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编年史 > 正文

公元1894年历史大事件

来源:中国编年史 时间:2017-07-04 12:20:02

公元1894年 1月

(甲午 清光绪二十年 1月)

  1. 1日(十一月二十五日癸卯),中俄订立管辖哈萨克条约。
  2. 自强学堂办于武昌 28日(十二月二十二日庚午),湖广总督张之洞奏设自强学堂于武昌。为洋务学堂,初分方言、算学、格致、商务四科。后算学科改在两湖书院讲习,格致、商务两科停办,仅留方言一科,分英文、法文、俄文、德文四门,故又称方言学堂。

公元1894年 2月

(甲午 清光绪二十年 2月)

  1. 东学党起义 8日(正月三日辛巳),朝鲜东学党在全罗道古阜郡拒纳附加税起义。3月,朝鲜南部全罗、忠清、庆尚三道人民响应“东学党”起兵,揭“逐灭洋倭”、“除暴救民”旗号,与政府军交战,大胜,于6月1日攻占全罗道首府全州。“东学党”又称“东学道”,是朝鲜民间反政府秘密组织。

公元1894年 3月

(甲午 清光绪二十年 3月)

  1. 1日(正月二十四日壬寅),驻英使薛福成与英外相续订滇缅界务商务条款,开云南蛮允为商埠。
  2. 中美华工条约签订 17日(二月十一日戊午),清驻美公使杨儒与美国国务卿葛礼山在华盛顿签订《限禁来美华工保护寓美华人条约》六款。规定居美华工离美期限超过一年者,不得再入美境;不准华人入美国籍;居美华工都须按照美国国会通过的苛待华工条例进行登记。美国曾利用《中美续增条约》招收华工,开发资源。在资源开发后,又利用此约排斥华工入境。禁止华工入境十年。杨儒(?-1902),字子通,号𨑧庵。汉军正红旗人。同治举人。曾任道员。1892年出任驻美公使,兼任西班牙、秘鲁公使。
  3. 23日(二月十七日甲子),清廷派李鸿章、定安会校北洋海军合操。
  4. 28日(二月二十二日己巳),朝鲜人洪钟宇刺杀朝鲜开化党首领金玉均于上海东河洋行。

公元1894年 4月

(甲午 清光绪二十年 4月)

  1. 2日(二月二十七日甲戌),清廷允东河总督许振祎请,于芦沟桥立河防局以护永定河堤。

公元1894年 5月

(甲午 清光绪二十年 5月)

  1. 华盛纱厂设立 3日(三月二十八日乙巳),李鸿章奏请推广机器织布局,建华盛机器纺织总厂,另招商设十分厂。他利用职权,拨借清政府官款,派盛宣怀在上海机器织布局原址设立华盛纺织总厂(简称“华盛纱厂”)。为官督商办机器棉纺织厂,有纱锭六万四千余枚,布机七百五十台。
  2. 7-25日(四月三日己酉——二十一日丁卯),李鸿章第二次校阅北洋海军,巡视旅顺、威海卫防务。

公元1894年 6月

(甲午 清光绪二十年 6月)

