷内,扫射十几分钟,直至不留一人而后已。侵略军不仅在大街小巷“逢人即发枪毙之”,而且闯进居民住宅乱杀乱砍。十一国使馆的成员也挥动武器参加屠杀,并以杀人的数目互相炫耀。京内尸积遍地,腐肉白骨纵横。联军在京到处烧房,凡设过拳坛的王公府邸、寺观和民宅,“皆举火焚之”。昔日金碧辉煌的北京城,变成到处是破墙残垣、满目萧条的荒野。大批珍贵图书档案被焚毁。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被英法联军劫余的《永乐大典》,又失去三百零七册,珍贵图书被毁者数以万计。清中央部门的档案文稿,皆集中“在长安门内付之一炬”。许多重要档案资料,被随意丢弃,长安门附近“满街破纸,皆印文公牍”。联军还到处强奸妇女,有的还将其所获妇女“作为官妓”,任联军“随意奸宿”。有许多妇女因反抗而惨遭杀戮;因受辱羞愧而自尽;或为免遭奸污而跳井悬梁。联军占领北京之后,曾特许军队公开抢劫三日,后又以捕拿义和团搜查军械为名继续行抢。传教士、使馆官员也都趁火打劫,大发横财。皇宫、官衙、王府、官邸、商店、当铺、民户,皆被洗劫一空。北京“自元明以来之积蓄,上自典章文物,下至国宝奇珍,扫地遂尽”,所失“已数十万万不止”。11月17日,联军总司令瓦德西抵京。12月10日,联军设立“北京管理委员会”。联军在北京实行军事殖民统治同时,还派兵四出攻掠。

公元1900年 9月

(庚子 清光绪二十六年 9月)

  1. 西太后逃往太原 10日(八月十七日丙戌),西太后挟光绪帝等逃至太原。先是8月17日,西太后等逃至怀来县。18日,命荣禄、徐桐、崇绮留京办事。同日,广东布政使岑春煊率兵入卫。20日,下罪己诏。24日,授权李鸿章“便宜行事”,催促李鸿章“迅速办理”投降、卖国事宜,朝廷“不为遥制”。26日,西太后等逃至怀安。27日,诏奕劻还京,会同李鸿章议和。同日,毓贤开晋抚缺。30日,西太后等逃至山西大同。31日,令刘坤一、张之洞随时函电会商和议。9月3日,日军护卫奕劻回京。7日,西太后令授庆亲王奕劻、大学士李鸿章、荣禄为全权大臣便宜行事,刘坤一、张之洞会办议约事宜,均准便宜行事。同日,西太后宣布“剿匪”上谕:“此案初起,义和团实为肇祸之由。今欲拔本塞源,非痛加剿除不可。”命直隶地方官“严行查办,务净根株”。这道上谕颁布后,西太后调各军进攻义和团,并向联军请求“助剿团匪”。10日,西太后等逃至太原。

公元1900年 10月

(庚子 清光绪二十六年 10月)