  1. 清廷派兵赴朝 4日(五月一日丁丑),应朝鲜政府请求,李鸿章派淮军将领、直隶提督叶志超和太原镇总兵聂士成部二千余人赴朝,9-11日,陆续在牙山登陆。6日,驻日公使汪凤藻照会日本,告中国出兵消息。
  2. 日兵侵入朝鲜 9日(五月六日壬午),日军先遣队在朝鲜仁川登陆。日本政府谋借东学党起义挑起战争。先于5月27日,日本参谋次长川上操六和浪人团体玄洋社头目平冈浩太郎秘密商定,一面由玄洋社浪人组织“天佑侠”,以助东学党作战为名,企图扭转东学党“逐灭洋倭”的斗争方向;一面又引诱李鸿章出兵朝鲜镇压农民起义,驻朝日使杉村向袁世凯表示,请中国出兵平乱,重在商民,“别无他意”。李鸿章相信日本的“保证”,遂派兵赴朝。日本政府见阴谋得售,不等清政府出兵通知,6月5日成立大本营,同日,以护送驻朝公使、保护使馆商民为名,派海军陆战队四百余人为先遣队,9日从仁川登陆,10日侵占汉城。同时动员七八千人的兵力,继续出发,于6月13日和16日,先后在仁川登陆,分据汉城附近要地,人数远在清军之上。李鸿章面对优势日军,既不敢抵抗,又不敢增援,进退失据,束手无策,落入日本预设的战争陷阱。
  3. 日本拒绝撤兵 22日(五月十九日乙未),日本拒绝清廷同时撤兵要求。先是日本接中国出兵照会后,6月7日,日本外相陆奥宗光照会中国,否认朝鲜为中国属邦,表示将出兵赴朝。同日,日本领事谒鸿章,声明:日本出兵朝鲜保侨。鸿章答:朝鲜未向日请兵,日不应出。万一出兵,希望勿与华军冲突。9日,总署照复日本,谓保护公使、领事及商民,并无多派兵赴朝之必要。李鸿章要求日本不要出兵过多,不要进入朝鲜内地。12日,日使小村照会总署:出兵朝鲜,除依天津条约知照中国而外,日本政府唯行其所好。13日,李鸿章电叶志超,东学党起义军已退,准备内渡,暂停山海关增兵。又电袁世凯促日本同时撤兵。14日,日本内阁通过所谓“朝鲜内政改革案”。16日,日本外相陆奥宗光与驻日公使汪凤藻面议“改革朝鲜内政”。次日复致照会。21日,汪凤藻照复日本,拒绝日本无理建议,要求根据天津条约同时撤兵。朝鲜善后事宜由其自行处理。22日,陆奥宗光照会汪凤藻,断不撤兵。
  4. 是月,孙中山经上海北上天津,上书李鸿章,提出“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的变法自强主张。李鸿章未予理会。

公元1894年 7月

(甲午 清光绪二十年 7月)

  1. 6日(六月四日己酉),清政府请求各国干涉,梦想各国强迫日本从朝鲜撤兵。
  2. 12日(六月十日乙卯),翰林院侍读学士文廷式奏请毋观望倚赖调停。同日,清廷命户部尚书翁同龢、礼部尚书李鸿藻参与枢机。光绪帝师傅翁同龢,以及一部分亲近的朝臣如文廷式、礼部右侍郎志锐等,拥戴光绪帝,即所谓“帝党”。他们暗中和把持朝政的慈禧的“后党”相对抗。在朝鲜问题上,帝党主战,力图在战争中削弱后党;后党主和,竭力保存实力。帝党无实权,只能利用“上谕”和朝野舆论督促李鸿章出战。他们主张“联英伐倭”,李鸿章力主“联俄拒日”。是年正值慈禧六十岁,为了大摆排场庆祝寿辰,不愿战争,盼望从速和解了结。这使李鸿章更加有恃无恐地对日妥协。战争已如箭在弦上,李鸿章却专心盼望外国调停,并不积极备战。
  3. 18日(六月十六日辛酉),李鸿章奉谕召袁世凯回国,以唐绍仪署总理交涉通商大臣代之。唐绍仪(1860-1938),曾改名绍怡,字少川。广东香山(今中山)人。1874年官费留学美国。1885年始在天津税务衙门任职,后被派往朝鲜办理税务。
  4. 日军占领朝鲜王宫 23日(六月二十一日丙寅),日将大岛义昌率日兵一联队攻占朝鲜王宫,捕王后、太子,成立以大院君李昰应为首的傀儡政府。先是6月26日,驻朝日使大鸟圭介向朝鲜国王李熙提出“改革内政”的书面要求,7月4日又提出“改革内政”二十六条,10日更提出“补充说明”数十条,勒索建筑铁路、架设电线等特权,限三天答复,17日发出近似最后通牒的照会。19日,大鸟接陆奥机密训令,要他不惜采取任何手段立即挑起中日军事冲突。20日,大鸟照会朝鲜驱逐清军。是日夜,又照会朝鲜宣布废除中朝各条约。22日,大鸟致朝鲜最后通牒。最后通牒期限是22日夜十二时,届时没有得到答复。日军立即攻占朝鲜王宫。25日,大鸟迫使大院君宣布废除中朝一切章程,并“授权”日军驱逐中国军队。
  5. 丰岛事件 25日(六月二十三日戊辰),日军不宣而战,在牙山口外丰岛海面,偷袭中国军舰和运输船,揭开甲午中日战争序幕。李鸿章在依赖列强调停失败之后,重价租英国怡和公司“高陞号”等商轮三艘,运兵增援牙山叶志超部,由华舰“济远”、“广乙”、“操江”三舰护送。日本事先探悉开船消息,派战舰集牙山口外丰岛海面,伺机袭击。7月25日拂晓,援牙山军一部登陆,“济远号”、“广乙号”由牙山回驶天津,行抵丰岛附近,被日军“吉野”、“浪速”、“秋津洲”三舰邀击。中国军舰还击,辅助舰“广乙”被重创坐礁焚毁。“济远”管带(舰长)方伯谦见敌舰开炮,躲入舱内铁甲最厚处,下令向旅顺逃跑。“高陞号”和自备运输船“操江号”适于此时载一千多名士兵和器材弹药驶来。担负护航的“济远号”,只顾逃跑,丢下运输船不管。“吉野”紧追“济远”不放,方伯谦不准开炮还击,并挂白旗求降。失去保护的“操江号”被俘;“高陞号”盛军将士宁死不当俘虏,拒绝投降,英勇抵抗,旋被鱼雷击沉。七百人泅水逃命,日舰用机关枪扫射,生还者仅数人。幸“济远号”帮带沈寿昌等官兵奋力作战,发尾炮击中“吉野”,始得返回基地。嗣后方伯谦隐瞒求降逃跑罪行,谎称击毙日海军司令,无耻冒领战功。
  6. 牙山战败 29日(六月二十七日壬申),日军攻击牙山东北成欢驿清军,聂士成败走,叶志超弃公州逃往平壤。7月25日,日本陆军四千余人向牙山出动,准备偷袭当地中国驻军。由于朝鲜人民用各种办法牵制,日军进展迟缓,清军有所准备。29日黎明前,日军在安城渡遭清军伏击,伤亡颇众。天明,日军以大队进攻,在成欢驿发生激战。聂士成率千余人死力抵抗,“颇有杀伤”。主将叶志超不为后援,众寡悬殊,聂士成战败突围,退往公州。叶志超率军从公州向平壤奔逃,兵士沿途饥疫倒毙很多。李鸿章依据叶志超谎报,奏称叶军在牙山大捷,沿途迭败倭兵,击毙倭兵二千余名,战功甚大。清政府特发上谕嘉奖,赏银二万两,并命叶志超总统驻平壤诸军。

公元1894年 8月

(甲午 清光绪二十年 8月)

  1. 1日(七月一日乙亥),中日同时宣战。
  2. 26日(七月二十六日庚子),日本强迫朝鲜订立《日韩同盟条约》。

公元1894年 9月

(甲午 清光绪二十年 9月)