  1. 沙俄侵占东北 1日(闰八月八日丁未),俄军进盛京(今辽宁沈阳),东北三省全境沦陷。沙俄在派遣军队参加八国联军镇压义和团的同时,借口保护正在强建的中东铁路,出动俄军十七万余人,分数路入侵我国东北。一路俄军自海兰泡渡黑龙江,于8月4日攻陷瑷珲。25日,黑龙江将军寿山派营务处总理程德全与俄议定停战,约定俄军不攻齐齐哈尔,允俄兵至省城。28日,俄军撕毁约定,发动突然袭击,占领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寿山命从人枪击自己,以死殉职。俄军入城后,府库财物、图书档案被抢劫一空,饷银三十余万两及军火全被掠走。自海参崴出发的俄军7月30日攻陷珲春。宁古塔经激烈抵抗后于8月29日为俄军占领。吉林将军长顺派人乞和,8月25日,与俄方在伯力签订降敌“和议”,约定“两军相见,以白旗先,各不开枪,让道而行”。俄军军需、粮食、车辆由当地供给,清军一律缴械,银库、军械由俄兵看守。9月22日,俄军进吉林省城,拆毁制造军火的机器局,抢走银元厂大量存银。一路俄军自旅顺出发,8月4日占领营口,9月28日攻占辽阳,10月1日,俄军进盛京。至此,东北三省全境沦陷。
  2. 惠州三洲田起义 8日(闰八月十五日甲寅),郑士良、黄福等在惠州归善(今广东惠阳)三洲田率众起义。先是6月17日,孙中山在香港小艇上召开会议,决定由郑士良督率黄福等赴惠州准备起义;史坚如、邓荫南赴广州组织起事及暗杀机关,以资策应。郑士良联络潮州、惠州、嘉应各属会党,集合于三洲田,待香港运来武器,即行发难。9月初,孙中山由日本抵台湾。台湾总督许以援助,孙中山乃令郑士良即日发动。署两广总督德寿探悉,调遣清军进堵。10月8日晚,三合会首领黄福率会众八十人,突袭新安沙湾,毙敌四十,俘敌三十,清军溃败。郑士良指挥义军乘胜向深圳推进,拟攻新安,趋广州。适得孙中山来电,告知枪械已不能由香港转运,令义军改道取闽南,接应他从台湾运械内渡。义军乃折向东北,直趋镇隆。15日,大败清军于佛子坳。继又在镇隆大败清军,连败清军于永湖、崩冈圩。21日,进至三多祝。起义军发展到二万余人,亟待孙中山前来指挥,输送枪械。不料日本台湾总督秉承内阁总理大臣伊藤博文旨意,复不准孙中山在台活动,而订购之军械全是废物。孙中山只得派日本志士山田良政给郑士良送信,略谓政情忽变,外援难期,请自决进止。起义军弹尽援绝,22日战败,被迫解散。郑士良等避往香港。
  3. 郑士良(1863-1901),原名振华,字安医,号弼臣。广东归善(今惠阳)人。1886年入南华医学校后,与孙中山同窗。1888年回乡开同生药房,专事联络会党,被推为三合会首领。1895年加入兴中会,与孙中山等拟发动广州起义,事泄失败,偕孙中山逃亡日本。1900年,奉孙中山命领导惠州三洲田起义失败。次年8月,在香港赴友人宴会,被清奸细毒死。一说中风死。

    山田良政(1868-1900),日本青森县弘前市人。甲午战争期间,曾任日军翻译。1898年戊戌政变失败后,曾护送康有为等乘日本军舰亡命日本。1899年在东京与孙中山晤谈后,支持中国革命。1900年10月,受孙中山委托,赴三多祝会见郑士良。在与清军交战失败后,迷路被俘,遇害。

  4. 11日(闰八月十八日丁巳),李鸿章抵京议和。寓所由俄兵保护。
  5. 保定沦陷 13日(闰八月二十日己未),法军侵入保定。12日,联军总司令瓦德西命令德、法、英、意四国侵略军一万多人分两路进犯保定。李鸿章急令直隶布政使廷雍,要清军退出保定,转赴河间一带“剿办拳匪”。荣禄率武卫军逃往山西。守保定清军约三万人,也相率逃奔,沿路屠杀义和团。法国在12日之前抢先派出先遣军于13日开到保定。廷雍率官绅开门迎敌。19、20日,两路侵略军相继侵入保定。瓦德西以纵容义和团杀害教士之罪名,枪毙廷雍和守尉奎恒、参将王占魁三人,枭首示众。将各城门楼和义和团住过的地方,用炮轰毁。
  6. 17日(闰八月二十四日癸亥),奕劻、李鸿章照会各国使臣,和议开始。
  7. 西太后至西安 26日(九月四日壬申),西太后等逃至西安。西太后下令各省应解京钱粮均转输西安。南漕改道,由汉水入紫荆关,溯龙驹寨到西安。西太后在西安大肆卖官鬻爵,“纳贿鬻权,无所不至”。上行下效,各级官吏拚命聚敛财富。荣禄尤以贪黩著闻。他以近幸得弄朝政,政以贿成,所得以巨万亿计。
  8. 谋炸德寿 28日(九月六日甲戌),史坚如为配合惠州起义,与邓荫南、宋少东等以炸药置地道,谋炸两广总督德寿。炸药引发,德寿被震落床下,未死。次日,史坚如往现场探视结果,致被捕。备受酷刑,于11月19日壮烈就义。
  9. 史坚如(1879-1900年),原名文纬。广东番禺人。甲午战争后立志革命。1899年加入兴中会,积极联络会党,往日本访孙中山于东京,返粤后变卖家产,准备发动起义。惠州三洲田发难,史坚如本拟在广州发动起义响应,因军械军饷未备,遂谋暗杀德寿,声援惠州起义。遇难后,孙中山曾给予高度评价,称:“死节之烈,浩气英风,实足为后死者之模范。”