  1. 平壤溃败 15日(八月十六日庚申),平壤清军溃退,左宝贵英勇抵抗,战死。自牙山战后,日本政府任陆军大将山县有朋为司令,率侵略军万余人分四路进逼平壤。清廷谕李鸿章“严饬派出各军迅速进剿,厚集雄师,陆续进发”。8月初,李鸿章派出的卫汝贵、马玉崑、左宝贵、丰升阿四路清军,自辽东分批到达平壤。8月21日,叶志超率牙山败兵逃至平壤,反被任为各军总统,因之将领人各一心,不服调度。9月9日,日军在朝鲜者四万人,以三万人攻平壤;清军在朝鲜者两万人,以一万余人守平壤。10日,日军万余人分四路向平壤总攻:少将大岛义昌率步骑五千、炮二十门,由汉城西北进大同江东岸;中将野津贯道率步骑五千、炮二十门,由汉城渡大同江直扑正面;少将立见尚文率宁朔支队步骑二千、炮六门,至江东县渡大同江袭城北;大佐佐藤练太郎率步骑三千、炮十二门,自元山登岸,断平壤退义州大道,围攻城北。日军逼近平壤,清军于10日议划分防区:以左宝贵军两千人、丰升阿军四千人守正北高地牡丹台,掌全城命脉及义州通道;叶志超军三千人当正西与左军取犄角势,以卫汝贵军四千人防正南及西南隅大同江口形势地,以马玉崑军驻正东及大同江东岸。共炮三十二门,叶志超居城中调度策应。9月12日,日军前锋抵大同江东岸,攻马玉崑营。12日到14日发起佯攻,吸引清军专防东路。一路日军偷袭平壤西南门,卫汝贵部盛军与之相持至午后二时,敌军始后退。14日,日军继续总攻平壤,左宝贵营激战尤烈。叶志超主突围北撤,宝贵不从,自赴牡丹台山顶督战。马玉崑合卫汝贵军败日军于大同江东岸及平壤西南。15日,日军宁朔、元山支队合军集中炮队,猛轰牡丹台左军阵地。左宝贵不支,退城内,登玄武门指挥,士兵拚死奋战。敌炮兵占领附近山头,居高临下,用排炮轰击,北门外炮兵阵地相继失守,牡丹台为敌军攻陷,左宝贵在恶战中中弹阵亡。叶志超召马玉崑、卫汝贵兵乘夜突围北撤。汝贵先行,玉昆断后。日军夹击汝贵兵,六千人中死一千五百人。清军共伤亡两千余人,六百余人被俘。叶志超奔逃五百余里,21日渡鸭绿江退入国境。日军于16日全部占领平壤。平壤城内积储大量军火物资,日军尽委之而去。
  2. 黄海海战 17日(八月十八日壬戌),北洋海军与日本舰队在黄海海战,双方损失皆重,北洋舰队退往旅顺。9月12日,李鸿章派招商局轮船五艘运兵十二营援平壤,海军提督丁汝昌率“定远号”等北洋舰艇十六艘护航。16日到达鸭绿江口大东沟,彻夜登陆。舰队行动早经美国人通知日本,日本海军中将伊东祐亨率第一游击舰队集中大东沟外。17日,北洋舰队自大东沟返旅顺,午前,见西南黑烟一簇,测望来船悬美国旗。中午来船渐近,全改悬日本旗。北洋舰队突遭伊东祐亨率领的“松岛号”等十二艘日舰袭击。丁汝昌下令迎战。日舰利用航速快、炮位多的优势,以新式快速之“吉野号”为首,避开“定远”、“镇远”两主力舰,绕向北洋舰队侧后猛轰两翼小舰,而以首炮狂轰定、镇两舰背面。北洋舰队陷于被动混乱局面。“超勇号”中炮起火沉没。“致远”、“经远”两舰被划出阵外。北洋舰队爱国官兵表现了无畏的勇敢精神。旗舰“定远号”中炮起火,士兵沉着灭火,并迅速发炮猛烈轰击敌舰。有的炮手身负重伤,仍裹创再战。“致远号”失群后勇往直前,中弹最多,船身已严重倾斜,弹药亦用尽。日以速度最快的“吉野号”来袭。管带邓世昌下令开足马力向“吉野号”撞去,期与之俱尽,不幸被“吉野”快炮击沉,全船官兵二百五十人壮烈死难。“经远号”管带林永升力战阵亡,全船官兵奋战到被鱼雷击沉,英勇殉难。主帅丁汝昌虽因炮震堕桥重伤,仍坚持坐甲板上督战。“济远号”管带方伯谦未交战竟先以巨锤击坏各炮,挂白旗逃跑。慌乱中撞沉已负重伤的“扬威号”。“广甲号”管带吴敬荣亦随“济远”逃,搁浅,弃船登陆,狼狈逃命。两日后,“广甲号”被日舰发水雷击沉。“靖远”、“来远”被俘。日舰队乃集中炮火猛轰“定远”、“镇远”两主力舰。定、镇两舰铁甲坚厚,日弹不能穿。日舰无能为力。而日旗舰“松岛号”被“镇远号”所发巨炮两次命中,引起火药爆炸,死伤达一百余人,死尸山积,血流满船。“吉野号”、“赤城号”亦受重伤。“赤城号”舰长坂本丧命,“扶桑号”和“西京丸”也中弹累累,运转不灵。日本舰队撤退,“镇远”追击。日舰复返击镇、定两舰,仍不得逞。北洋舰队炮弹奇缺,“定远号”上巨炮,仅有作战炮弹三枚,只能发射演习用的炮弹。以致“镇远”、“定远”两舰每隔三分钟始能还击。接仗约五小时,暮色苍茫中日舰队先退,北洋舰队驶赴旅顺。黄海海战,清舰沉没五艘,死伤官兵千余人;日舰重创数艘,死伤官兵六百余人。李鸿章为了保存实力,故意自认大败,令舰队藏港内避战,拱手让出制海权。
  3. 21日(八月二十二日丙寅),清廷以丁汝昌受伤,命刘步蟾暂署北洋水师提督,命四川提督宋庆帮办北洋军务。22日,宋庆率兵由旅顺赴九连城。
  4. 23日(八月二十四日戊辰),以“济远”舰管带方伯谦在黄海海战中首先逃走,著即正法。
  5. 29日(九月一日甲戌),因鸿章意,慈禧命恭亲王奕管理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并总理海军事务,会同办理军务,在内廷行走。光绪不快。

公元1894年 10月

(甲午 清光绪二十年 10月)

  1. 6日(九月八日辛巳),恭亲王奕以允许朝鲜独立及赔款为条件,请英国向俄、法、德、美征求调和中日战争意见。美、德反对调停。俄国以俄皇病重,外相病死,无人决国策,不置可否。法、俄合作,法国态度以俄国为定。
  2. 18日(九月二十日癸巳),北洋舰队修理完备,自旅顺驶往威海卫。
  3. 九连城溃败 26日(九月二十八日辛丑),日军侵占九连城、安东。先是10月20日,山县有朋率日军第一军一万三千人集中义州。24日夜,日第一军前锋一千五百人由安平河口偷渡鸭绿江。日军二三十人探水试渡,放一排枪,依克唐阿所率满军倭恒额部纷攘逃溃。时四川提督宋庆之毅军,刘盛休之铭军,聂士成之芦榆防军,吕本元、孙显寅之盛军等六十余营,由宋庆总统。另有黑龙江将军依克唐阿所部镇边军十二营自立一军,共七十余营,约四万人,在东北备御。诸将皆不服宋庆节制,散漫无纪,未作周密布置。25日,日军第一军主力以大炮掩护,自义州渡鸭绿江,守岸铭军等一触即溃。日军遂向九连城东北虎山清军阵地总攻。清军前路、总兵马金叙率部与敌鏖战,屡败敌军,因孤军无援而败;后路聂士成所部继起抗击,后亦败走;宋庆率大军退凤凰城,走摩天岭;依克唐阿溃奔宽甸。26日,日军第一军占九连城、安东。丰升阿等奔岫岩。日军连占二城,分兵攻岫岩。岫岩掘煤工人联合数十村,自练乡团,用鸟枪和土造武器御敌,使日军不敢轻进。直至11月18日,日军才陷岫岩,丰升阿等奔析木城。
  4. 31日(十月三日丙午),湖广总督张之洞奏增设湖北纺纱厂。

公元1894年 11月

(甲午 清光绪二十年 11月)