公元1900年 11月

(庚子 清光绪二十六年 11月)

  1. 《奉天交地暂且章程》签订 8日(九月十七日乙酉),沙俄强迫盛京将军增祺的代表周冕订立《奉天交地暂且章程》。沙俄占领东三省后,俄军旅大租借地总督阿列克谢耶夫奉沙俄政府指示,可以跟东三省将军订立军事协定。遂胁迫增祺派周冕以谈判“交还”奉天为名,于11月8日与俄军代表在旅顺签订《奉天交地暂且章程》。16日,诱迫增祺在非法《章程》上签字。《章程》共九条,主要条文有:“俄国驻兵盛京及其他各地”;沈阳设俄总管一员,凡盛京将军“所办要件,该总管应当明晰”;“遣散华兵,交出军火”,“拆毁炮台、火药局”;“中国设马步巡捕,数额由双方商定,不得用炮”,“请俄带兵官尽力帮同办理”等等。按照《章程》内容,东三省名存实亡。俄国《新时报》竟妄称东三省为“黄俄罗斯”。次年1月,增祺擅订《章程》事败露。清廷将增祺革职,宣布《章程》作废。
  2. 13日(九月二十二日庚寅),西太后发布上谕:削载漪王爵与载勋、载滢、溥静交宗人府圈禁,载濂著闭门思过,载澜停全俸降一级调用,英年降二级调用,刚毅已故免议,赵舒翘革职,毓贤发往极边,充当苦差。

公元1900年 12月

(庚子 清光绪二十六年 12月)

  1. 《议和大纲》成 24日(十一月三日辛未),外交团提出《议和大纲》十二条。先是10月4日,法国提出六点要求,照会各国以此作为对华谈判之基础。内容为:惩办罪魁;禁止入口军火;赔偿各国、各社团及个人损失;驻兵保护使馆;拆除大沽炮台;、联军占领二三处地方,以敞开北京至沿海地区通道。各国公使经反复磋商争执,增补了各国的要求:扩大惩办罪魁名额,董福祥、毓贤应处斩刑;增加赔款数字;地方官应镇压排外活动;在全国张贴上谕二年,禁止加入排外会社,违者处死;修订通商行船条约;取消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任命外务部大臣等,扩充成十二条。12月24日,外交团以照会形式,将《议和大纲》十二条交清政府议和代表,转达西安行在。李鸿章为了保全西太后的地位,在谈判过程中,奔走于列强公使间,特别请沙俄斡旋。他和俄国公使格尔思签订了《天津俄租界议定书》,使俄国强划租界合法化,甚至准备以东北主权作交易。在沙俄坚持下,列强终于同意用苛刻条件换取对西太后的谅解。西太后惧列强以首祸当议己,常惊惶不安,及得约,如得免罪赦书,大喜过望,诏报奕劻、鸿章尽如约。12月27日,西太后发出上谕以“敬念宗庙社稷关系至重,不得不委曲求全”,所有十二条大纲,一概照允。在1901年2月14日发布的“罪己诏”中,西太后还无耻地保证:“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公元1900年 是岁

(庚子 清光绪二十六年 是岁)

  1. 孙多森设阜丰面粉公司于上海,为近代中国首创之私营机制面粉企业,获免税权。
  2. 先施百货公司在香港设总公司。为侨资经营,以推销进口商品为主。1911年在广州、1917年在上海设分公司,经营百货、旅馆、游乐场等项业务。
  3. 英国垄断资本“卜内门洋碱有限公司”在上海设分公司,经营化学品进口和土产出口。曾长期垄断中国化肥、碱类等化工原料的进口业务。

相关中国编年史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