  1. 2日(十月五日戊申),湖广总督张之洞奏设湖北缫丝局于省城望山门外。
  2. 同日,清廷召刘坤一来京陛见。调湖广总督张之洞署两江总督兼南洋通商大臣。
  3. 大连失陷 7日(十月十日癸丑),日军侵占大连。10月24日,日军第二军三万人在辽东半岛花园口登陆,准备从背后袭击大连、旋顺。日军登陆凡十二天,清海陆军不加阻击,坐视不问。11月初,日军到貔(pí皮)子窝,旅顺震动,大连吃紧。驻旅顺六军将领,多贪生怕死,推诿不前。只有徐邦道提议出兵迎战,并率所部两千余人奔赴金州(今辽宁金县)御敌。驻防大连的赵怀业闻日军登陆,忙派人运大连军米到烟台出卖,准备逃走。部下将士请赴援金州,以固旅、大后路,竟遭斥责。11月5日,日军攻金州,徐邦道固守金州城,孤军苦战,死伤极重。6日,向赵怀业请援,赵正在码头督兵勇搬运饷银、行李、杂物上船运烟台,拒绝援救。金州城破,徐邦道退回旅顺。7日,日军分三路进攻大连湾炮台,赵怀业已先一日弃炮台逃往旅顺,兵勇溃散。8日,日本海军从海上来攻时,发现炮台上已站满日兵。海陆两军不死一人,意外地占领了大连湾。
  4. 同日,慈禧六旬寿辰,未声张。在皇极阁行礼庆祝。宫中连日演戏,光绪及诸臣陪坐听戏三日,诸事延搁不办。
  5. 旅顺失陷 22日(十月二十五日戊辰),日军侵占旅顺。日军在大连休息十天,11月19日,日军第二军猛攻北洋第一海防要塞旅顺之外围。时旅顺清军一万三千人。统帅龚照屿为李鸿章私党,平素贪鄙、庸劣,先一日乘鱼雷艇逃往烟台。诸将推姜桂题为首,观望不行。徐邦道愤请兵不许,乃率残部迎击于土城子,奋战败敌,又追击于双台沟。终以后援不继,被迫退归旅顺。21日,日军集大炮一百多门,以主力攻旅顺,炮火猛烈,徐邦道败退。22日,日舰十三艘横列海面,配合陆军以重炮猛轰旅顺各炮台。椅子山、案子山、黄金山等陆海炮台相继失守,旅顺陷落。李鸿章经营十六年、费银数千万两的海防要塞,连同大批军械、器材,全部资敌。日军入旅顺,大屠四天,仅有三十六人,因掩埋尸体而幸存。
  6. 兴中会建立 24日(十月二十七日庚午),孙中山在檀香山建立兴中会。会上通过孙中山草拟之《兴中会宣言》。指出:“是会之设,专为振兴中华,维持国体起见。”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合众政府”作为奋斗纲领。
  7. 同日,清廷以李鸿章调度乖方,革职留任,摘去顶戴。

公元1894年 12月

(甲午 清光绪二十年 12月)

  1. 12日(十一月十六日戊子),日军入析木城,丰升阿败退。海城清军弃阵地退辽阳。13日,日军占海城。
  2. 18日(十一月二十二日甲午),日本通知中国,和议地点必须在日本,并要总理衙门先将全权代表之姓名、品级通知日本。20日,清政府通知日本,派户部左侍郎张荫桓、湖南巡抚邵友濂为全权大臣。
  3. 19日(十一月二十三日乙未),日军侵占复州。
  4. 22日(十一月二十六日戊戌),日军第二军三万人自田庄台猛攻牛庄宋庆阵地。宋庆军二万五千人迎战竟日,双方退原防。日军冻死受伤甚众。清军因宋庆亦受伤,放弃牛庄。严谕宋庆不得再退,否则定斩。
  5. 28日(十二月二日甲辰),清廷授湘军首领两江总督刘坤一为钦差大臣,节制山海关内外各军。坤一以年老恳辞,不准。时,平壤战败,淮军名声扫地,清廷起用湘军旧将,令魏光焘、陈湜、李光久等募湘勇援辽。

公元1894年 是岁

(甲午 清光绪二十年 是岁)

  1. 清政府为供应甲午战争军费,初借内债,日“息借商款”。户部向北京银号等借银一百万两。后又在各省会、关、埠等募借,并拟订《息借商款章程》,规定七厘行息,六个月为一期,两年半内本息还清。应募人集款万两以上者,予以“虚衔封典”。因外省有勒派等弊,1895年5月停办。共认借款一千一百余万两。
  2. 张之洞在武昌设湖北制麻局。
  3. 唐山至山海关铁路筑成,并继续向关外建筑。
  4. 商人朱鸿度在上海创办裕源纱厂,有纱锭25,000枚。
  5. 宁波商人创办通久源纱厂,有纱锭17,048枚,布机216张。

相关中国编年史

猜你喜欢